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picalos
超强台风
超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2-02-09
  • 最后登录2017-04-23
  • 粉丝35
  • 关注21
  • 发帖数557
  • 来自
阅读:4290回复:15

[2015][云海俗尘录] 基洛:妈妈再爱我一次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10-04 16:29
基洛:妈妈再爱我一次


前言:0楼
正文1-3节:1楼
正文4-6节:2楼
后记:3楼





前言:

我本是太平洋密克罗尼西亚群岛附近的一块礁石,原性愚钝顽固,日日夜夜承受海浪拍打风吹日晒之苦。但所幸得到一僧一道的指点迷津,才得以渡脱这茫茫苦海, 由此彻悟通灵,而能够自在飘然于云海仙山之间,醒时成风,醉时化雨,上能语风界仙灵,下可观红尘俗务,春去秋来,槽来脊去,已然数十载矣。今日因海上通行证过期,才不得已停于此处小憩,等待海洋与大气管理局为我办理通行证的更新。奈何此局组织繁复,手续冗杂,这一等竟要半日之久。忽念及古人所云“偷的浮生半日闲”,便又转为欣喜,决定用此空闲,将这些年月里在云海之间所闻轶事,编述为文,供世人把玩观弄。此为其一篇。

望读者周知,阅此篇,勿忘身处“幻”“梦”,切不可当真。

-
[tropicalos于2015-10-04 17:00编辑了帖子]
18条评分, 金钱 +18 威望 +58 好评度 +20 贡献值 +10
喜欢14 评分18
tropicalos
超强台风
超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2-02-09
  • 最后登录2017-04-23
  • 粉丝35
  • 关注21
  • 发帖数557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5-10-04 16:34



国际日期变更线上,热带气旋交接大典正在举行。张灯结彩,喜乐鸣奏,高朋满座,一派祥和喜庆的气氛。

三级飓风基洛站在红毯的中央,身着白色的长裙,胸前佩戴对流胞项链,光洁耀眼。手持一束素白玫瑰,花瓣层层叠叠绕成一个涡旋。脸上的笑容带着羞涩,飘逸的长发在热带对流层上部槽的槽底西风的吹拂下轻轻飘摇。

中北太平洋母亲站在一边,眼中闪着泪光,看着她的孩子基洛,眼神中满是依依的不舍。

“唉,妈舍不得你啊。”中太母亲小声自言自语道。
她身边的东太母亲听见,安慰她说:“哎,中太啊,俗话说,移出去的飓风泼出去的水,随她去吧”。
中太母亲说:“唉,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怎么能放心她走远呢。”
东太母亲说:“有什么不放心的,西北太平洋环境那么好,谁不知道啊。”
中太母亲叹气,不语。

东太母亲接着说:“去年你把小吉交给西太,小吉在西太后来不是变成五级台风了嘛。我看过她照片,出落得可漂亮了,眼睛又圆又亮,对流顶耸得高高的。你孩子在那边过得那么好,怎么还不放心啊。”
中太母亲:“你不知道,基洛这孩子在我身边长大,从小到大没离开过我半步,现在她要去西太了,我怎么不会惦记着呢。她是我这个风季最喜欢的孩子了,她多漂亮啊,聪明又懂事,唉,我怎么舍得呢。”
东太母亲:“说起来不怕你生气,讲实在的,你的条件,能给她多好的资源?这两天,她从120kt掉到100kt,眼墙也开始破了——讲真的,你有点力不从心了吧?两个MH,你家里面怎么能养得起啊。基洛现在长大了,你总不能长留吧。”
中太母亲:“唉,东太,你说的也是啊。”
东太母亲:“你就是太多虑了,你看我把伊格纳西奥送给你,我根本就不担心啊,哈。”

中太母亲正准备答话,却见南太平洋母亲一扭一拐地走了过来,这个胖胖母亲,看起来比中太母亲和东太母亲加起来都宽。南太母亲满脸横肉摆出一副夸张的笑容,大声地笑到:“哈哈哈,哈哈哈,中太!你说,我这个媒做的怎么样!哈哈哈!西太这条件,你看看,这大典,这派头,还有话说嘛!哈蛤哈!”
中太母亲连忙说:“啊,是啊,是啊,多亏了南太大姐了,教我怎么谢你呢。”
南太母亲继续高声:“哪里,哪里!哈哈哈,小意思!你只要冬天多请我两股跨赤道气流就行了,哈哈,小意思!”
中太母亲说:“那肯定,那肯定的。”
南太母亲说:“中太啊,我说你,也别为小——小谁来着——对,小基,你别为小基担心。我给小基介绍的去处,保证决定好,肯定不会亏待你家小基的。放心,包在我身上。你看西太她们家,这么好的地方,你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喔!”
中太母亲频频点头,继续摆着笑:“哈哈,呵,哈,是啊”。
东太母亲听着她们的对话,也在不住的点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礼炮过后,一台宽敞的加长加长再加长副高东风牌敞篷车开来。基洛看到了,她明白,那是接她过去的气流车了。

她走到中太母亲身边,她知道以后很难再和她母亲在一起了。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千言万语在心头打转,却说不出来。终于,她轻轻喊了一声“妈!”,伏在中太母亲身上,不住的啜泣。
中太母亲也无法克制,忍不住滴下泪来,紧紧地抱着基洛,不肯放手。
良久,中太母亲含着泪说:“孩子啊,你到了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基洛哽咽,说:“妈妈,放心吧,我,我会照顾好,照顾好我自己的。”
中太母亲说:“妈怎么能放得下心呢,你在那边,要是过得不好,一定要告诉我。”
基洛强忍着摆出笑,说:“妈妈,你说什么呢,我在那边肯定过得好好的,西太阿姨可好了。”
中太也努力的笑:“好,我放心。以后西太不是你阿姨了,你记住,要叫她‘妈’了。”
基洛紧闭着嘴唇:“嗯”。
中太忍不住又落泪,说:“孩子,你在西太那边,不要惦记着我这里了,妈这边很好。妈有你的照片,你从小到大的卫星云图,妈想你了,就会拿出来看看,就像见到你了一样。”
基洛无法克制,再次紧紧抱住中太母亲,伤心呜咽流泪。泪水化作倾盆大雨,倾倒在中太平洋的海面上。

西太母亲走了过来,看见她们紧紧相拥,拍拍中太母亲的肩膀,一幅笑颜,说到:“中太啊,我说,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你们不要这么伤心嘛。”
中太母亲松开基洛,转过身来,强颜欢笑,说到:“是啊,今天是基洛出日界线的大日子。只是这孩子,我舍不得啊。”
西太母亲哈哈一笑,说到:“有什么舍不得的,小基我一定好好待她的,保证让她越来越强!水汽,热量,你说,那个会少!你只要担心,这么多能量,别到时候吃过不来喽!”
中太母亲把站在她身后的基洛拉过来,指着西太母亲对基洛说:“孩子,来,叫妈。”
基洛低着头,小声地说了一声:“妈”。
西太母亲笑的合不拢嘴,大声说道:“诶!嗯,嗯,这孩子,真懂事。”
基洛侧过头来,对中太母亲说:“妈妈,我走了。”
中太母亲竭力克制,哽咽着说:“走吧,孩子,去吧。千万要保重。”
基洛低声啜泣。

西太拉起基洛的手,对中太母亲说:“哎,哭什么,不哭,不哭了。你看,我已经把这一大波赤道西风送过来了,你看这礼金,少你的吗。哎,不哭了。”
终于,基洛还是上了西太母亲的车,车开走了,消失在地平线尽头,只留下了漫天的东风,轻轻拂过中太母亲留下两行泪痕的面颊。

九月一日18时西太母亲带着基洛来到了JMA那边登记姓名编号,第17号台风——基洛——KILO——23.8N,179.8E,90kt,写到这里,西太母亲眉头一皱:“怎么搞的,刚来就掉了10kt”。这时JMA问西太:“怎么比预定晚了6小时才到?”西太母亲一脸不耐烦:“你说怎么晚的。还不是因为那边太磨蹭,哭哭啼啼的,半天不愿意走。”


图片:图01.jpg


图01
飓风基洛,8月29日近巅峰的卫星云图,FNMOC

图片:图02.gif


图02
飓风基洛在中北太平洋部分的路径,Unisys

图片:图03.jpg


图03
台风基洛9月2日越过日界线后的卫星云图,RAMMB






基洛来到西北太平洋已经两天了,她在她的西太母亲家里见识到了许多新奇的事物。比如在这里每年夏天会长出季风槽,那是热带气旋成长的理想温床;夏季的南亚高压有点可怕,会把热带气旋的衣装向西南方撕扯一光——这让她想起了自己不堪回事的往事;还有,再往西边有大片的陆地,台风如果登上去就会让自己死亡,也会使地面上的人类遭遇灭顶之灾,这让善良的她一度有些恐惧;还有一个让她恐惧的事情是,遥远的那边陆地上正在举行一场宏大的军备展览,基洛有些恐惧,因为她不知道哪些武器是不是用来对付自己的?如此种种,不一一道来了。

基洛通过日界线来到西北太平洋,一时间有些短暂的水土不服,北方有一个短波槽探下头来,导致高空东北风有点强,高低空之间有轻微的风切变存在,基洛的风眼有点填塞了,对流组织并不匀称,眼墙也只剩下北半边——但是想到,这里是西太啊,多少就没什么担忧了。

基洛刚来的时候,交接一度有些混乱,东环和西环的两个副高中间责任有些不明,一度出现了一会儿引导的真空区,让基洛无故缓慢停滞了一两天。好在后来,中纬度短波槽减弱东移,让西环副高显著增强,才给了她明显的引导;她路径先是北抬,又急转南压,但还是终于走上了正轨,即将转为匀速西行了。但是这样的停滞似乎让脚下浅薄的暖水有些招架不住,基洛的强度也小幅下滑,甚至一度降到75kt了。

西太母亲对此关心不多,只是听到基洛强度下降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告诉基洛这只是正常的的调整性波动而已,让她不要慌乱继续努力增强。果不其然,基洛现在又回升到85kt,二级飓风——不,是台风了。对此基洛对西太母亲还心存一点感激呢。

只是有一些事情令基洛感觉奇怪。西太母亲几乎还没有和她说过几句话。基洛心想,自己和西太母亲也才是刚刚认识,都还不熟悉,暂时互相之间也说不了什么话。

基洛的风眼在过日界线填塞后,到了西太又重新组织了一个云卷风眼——尽管不如早先在中北太平洋时的风眼紧密圆润。基洛南侧是大面积的下沉区,阻碍了赤向的流入,也阻挡了这个方向的流出;不过高空极向流出很好,卷云向北飘散开来,形成一朵绽放的花。

基洛的位置在23N左右的海域上,表层的水温很不错,但是整体的热量也只刚好够维持强度。基洛有时候感觉这里的能量好像还没以前她在中北太平洋热带的时候多。当然,她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地整理自己的环流,认认真真地在海上旋转着。她的CDO并不稳定,是由螺旋雨带卷绕而成的,对流活动此消彼长,整理起来是够麻烦的。

在很早以前基洛就听说过西太母亲家里有一个大暖池,环境对于热带气旋来说是这个星球上顶级的,是所有热带气旋得以青云直上的梦幻宝地。当初南太阿姨向自己介绍西太母亲时,似乎说过西太母亲一定会给她最好的暖池,让她拥有最佳的发展。但是现在基洛也恍惚了,记不得这句话有没有被说过。但是基洛告诉自己,自己是初来乍到,也没有刚到这里就领进暖池的道理。反正西太母亲家里看起来还没有其它台风同胞,暖池早晚肯定是要给自己的。

基洛这样想着,感觉一切也都释然了:虽然目前的热量没有想象中的好,还总有风切变的困扰,风眼的情况也是一团糟,但是我自己努力一点就是了。

但是,北边的副高在给她稳定的加速正西的引导,基洛心里难免纳闷,向这个方向走,怎么也走不到暖池的方向啊。基洛知道,暖池在菲律宾以东,在现在的自己西偏南的方向。

然而想来想去,基洛还是感到奇怪。虽然她在西太母亲家里勤勤恳恳,见到西太母亲也是一口一个“妈”的叫,但是西太母亲对于她好像是爱理不理似的。西太母亲和她说话,唯一关心的话题就是今天风速达到了多少,刷了多少ACE(热带气旋累积能量),除此之外,别无他话了。基洛心想,也难怪,毕竟不能和中太母亲比,我来到西太母亲家又不是来白吃白喝的,我总得认真的干活吧。于是基洛每天更加认真勤恳,总是劳累到气喘吁吁。当然,这一切并不是做给西太母亲看,因为平时西太母亲也并不关心她在做什么。

有时候基洛也会偶尔想念起中北太平洋,她想起她走的时候飓风伊格纳西奥还在夏威夷以东的地方,探测飞机进进出出诊断他的情况,如今他怎么样了?基洛在想着。

西太的日子普普通通,日复一日的生活有点单调,副高横在北方,强壮的身体像一朵墙,总是不苟言笑,也不和基洛说话。要知道基洛是个天资聪颖的孩子,她有理想,有追求,有着坚韧自强的心态,而且她自小就读过《列风传》《风之声》《九评狄普》等名台传记,对于这些闪耀青史的名台还有些小小的憧憬。现在的生活对她而言有些乏味沉重了,她应该如何改变,她不知道。当然,这些微微的不满,她不会对西太母亲说的,更没有想过去告诉中太母亲。

有一次基洛鼓起勇气来问西太:“妈,高空双急流是什么样子的?”西太母亲不耐烦的说:“你问这个干嘛?你今天的ACE刷了多少了?”基洛原本打算接下来一句问“我也会有双急流吗”,但是听到西太母亲如此回答,也只好作罢。
基洛觉得,西太母亲对自己这么冷淡,是不是因为自己做的还不够好?基洛以前听说西太母亲很慈祥,她想,西太母亲一定不会直接地把批评说出来,这么做是在委婉的表达不满,她自己应该要领悟。于是基洛暗暗中更加努力地干活。

但是干冷气团包围在她四周,频频伺机入侵,风切变的拉扯也始终如影随形,风眼的情况还是一团乱麻,海水热量也总感觉不够用,她干起活来总是有些感觉力不从心。

一天早上,基洛看见水中倒映的自己,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本青春姣好的面容,竟然已经开始爬上了皱纹。


图片:图04.gif


图04
台风基洛越过日界线前后中北太平洋地区500hPa平均环流形式,ESRL

图片:图05.jpg


图05
台风基洛9月1日在进入西北太平洋前后的卫星云图,FNMOC

图片:图06.gif


图06
台风基洛在西北太平洋部分的路径,Unisys





这两天来西太母亲家里面正在忙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虽然让西太母亲忙得不可开交,但这似乎也她很高兴。基洛虽然生活过的不算太如意,但是看见西太母亲这样高兴,也就跟着高兴了。

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西太母亲就快要有新的孩子了,在关岛东南方海面上,一个宽广的低压区,已经被编号为热带扰动92W了。西太母亲忙前忙后,认真地调整着低空流场,想给他优越的发展环境。但是这个这个小扰动天性病弱,低空辐合稀松,高空又被清一色的东风覆盖,始终没法顺利成长。

原来西北太平洋自从八月底的台风天鹅和艾莎妮消散后,已经十来天没有产生新的热带气旋了。说到八月,那是西太母亲感到非常骄傲的一个月,虽然只有4个台风活动,但是其中却有3个超强台风,这3个超强台风长时间的维持超高强度使得这个八月成为了历史上ACE最高的八月,也巩固了这一年西北太平洋累积ACE历史同期最高的地位。然而近来的空台却让西太母亲有些着急,她需要立即培养出新的孩子来维持这一成功。只是西北太平洋的热带这段时间盛行下沉,对流活动零零寥寥。西太母亲不能等待了,赶忙从中太引进了基洛——她就是看中了基洛良好的强度底子,来到西北太平洋后,肯定又是一波ACE的大幅增长。

基洛本来以为,既然西太母亲千里迢迢把自己请来,那就是肯定会按照自家人来对待了。然而,当她发现西太母亲在全神贯注地发展92W扰动时,而且是把它安放在关岛暖池的怀抱中,而对自己的结构组织受挫而不闻不问时,基洛开始有点怀疑自己在西太母亲心中究竟重量几分了。

基洛这样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事实上,她自己的情况越来越差。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扭曲,双眼墙的尝试并不顺利,眼睛已经无法睁开了,对流活动在中心周围杂乱地发展,干空气持续卷入,云顶变得千沟万壑,已经快是一幅衣衫褴褛的模样了。她举目四望,只有无尽的下沉干空气将她包围。她明明能看见南方的热带辐合带里的烟柳繁华,却被远远地阻挡,望穿秋水,更觉干渴异常。

基洛以为这样的艰难只是暂时的,她想西太母亲很快就会过来给她提供一个优良的发展空间的。但痛苦的坚持终于没能等到结果。基洛终究坚持不住了,她合上了眼睛。干冷空气的侵袭在她的身上刻下一道道风霜的痕迹,她的躯体化作一片干瘪枯萎的风中落叶。对流活动难以为继,只能依靠东一块西一块的散漫发展,中心一度几乎要空了。她终于病倒了。

基洛不知道,此时远在亚洲大陆上空,西风波动正在挥东起善舞的长袖,一排弯弯曲曲的波列传播下来,使她头顶的中纬度西风带上,建立起了一个长波脊,而位于脊后位置的她,被挡住了原先优异的极向流出。基洛此时如果照镜子的话就会发现,她以前头顶飘逸柔顺的发丝,如今已经是枯黄蓬乱了。

而92W那边的情况好像有些麻烦,西太母亲整日在那边忙忙碌碌,92W的情况却总是不见好转,偌大的环流结果只结出了一小块果实。以致于西太母亲这两天来看都没看基洛。这天晚上,西太母亲忙完那边的事,瞥了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的基洛,顿时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

“快起来!你这东西又给我偷懒,你这一天都干啥去了!”
基洛此刻非常虚弱,这是西太母亲对她第一次发火,恐惧令她说不出话来。
西太母亲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大吼:“你还给我装病!你以为能骗过我!当我是傻子啊!”
基洛强撑着回答:“对不起,妈……”
西太母亲叫道:“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死样子!你现在风速多少了——”西太母亲拿来最新的报文一看——“呸!你都被降格一级台风了!你今天ACE的指标才完成了多少!你这不是偷懒是什么!啊?说话!”
基洛不知该说什么,吓得眼睛里泪水打转。
西太母亲:“别给我装可怜,要你来干嘛的,给我老老实实刷ACE。再发现你偷懒误工,别怪我不客气!”
基洛终于鼓起勇气小声说道:“妈……我,我有点渴,需要一点低空暖湿气流……“
西太母亲又勃然大怒:“你以为你是谁啊,想叫我给你当祖宗供着!?还水汽,自己找去,明天你要是风速没有回升,我拿鞭子来抽你。“
基洛流着泪说:“现在的环境我真的没法坚持了……”
“哦?是吗?”西太母亲的眉毛轻蔑地扬起,翻开一份JTWC的检测报告,说到:“表层水温29到30度,风切变也减小了……诶,怎么,这样的条件还嫌不够?我告诉你,JTWC上望你两天后达到120kt,你给我等着,你要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你给我仔细着!“

西太母亲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惊恐万分的基洛瑟瑟发抖。基洛也困惑,既然表层水温有30度,怎么还是感觉这么缺乏能量呢?

一夜无眠,基洛想了很多东西,但都没有想明白。第二天早上,基洛感觉自己的情况好像确实有些好转,至少没有奄奄一息的感觉了。她感到自己中心附近的对流又再度大规模发展,组成一个坚固的内心,抵御着外围干空气的觊觎。她感到自己西北侧的高空似乎非常通畅,让她又有了新生的渴望——虽然这样的渴望,很快随着时间迅速地消磨了。
原来在几个小时前,JTWC在详细诊断了92W的情况后,告诉西太母亲,这个扰动当前还太弱,只能给出LOW评级,以及接下来要用什么方案来如何如何治理。西太母亲认真地记着。末了,JTWC对西太母亲说,“对了,那边基洛的情况也很差。没有流出,我观察到了在她东北方向上的中北太平洋上空有一个热带气旋的残余混合着高空冷涡,可以考虑利用它来改善基洛的流场。”西太母亲听罢,说到:“那个东西,我都不想管她了。“

尽管如此,西太母亲还是去了基洛那里,板着脸说:“你给我听好,我现在给你打开了西北侧的流出通道,不是白送你的,要你给我认真干活,好好加强。再发现你有懒惰,我就不客气了。”说罢,转身离去。

基洛得到了流出,虽然杯水车薪,但对于陷入绝境的她已经是求之不得了。正如前面所述的,她连忙组织大面积对流活动,总算是稳住了局面。但是内心的委屈,却始终无法抹平。此时是9月5日,她的风速被重新提升到80kt。

这天中太母亲致电西太母亲,询问关于基洛的情况,西太母亲说她过得很好。随后西太母亲吩咐MTSAT卫星,给中太母亲发去了一张基洛、92W的合影,在云图上她们组成一张笑脸。中太母亲看见之后,非常欣慰。
但有谁注意到,这个夸张的笑脸中,右上角的那个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光。

图片:图07.jpg


图07
台风基洛9月4日和5日的卫星云图,RAMMB

图片:图08.png


9月4日东亚地区的500hPa环流形势,KMA

图片:图09.jpg


图09
台风基洛和艾涛构成的笑脸,WFO
[tropicalos于2015-10-04 17:02编辑了帖子]
回复(0) 喜欢(0)     评分
tropicalos
超强台风
超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2-02-09
  • 最后登录2017-04-23
  • 粉丝35
  • 关注21
  • 发帖数557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5-10-04 16:40




“哎呀呀,一点点小意思,收下吧。”
“哎哎,这是何必呀,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当得起。”
……

在西北太平洋另一边,JMA总算是对92W发布了GW,开始着手准备命名了,西太母亲忙前忙后。基洛听说,西太母亲为此还打点了JMA,不然那个扰动实在太孱弱,暂时很难得到艾涛的名字。

基洛的强度逐渐稳定,还有小幅的提升了,体格有所扩大,模样也由清秀俊朗变成身躯宽阔的劳动者形象了。尽管基洛的情况表明看起来越来越好,但她的内心却越来越绝望了。广阔深厚的东风气流中,日复一日单调苦闷的生活让她看不到未来。看着空旷的四周,只有孤独与寂寥。

基洛已经不再关心自己的形象,无暇梳理自己的面容了,囫囵吞枣之下,她旋卷出了一个直接三四十海里的巨大云卷风眼。对流活动在沉闷的压抑中早已是虚弱不堪。

她渐渐明白,自己终究不是西太母亲的亲生孩子。她的路径偏北分量渐渐出现,让她明白,暖池对于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她后来和西太母亲又有一次争吵,西太母亲指着她的鼻子说:“想得美,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了,休想到低纬度去。”

这样的生活已沦为死灰槁木。一方面,西太母亲威胁着让她多搞风速,多为自己赚ACE;另一方面,西太母亲又不给她充分适宜的环境,还总命令她不要抢占了西太其它热带扰动的资源。尽管基洛的强度又重新回到90kt,但还是远远低于西太母亲的预期,她不止一次地骂基洛“吃白食的废物”。

然而西太母亲却也面临这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基洛已经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每天看到不是打就是骂;然而另一方面,她却不得不依赖于基洛为她生产的ACE,因为刚刚命名的艾涛实在不成器,路径不住地向北漂移,十足水货,指望他根本没有用。而且西太母亲还总是听到东太母亲连续编号飓风的消息,这让争强好胜的她十分不快。

西太母亲的脾气越来越差。对她最宠溺的小儿艾涛也开始忍不住训斥:“涛涛啊!你怎么这样烂泥扶不上墙呢!为你操碎了心,你却还老是这个死样子!唉!你怎么就不肯好好西行和加强呢!你看看邻居洋区家它们的小孩!唉!”
艾涛仍然一幅纨绔子弟的样子,这些话全当耳旁风,整日游荡无所事事,止步在热带风暴的强度不思进取。

西太母亲把失意的不满全部迁怒到基洛身上。这天基洛正在看一本《台风回顾选编集》,她对生活已经失去了激情,只能从书里面找到最后的安慰。然而不巧被西太母亲看见了,她立即就愤怒了,冲她喊道:“又给我误工!还看书,这种破书有什么好看的!”
基洛吓得连忙把书藏在背后。西太母亲冲过来,抢过书,对基洛喊道:“小野种,愣着干什么,快滚去干活!”基洛低着头离开了。
西太母亲自言自语:“这个小兔崽子在看什么呢”,于是拿起书,看到基洛翻开的那一页,那是一篇海燕回顾,上面的一句话写着“慈祥的西太母亲鼓励海燕‘你要努力啊’……”。

基洛仍然中规中矩地组织着结构,尽管现在她的模样已经面目全非,眼神空洞,对流粗糙,面容苍老。她也没法反抗,完全不是周围行星风系的力量的对手。像北侧的副高大哥,强壮深厚,给她的西偏北引导毫无商量的空间。
此时艾涛则在无所事事地游荡北上,离基洛倒是越来越近。对于艾涛,尽管基洛知道艾涛自小被宠溺的一身坏毛病,但是对于这个小弟弟,毕竟是自己亲眼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的,基洛对他还是挺关爱喜欢的。

这天她对艾涛说:“艾涛啊,你不能总是这样。你的对流活动毫无组织,全跑到环流的一侧了,这样的加热效率很低的,没法让你加强,你要把对流组织在中心附近……”
也是运气不佳,这一幕被西太母亲看见了,她一把推开基洛:“滚到一边去!我不许你靠近他,小兔崽子,别想和他抢水汽。”
旁边的艾涛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也学着他的母亲的样子对基洛大喊:“滚一边去!小兔崽子。”

基洛终于死心了。她找不到能说话的人,她无数次地想起过中太母亲。她想念夏威夷风光旖旎的沙滩,以及吹过棕榈叶边轻柔的风。她夜夜以泪洗面,“家,我想回家啊。”

基洛又想起她有个叫洛克的妹妹,当初也是打算送给西太的,但是洛克死活不愿意跨过日界线,当时大家都不解,议论纷纷。现在基洛想起了这件事,“难道是……”,她不愿再想。

基洛的纬度已经越过25N了,在她的北方总是有些温带气旋匆匆地划过。很多温带气旋在路过西北太平洋时都听到过他们家里的争吵声,对于基洛的遭遇也是略知一二。
渐渐地,开始有一些温带气旋过来,询问基洛的悲惨遭遇。基洛对它们的关心一度非常感动,她认真地向它们说着自己的委屈。这些温带气旋饶有兴致地听着基洛的悲惨事迹,听完之后,它们都互相点点头,都说:“嗯,真是可怜啊,这太不公平了。”然后都就离去了。

基洛一开始很投入的和它们讲自己的经历,后来也累了。因为听众源源不绝,她觉得这样也没什么用了。

终于在这天夜里,在完成又一个90kt的发报审核后,基洛拖着疲惫的身躯,借助向日葵∞号通信系统,拨通了和中太母亲的视频电话。
电话接通,基洛终于看见了中太母亲的面容,视频里面本身满怀期待的喜悦表情瞬间凝固变为震惊,继而大恸,哭着说到:“孩子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基洛无法控制眼泪不住地流,她说不出话来,只有一个词:“妈妈……”


图片:图10.jpg


图10
台风基洛9月6日的红外及扫描云图,FNMOC

图片:图11.png


台风基洛(右)和热带气旋艾涛,RAMMB

图片:图12.jpg


图12
9月8日西太平洋地区水汽输送向量,NCC





中太平洋母亲一刻也不能等了,基洛憔悴的面容在她的眼前盘旋,始终抹不去。伊格纳西奥的善后事宜已经放在一边了,她立即拨通了西太母亲的电话。

“哦,是中太啊,这么大半夜的有什么事啊?”
“西太,把基洛送回来吧。”
“怎么了,基洛好好的嘛。”
“别再说了,我都知道了,快把基洛送回来。”
“送回来?哈,你知道什么?”
“基洛都告诉我了,你对她怎么样,你自己清楚。”
“我清楚什么?基洛还活的好好的呢。”
“别说了,基洛必须要回来。”
“回来?你说回来就回来啊。哦,当初你说基洛养不了了,把她扔给我,现在看基洛好了,又想要回去?你当你是谁?”
“不要无理取闹,你把基洛虐待成那样了,怎么还敢这样理直气壮?”
“你说什么?无理取闹?谁无理取闹了!那好,我把基洛送回去,你把当初给你的礼金也退回来吧,赤道西风,当初送给了你多少,退回来,一点也能不少。”
中太母亲为难了,赤道西风,她实在没有多余的能送给西太的了,而且现在中太母亲还欠着南太母亲的跨赤道气流呢。
“赤道西风早晚会给你还过去,你快点让基洛回来。”
“我劝你好好再想一想,基洛要是回去,那可得从副高北侧走。那条路可不好走哦!那么多切变、锋生、冷平流,你让基洛从那边走,可真是羊入虎口喽!”
中太母亲听到,确实非常头痛,她知道,从那条路走,绝少有能活着走出来,基洛柔弱的身躯,可比不得十多年前的芭玛。中太母亲一时语塞。
西太母亲趁中太犹豫,接着说:“我提醒你,你也清楚,这北半球的大尺度环流系统,有多少是我的人,你要想和我掰手腕的话,先掂量掂量自己吧。”
中太母亲更加不安了,的确,西太母亲财大气粗,北半球的东亚大槽、西伯利亚冷堆、阿留申低涡、南亚高压都对西太言听计从,中太母亲绝对没有力量与之抗衡。
中太母亲无可奈可说到:“你这样的话,以后休想从我这里进口台风了。”
西太母亲:“你在威胁我吗?我怕你吗?我倒是要问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明年颗粒无收?”
中太母亲不知怎么回答。
西太母亲接着说:“基洛就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也不和你掩饰什么了。我帮你养她样了这么久,也是仁至义尽了。你要是老老实实的,赤道西风我再多送你一点,你不就是缺水汽吗!我能帮你在今年创下纪录,怎么样,这多好?”
这样的贿赂让中太母亲更加绝望,她想不出办法来。纠结良久,她只能无助地控诉:“这天底下到底还有没有公平了!”
西太母亲冷笑到:“公平?中太啊中太,你也是有年纪的了,还相信有公平。我问你,你看这地球上,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完全平的吗?”
中太母亲到道:“我们海洋就是平的啊。”
西太母亲:“平的?那海上的波浪是怎么回事?”
中太母亲:“那只是因为有风啊。”
西太母亲:“那风又是从哪来的?”
中太母亲:“是因为各个地表的加热不均……”
西太母亲:“你看,你看!这还不是因为不平等吗!”
中太母亲无语凝噎,她觉得西太母亲在诡辩,但她自己也无法想明白这个问题。
最后,中太母亲无力地说:“你这样做,不怕天谴吗?”
西太母亲:“你真糊涂了,我们自己就是天啊。”
中太母亲:“那如果把这样的事情告诉人类呢?”
西太母亲嗤的一声笑了:“人类?那些人类,哪里会去关心这种事情。他们只关心如果台风来袭会不会造成红色的内衣涨价这样的问题,哪有心情过问你的事!”
中太母亲:“他们还是有人有良知的……”
西太母亲:“我告诉你,人类是最善于自欺欺人的动物。他们宁愿去相信什么梦想啊骄傲啊温情啊感动啊这样的鬼话,他们宁愿躲在角落里在自己营造的轻柔瑰丽而故作优雅的幻想中沉醉。你对待他们好,他们反倒看不起你;你要是用暴力去毁灭他们,他们反而还会拜倒在你身下呢!哈哈哈!”
中太母亲说不出话来。
西太母亲说:“中太,我认真跟你说一句。你的性格太善良了,难怪总是培养不出热带气旋来。热带气旋的世界里,讲究的就是弱肉强食。”
电话挂了,留下无言的中太母亲。

不一会儿,南太母亲打来电话:“喂?中太吗,哎呀呀,我说你怎么这样呢……
 “中太,我说句公道话,自古以来,走出去的风暴,原来是生母都是管不了的。再说,西太她对小基也没啥不对的,不就是……”
南太母亲继续说:“和气生财嘛,对不对?你看,你和西太,还是……
中太母亲听完南太母亲喋喋不休的讲话,挂了电话之后,四周空气愈发安静了。

最后,中太母亲拨通了东太母亲的电话。
电话的那一头:“喂,中太吗?哦,是不是小基的事情啊?我跟你说,我现在不巧,正忙着呢,大西洋那边过来了好几个东风波,我得给他们安排一下,诶呀,真是忙不过来啊……”
中太母亲挂了电话。

她望着墙上挂着的基洛画像出神。那是基洛在八月里时的样子,匀称柔和的旋臂和辅散云带开成一朵花的模样

此时在另一块海上,几个温带气旋挤在西太母亲家门口,伸长了脖子形成了一道道长长的锋面,在努力地朝里面看,里面哭喊声震天。
忽然,西太母亲走到门口,面色阴沉的可怕,对这几个围观的温带气旋说:“别人家的事情,看什么看!我警告你们,你们看见的东西不代表存在,你们没看见的东西不代表不存在,懂了没有?”
几个温带气旋一愣,面面相觑,然后异口同声地说:“哦哦对啊!那个日本的城市倒灌的海水可真干净啊!……”


图片:图13.jpg


图13
台风基洛9月8日的卫星云图,FNMOC

图片:图14.jpg


图14
台风基洛,9月9日,Agora

图片:图15.png


图15
9月10日东亚地区的500hPa环流形势,KMA





今天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多少天了,基洛也记不清了,可能有二十多天了吧。这在热带气旋是世界里,是很长寿的了。

但是这样的长寿只是无端地延长基洛的痛苦而已。自从她终于支撑不住,在9日那天从台风等级滑落以后,西太母亲就对她几乎视若无物了。她知道自己的最后一丝利用价值已经被榨干。

随着接近副高西脊,她的路径也越来越北,终于由西行转为西北了。沉默寡言的副高大哥也默默地从她东侧逐渐南落。

基洛身处的海温也逐渐降低,即将跌破26摄氏度了。干空气的包围使她没有喘息的空间了。浑浊的风眼早已填塞,如今已经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状态了。她的深对流渐渐倒塌,仅存的对流活动偏居在东侧。并且,随着高空偏西风切变的见见加剧,她中高空对流也终于跟不上低空环流的步伐了。她的风圈有所扩大——这并不是好事,因为这代表着她能量趋于涣散,并且已经开始和西北方的冷高压系统接触了。并且,西侧的强大下沉气流已然完全抑制了她这一侧的对流活动。

终于基洛中心附近的对流活动完全凋零。她的低空环流裸露在外,但虚弱的她已经流不出屈辱的眼泪了,任由可见光云图肆无忌惮地拍摄。

然而基洛心灵的创伤更加沉重。自从那天过后,西太母亲不允许她和外界有任何接触。西太母亲把家里的所有电话都被加密了,MD5加密,天衣无缝的哈希算法,基洛毫无破解的希望。社会工程学方法在海上亦不适用。

还有一事让大家都没有想到。艾涛被东海上空东移的短波槽带走北上,在日本居然倒下了滔天洪水,这让西太母亲和JMA的关系又紧张了起来。可是西太母亲却说艾涛是无辜的,说是基洛的水汽输送导致的这一惨剧,把责任全部推给基洛。基洛没有辩驳,默默地从日本以东海域走过。

基洛无法想象,中太母亲此刻在做什么。就像当初她等待西太母亲态度好转而最终无果一样,等待中太母亲救助的希望也终于在时间的流逝中破灭了。

基洛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太平洋,却容不下一个我。热带的孩子此刻却抛弃在温带的领土上等待生命的终结。她忽然开始能够理解那些义无反顾地撞上陆地的台风,他们为什么要在风华正茂的时候选择在山陵的切割中殉身,她开始明白了。

四周的斜压势力对基洛虎视眈眈,寻觅着对这个理想猎物的下手良机。只剩下微弱的气息了,捕食这个猎物简直易如反掌。

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基洛的中心一度再次被对流覆盖,温暖的,久违的热量,充盈在基洛孱弱的胸膛中。这是回光返照的标志,因为距离中纬度西风越来越近,高空辅散流出的旺盛,使基洛运转起了最后的一轮生命的气息。当然,只是短暂的。

东北亚上空的一个新的短波槽携带着深厚的冷堆东移,日本附近的温度梯度骤然加大。结果已经可以想象。终于在这天,冷气团入侵了觊觎已久的基洛的身体,基洛身上最后一丝热带风骨被彻底摧毁。生命的重量已经荡然无存,基洛转化为一个锋面气旋,越过副热带高压的西脊,漫无目的地向北方飘荡。

在她生命的最后,已是无人问津的孤苦伶仃,只有北太平洋滔滔的海浪,环绕在她的身旁,为她做长眠的安魂。
那一刻,基洛的眼前闪过了美莎克、苏迪罗、天鹅等台风青春洋溢的的面容,然而转瞬间,她们就变得两鬓如霜。基洛还有最后的意识,她知道,那也是自己现在的模样。

她回忆起自己漂洋过海的一生,想起年少时的梦,想起在热带海区的路径的两次急转;又想起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三个四级飓风依次排开,摇曳在太平洋深处无边的盛夏中。她回想起这一切,感觉好像是昨天的往事,但又觉得只似是梦一场。

基洛终于离世了,2015年9月11日。

此时,西太母亲正在ECMWF处,咨询未来发展的展望。
ECMWF整理出一摞报告,对西太母亲说:大概两三天以后,会有两个新的台风在南海和关岛附近洋面形成,考虑到较好的热量条件,未来的强度预期分别是……
西太母亲听得很认真,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她拿起电话,是北海道岛打来的。北海道报告说:基洛已经死了,在距离大约300海里的地方。
西太母亲回应:“哦,知道了。那个,你去联系一下西风带,叫他们快点把尸体清理掉。要快,这个时候我要转运了,不然,这个东西留着,晦气。”
然后西太母亲挂了电话,关切地问EC:“那你说预报出来的这两个台风大概能刷多少ACE?”

此刻基洛的残余已经飞快地爬过洋中脊的北端。因为前些天东西伯利亚阻高的合并,使洋中脊高耸,再高耸,一直抵达太平洋的最北边。
后来西太母亲委托南太母亲告诉中太母亲,基洛是自己不小心,闯进了东亚槽区携带的冷气团中,结果意外亡故了。
中太母亲听见,呆滞,没有话。

而基洛逝去的残余继续沿着西风流场的引导,先是北上进入鄂霍次克海,然后东北移动登上东西伯利亚,再转为东移穿过白令海,最后飘荡到北美洲,终于消融在阿拉斯加的林海雪原之上。

天意茫茫,俗尘渺渺。基洛最终还是没能回到中北太平洋。


图片:图16.jpg


图16
热带气旋基洛在转化之前,9月10日,FNMOC

图片:图17.jpg


图17
转化后的基洛在库页岛以东,Agora

图片:图18.png


图18
热带气旋基洛生命史路径图,Wikipedia
[tropicalos于2015-10-04 17:04编辑了帖子]
回复(0) 喜欢(0)     评分
tropicalos
超强台风
超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2-02-09
  • 最后登录2017-04-23
  • 粉丝35
  • 关注21
  • 发帖数557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5-10-04 16:41
后记

笔者得知这个故事之后,曾多次向有关部门了解此事。曾前往西北太平洋等海区的监督机构JTWC了解此事,却遭到了门卫的阻拦,笔者向其说明了来意,但对方仍然拒绝放行(门卫曾质问:你这个人怎么犟得像石头啊!这才使笔者想起,前世正是石头)。无奈笔者从JTWC的围墙的一角,找到了编号为F的门,才得以进入。笔者向JTWC的台风权利保障中心询问此事,然而有关负责人表对这件事并不知情,并告诉笔者,说这类事情是JMA下属的风监会负责的,让笔者再去咨询他们。
但当笔者来到JMA的风监会总部时,却发现大门紧闭,门上面贴着告示,写着:

图片:404notfound.jpg

回复(0) 喜欢(2)     评分
feidele
强台风
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5-03-21
  • 最后登录2018-09-26
  • 粉丝98
  • 关注46
  • 发帖数2243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5-10-04 16:50
葩板神作!凸显出社会现实啊,后母与继女的关系
费德勒 伟大的运动员
回复(0) 喜欢(0)     评分
Rihsa
热带扰动-TCFA
热带扰动-TCFA
  • 注册日期2015-05-26
  • 最后登录2018-08-07
  • 粉丝11
  • 关注2
  • 发帖数55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5-10-04 17:16
斑又一大作!非常Interesting
回复(0) 喜欢(0)     评分
89766666777
强热带风暴
强热带风暴
  • 注册日期2013-12-18
  • 最后登录2018-09-24
  • 粉丝8
  • 关注7
  • 发帖数46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5-10-04 20:32
神作中的神作!!!!
→_→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小范老师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11-03-27
  • 最后登录2018-09-10
  • 粉丝295
  • 关注464
  • 发帖数5333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5-10-04 20:43
zhu兄么么哒~
赞100000000次
总之读完之后有点小难过 因为西太母亲太…(好吧 承认曾住玻璃心了
[小范老师于2015-10-05 21:31编辑了帖子]
うるさくてたまらないんだ...
回复(0) 喜欢(0)     评分
0830
强热带风暴
强热带风暴
  • 注册日期2015-01-30
  • 最后登录2018-09-16
  • 粉丝44
  • 关注128
  • 发帖数623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5-10-05 20:51
神作!!
赞赞赞!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听雨清风
资深会员-热带辐合带
资深会员-热带辐合带
  • 注册日期2009-08-21
  • 最后登录2018-09-22
  • 粉丝138
  • 关注80
  • 发帖数4244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5-10-05 22:39
这是一篇基佬的回顾吗,还是一篇基佬的回顾?
后宫之中,岂有你的位置
回复(1)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