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阅读:11614回复:166

[季节转变]外国首都换季追击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10-02 09:28
不准备覆盖全部,从各区域中选取一部分国家首都吧,另外增加一项新*疆标准入冬(连续5天日均温低于0度),由于精力所限,均采用CMA简标,数据来源NCDC或当地网站
 
 
 
 
 
 
喜欢0 评分0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1-10-02 09:30
目前实况:
东亚区:
              入秋     入冬       新疆标准入冬
北京   0908
乌兰巴托  无夏  0912      1031
平攘   0911   1119
首尔    0918    1120
东京   0923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1-10-02 09:31
东南亚区:
             入秋   入冬
河内
万象
曼谷
内比都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1-10-02 09:33
南亚区:
                    入秋      入冬
新德里   1113
伊斯兰堡
加德满都
达卡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1-10-02 09:37
中亚区
          入秋   入冬      新疆标准入冬
阿斯塔纳  0801    1017       1028
比什凯克   0826   1027
杜尚别    0919   1029
塔什干   0920    1028
阿什哈巴德1002   1027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1)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1-10-02 09:47
西亚区:
            入秋    入冬
喀布尔  0914
德黑兰 1004    1029
利雅得1107
巴格达1029
科威特1107
阿布扎比
萨那  0827
安曼 0930
特拉维夫1028
耶路撒冷0929
大马士革  0930   1120
贝鲁特1027
安卡拉 0903    1016
尼科西亚
第比利斯0825   1027
埃里温  0924    1027
巴库  0926   1106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1-10-02 09:50
北非区
     入秋    入冬
开罗1029
的黎波里
突尼斯1015
阿尔及尔1029
拉巴特0921
喀土穆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1-10-02 09:58
东欧区
     入秋   入冬    新疆标准入冬
莫斯科0731   1010
明斯克  无夏 1008
基辅  0731    1013
塔林  无夏  1008
布加勒斯特 0907   1014
索菲亚 0827    1014
华沙 无夏  1013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1-10-02 10:08
南欧区
      入秋   入冬
贝尔格莱德0920  1014
波德格里察1004  1114
萨格勒布0919   1014
雅典1009
瓦莱塔1004
罗马0919    1114
马德里0831
里斯本0822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6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13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1-10-02 10:08
西北欧区
 
                     入冬            新疆标准入冬
伦敦  
巴黎  
柏林  1013
都柏林
雷克雅未克  0918
斯德哥尔摩1007
赫尔辛基1007
哥本哈根1013
奥斯陆1008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