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rina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8-06-23
  • 最后登录2018-10-20
  • 粉丝187
  • 关注34
  • 发帖数15211
  • 来自
阅读:1825回复:1

[2004]醜小鴿的夢-01: 伴我同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1-20 01:49
前言: 這並不是某某頂級颱風的回顧,也不是精煉準繩的環流背景分析,這是一個沒人記起的故事,或許根本沒人在乎,因為他只是一個連平凡也說不上的熱帶氣旋,但每一個熱帶氣旋,即使看似如何平平無奇,也有他們獨特的故事,和人類一樣,每一個熱帶氣旋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熱帶氣旋都有他們的生活,伙伴,想法;這個他沒有名聲,卻有一個天真的夢,他很著緊這個夢,但是他不知道,有一個守護者,一直在他身旁。

        「蔚藍的眼睛,皚白的圓盤……」我一邊觀看人類的天氣報告,一邊揮動旋臂指點江山。美國剛剛把我升級為五級超級颱風,我終於踏上頂峰了!「各位大臣,朕稱霸天下的時機到了!」本王今天相當高興,我要乘勢拿下風王寶座。「弟弟起床啦!現在已經八時了,再不起來就遲到了!」我呆住了,我可是超級颱風啊,誰這樣不敬?「這是誰?竟敢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說話,信不信我砍掉你的弟弟?」我真的憤怒了。「別玩啦,真的要起床啦!」那把聲音再次出現,我實在忍無可忍了,我要把這人揪出來,突然,我全身不由自主地搖動,摔倒在地。我睜大眼睛,才發現自己身處西太遠洋的一團爛雲中,叫我的原來是哥哥。「你真是,整天都在發夢!」他說。

图片:001.png


[圖一: 造夢的小孩]


        苦等四年,我們終於來到西太平洋,這是大展拳腳的機會。雖然是深秋,但這裡是西太平洋,大名鼎鼎的暖池,而且我們身處熱帶輻合帶,這次是不可能失敗的。還有很多時間,我先玩玩遊戲,這個FIFA好像挺好玩,希臘今年嬴了歐國盃,就試試希臘吧,看看能否連世界盃也拿下。

        數日後…

        「豈有此理,很難玩啊,玩了數天還是過不了分組賽啊!」哥哥沒說什麼,只是微笑著。這時,他的雲系已經有系統地旋轉起來,日本準備將他升為熱帶風暴。既然哥哥有所發展,我亦應該不錯吧。我看看自己,竟然還是一堆爛雲。「嗨,小子!」正當我在納悶之際,一陣風從我身後吹過,回頭一望,只見一雙凌厲的眼睛和胖胖的身軀,柔柔的信風圍繞著他筆挺的西裝吹拂。「副高老師,我…」還沒說完,老師就打斷我:「你幾天來,什麼都沒做過,只顧著睡覺和玩遊戲,這樣下去,你不會通過命名考核的。」我還沒來得及回應,遠處就傳來西風槽的冷笑聲:「哈哈哈,你真窩囊,幾天了,連獨立的雲系也發展不出來!」西風槽旁的冷高壓附和著說:「他就是什麼都做不成,呵呵!」

图片:004.png


[圖二: 西風槽的恥笑]


        「他們又嘲笑我了!」我忍不住哭,向哥哥訴苦。「哥哥,西風槽他們笑我發展不成,哥哥快幫助我,讓我發展給他們看。」哥哥很氣憤:「西風槽和冷高壓又這樣嘲笑你,太過分了!」一如既往,我立刻問他有什麼辦法,哥哥就說:「西南氣流!」我又問他:「這是什麼意思?」哥哥解釋道:「我會盡力吸更多西南風到你這邊來,協助你整合。」說時遲那時快,一陣陣濕潤的空氣吹到我身上,不用花多少氣力,就可以把它們彈上高空,一瞬間,對流就覆蓋我的身體了。

图片:005.png


[圖三: 西南風,發射!]


        自西南氣流到訪以來,不知怎的,頭頂一直吹著陣陣清風,雖然它不明來歷,但我挺舒適的,沒所謂吧。這怪風可能幾天前已經在吹,但因為我顧著玩電腦遊戲,所以一直沒有留意。下有暖濕,上有急流,渾身清爽,又是睡覺的時間,我決定先睡一會,反正有水汽供應,醒來就是一個颱風。

        睡不了多久,哥哥就叫醒我:「你這樣不行的,快起來,增強是要靠自己的。」我隨意地回答:「好吧,知道了!」哥哥顯然是不信我,加大聲線說:「你看看你自己,爆來爆去,有進展嗎?你不是說要達成當風王的夢想嗎?你不是新移民,你爸又不是大官,自己不努力是不成的。」我再抬頭,高空仍是陣陣清風,頭頂吹大風,是……,我想起了,這風會把能量吹走的,上課有教過,今次死定了!這次不得不下定決心了。

        我的首要任務是保住對流,穩住了,就能向上發展下去。「咳咳!」我自信地張開口,深深地吸一口水汽,站穩馬步,雙手抓緊對流層頂,準備對抗強烈的高空東風。沒多久,我的行動見效了,對流爆發的範圍稍為擴大,更有轉起來的跡象。我很興奮,對著呂宋的方向大喊:「哥哥,我成功了!」他回過頭來,輕拍我的背:「我們兩兄弟一起努力吧!這條路不容易走的,答應我,無論如何,不要放棄。」我點點頭,毫不猶疑地說:「我,答應你。」

        高空風真的很強啊,幾小時後,我開始疲累。環顧四周,溫暖的海洋包圍著我,還沒有陸地的蹤影,我看時間還多著呢。想到這裡,目光又轉移到遠處的天氣系統,由印度洋的季風槽,到鄂霍次克海的溫帶氣旋,再掃視至密克羅尼西亞的熱帶雲團,我漫無目的地看著,看著四周的雲,一時的動力,已經無影無蹤。

        就這樣,我一直無聊地周圍看,東南西北也看膩了,於是我又再抬起頭,猛然發現我的對流散亂不堪,我再一次下定決心,對自己說:「不能再這樣了。」我自信地張開口,深深地吸一口水汽,站穩馬步,這時候,一盒遊戲光碟漂流到我的眼前,原來是我前幾天的FIFA,其實,玩一會也不過份吧。

图片:006.png


[圖四: 睡一會,一切更美妙]


        過了兩天…

        終於嬴了冠軍,竟然使用中國贏了冠軍,這兩天總算沒有浪費。「呵呵,你先看看你光禿禿的頭頂,還認為這兩天沒有浪費嗎?」遠處又傳來西風槽的譏笑。我舉頭看看,是一片明月,「這……。」我張開口,卻呆住了。

图片:007.png


[圖五: 無言]


        僅存的動力,沒有了;曾經的熱情,熄滅了。現在的我,就如行屍走肉,隨波逐流,緩緩地西飄。這一刻,我只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錯,希望不再在我的腦海存在,因為,這樣的我,不再有任何希望。 「弟弟,弟弟,別忘記你的夢想,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我聽到那把熟悉的聲音。我回答:「不行的,不行的,我對不起你。」哥哥鼓勵著我:「沒關係,你知道解決辦法的,你很能幹的!」

        但是,我真的可以嗎?哥哥知道我的能力,我卻不能肯定我是否可以繼續向前。因為我恐懼,我知道前路,只是我不敢走,路上可能有風切變、目的地的人類或許會討厭我。這條路順暢嗎,我不肯定,所以我不敢踏上去。我甚至害怕路上遇見每一片小島嶼,即使他們不可能吃掉你。因為我誤判,時間,總覺得有很多;機會,總假定會再來;增強,我一直以為可以稍後才處理。然而,引導氣流不會給你多一點時間;雙急流通道的機會不會久留;陸地和南亞高壓不會讓路給你增強。因為我愧疚,我曾信誓旦旦地作出各種承諾,哥哥相信我,信任我,我卻因為自私的恐懼和誤判,一一違背曾經的承諾,辜負了哥哥的期望。「對不起,我真的做不到,對不起。」我哭著說。「不,你沒有對不起我,過去的事不要再想,只需要盡力向前跑,不要再對不起你自己了。」哥哥說罷,就繼續走向菲律賓中部,他的風眼也慢慢閉上了。

        我望向前方,還有千多公里的海洋,這代表機會,最後的轉機。哥哥說得對,我可以做到。現在必須盡快想到辦法!南海開始吹起入秋以來最強的東北季候風,環境只會越來越差,冷空氣的勢力將會繼續侵蝕我們的空間。「噢,我想到辦法了!」原來我後方來了一個高空冷渦,我問他可不可以替我擋住南亞高壓,他以一貫的語氣,冷冷地回答:「還以為你不會問。」幹掉高空東風,下一步就要完善低層輻合,可惜的是,這個季節的選擇並不多,我只能玩火。

图片:008.png



[圖六: 高空雪球?]


        「請問,我可以借你的東北風來用嗎?」我竟然要和冷高壓討價還價。意想不到的是,他願意這樣做,但顯然另有企圖:「你竟然還在垂死掙扎,好吧,就讓我送你一程吧,哈哈,居然來送死。」在東北季候風帶來的氣流匯合,以及有所減弱的高空風下,我的對流不消一天就鞏固在中心附近,雖然已近呂宋,但是發展終於要來了。就在哥哥成功克服南海惡劣的環境,登上二次顛峰之後,日本終於確認我的成果,將我提升為熱帶風暴,代表我正式通過命名考核了。「哥哥,我成功了!」我向著南海高呼。「我一直都說,你一定做得到。」他語調依舊,從容地再說一次這句說話。

        「就一個小日本而已,美國根本不承認你,香港也只是當你熱帶低氣壓。」看來西風槽不太高興,不過,我不再在乎了,我已全力以赴,這樣的承認,那樣的認可,都不重要,只要知道,不要放棄相信,不要埋葬希望,從今天起,窮追不捨,付出所有。

图片:009.png


[圖七: 嬴了,對嗎?]


        「沒完的!」北方西風槽的聲音隨著東北季候風傳到南海,寒氣頓時滲透四周。西風槽真的很不高興:「竟敢利用我的冷空氣,我要你付出代價。」我說:「我準備好了,做你要做的事。」我閉上眼睛。幾秒後,我還在南海。「嘿嘿,你以為我會這麼便宜你,我要你看著你的哥哥被我粉身碎骨!」我曾經聽說過,腐敗者擁有的能力看似無堅不摧,但他們往往會被自己的自大出賣。最強的一波冷空氣已經東去,他瘋得以為憑這些餘燼,就能把南海中南部的熱帶氣旋毀掉嗎?何況,有我攔在中間。

        海面乾燥清涼的東北風開始向我身軀的每個角落發動總攻擊,我無懼地張開口,深深地抽一口又一口涼氣,躺在海面,展開雙臂,擁抱著曾經恐怖的東北季候風。我的對流,隨風消逝;我的環流,逐漸化為東北風,終於要暫別這藍色的星球了。我使盡全力,用盡最後一口氣對位於南方的強烈熱帶風暴說:「下次回來,我一定能夠更上一層樓,無論有多困難,我們也會一起登上高峰。」

图片:010.png


[圖八: 不要怕,信李得救?!]


        「大約七年後會再回來的,別像生離死別一樣哭哭啼啼吧,他過幾天也會回家嘛!快上車吧。」湯馬士車長從不遲到,接我回去的列車來到南海。雖說約七年後會再來,但總有點不捨,無論如何,我登上列車。

        「幾天後在家再見。」我在門前向哥哥大喊。「再見…」哥哥欲言又止:「你知道嗎?其實你已經不需要我的幫助,你自己一個也可以登上高峰。」這刻,車門關上,列車隨即開出,向熱帶氣旋國度前進。究竟剛才哥哥在說什麼呢?想了一會,我抬頭一看,已經看不見地球,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車站,只見這裡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列車繼續全速前進,沒有停下來。

图片:011.png


[圖九: 乘車回家,真的能回去?]
[katrina于2016-01-20 01:57编辑了帖子]
12条评分, 威望 +40 贡献值 +12 金钱 +4 好评度 +4
  • fjfartm
    威望 +10
    优秀帖
    2016-01-25 10:48
  • beta
    威望 5
    精华帖
    2016-01-20 22:52
  • 风王2012
    贡献值 2
    图赞
    2016-01-20 16:13
  • 风王2012
    威望 10
    图赞
    2016-01-20 16:13
  • TenbeensWu
    金钱 +3
    我到底看了尛wwwwwwww
    2016-01-20 15:21
  • lfs20052005
    威望 5
    來自我國走出去東北季風啊...還是不說了
    2016-01-20 13:10
  • zhu
    贡献值 +5
    2016-01-20 12:48
  • 拉姆爱推销
    好评度 +3
    优秀帖
    2016-01-20 12:37
  • 拉姆爱推销
    金钱 +1
    优秀帖
    2016-01-20 12:37
  • Luigi728
    贡献值 +5
    圖片好搞笑XD
    2016-01-20 07:55
喜欢2 评分12

最新喜欢:

betabeta 禾愛糖禾愛糖
We shall meet in the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darkness.
meow
世纪风王
世纪风王
  • 注册日期2011-09-08
  • 最后登录2018-10-21
  • 粉丝452
  • 关注38
  • 发帖数17796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6-01-23 23:54
苗伯大战李+x
Meow, a sex-starved pussy, gets aroused when everyone at the pool stares at her white and soaked up swimsuit turning see-through and exposing her tempting body.
回复(0) 喜欢(0)     评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