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阅读:2251回复:20

[2015]【参赛回顾】元夜——以蔷琵的视角怀念巨爵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5-09 12:37
巅峰和路径镇。
13条评分, 威望 +48 金钱 +26 好评度 +15 贡献值 +5
  • 地狱守护神
    威望 +5
    角度新颖,内容生动。
    2016-05-15 23:51
  • 桑美和伊欧凯
    威望 +8
    创新的回顾
    2016-05-14 16:41
  • 桑美和伊欧凯
    金钱 +8
    创新的回顾
    2016-05-14 16:41
  • 听雨清风
    威望 +5
    如新月清晖,如花树堆雪
    2016-05-12 21:08
  • 颱風巨爵
    好评度 5
    巨爵表達感謝之意
    2016-05-09 22:38
  • TenbeensWu
    金钱 +8
    彥作大推
    2016-05-09 21:41
  • 贝碧嘉
    好评度 +5
    烟雨江南,诗词才女
    2016-05-09 19:49
  • 世纪超新星
    威望 10
    云图太小了= =
    2016-05-09 17:09
  • zhu
    威望 +10
    真好
    2016-05-09 15:21
  • Luigi728
    贡献值 +5
    很美麗的回顧
    2016-05-09 13:23
喜欢10 评分13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6-05-09 12:41
()

元夜。
花灯肆无忌惮,华夏九州尽数着了琉璃样的色泽。光华流转得耀目透心,强行将未远的旧年留的伤傅了一层粉。冰封的北国自是剔透,而那南方,比相思子更南方的南方,这无边灯火无边夜色下,这千人万人眉梢眼角的月轮边,一盏青铜作骨冰绡作面的灯,剔透胜了那冰雪十二分。
明灭间,硬生生将半暗处少女的面容渲得苍白。手指划过绡面,竟似比那绡还单薄了几许,更是显得那双幽幽盈满水雾的的眸子十二分的诡异。
若得与君共明月,再不错付此间情。
“哥哥……
迷茫的,期许的一丝干净单纯一如蔷琵花的苦笑。
式微,式微,胡不归?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6-05-09 12:44
(二)

有花唤双生,生同枝梗死同根。
08C的背影,逐渐同洋雾般稀薄了。日光浮动,海上的终章一发的潋滟和眷恋。
不多时,92W苏醒。20151014日,红玉般的蔷琵花在13.4N158.6E处吐蕊。不是天上绛珠草,却偏生要历这还泪劫。
人间有十诫,第一最好不相见。
而我,方有了视野,便看见了你。15.9N137.7E,是除去蓝外,天地间唯一的着色点。
长袍似暗处柳色,碎发似机上织锦。双眼轻轻垂下,睫毛柔柔覆上,一张面容分明是平常,却是我初次遇见的同类。
你在远处对我施以礼节性的一笑,明明在风切里显得狼狈,却仿佛暖了整个海。30摄氏度的水汽蒸腾了我的心,给了我向西追寻的勇气。
初涉世事的我不知,这浅淡一笑,背后是高层东风锁着你的极向流出,是你昨日努力整合的结构重新开始松散,是你守着底层狭长不稳定的中心,是你衣衫凌乱的身体暴露在风里的疼痛与恐惧。风切肆虐你修长的脖颈和凹凸的锁骨,水珠流动,它几乎要将你撕裂了。
我分明有些疼,却不知是为身,为心,还是为你。
好在碧波之上,水汽足够充足氤氲,你我看不见彼此的神情。就当作,彼此相对而笑。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6-05-09 12:51
(三)

助秋风雨来何速,惊觉秋窗秋梦绿。
你西行的速度如此快,而我,不会一日千里,亦无甲马缚足神行。
海雾还是迷迷蒙蒙,在那纱帘之后,你的中心涌起一片厚实的云海,底层也在你咬紧的牙关下得到了修复。水汽源源不绝,你比初见更加英挺。不够倾城绝世,却也已让人一见生情,再顾忘情。
“强热带风暴”,他们如是称呼你。
风切眯着金蟒般的细瞳,将十指微松。你在夹缝中见了一丝可贵的光。
你翻卷涌动,隐隐有了些气魄。
副高的引导让你走得益发快了,却又似在逃避什么。我么?
风切不恋战,水汽不断。你的身边已无过多荆棘需斩。
若你坐上那风王之位,是否过于秀气和青涩了?我失声一笑,脸却在过高的SST里有点发热。不过,真的到了你锦服加身,君临西太之时,宝座上傲视群台的你,自会有那一种帝王之气吧。
到时,又是谁人珠玉在侧,红袖添香?
正自失神,身后忽然袭来一种莫名的压迫。
心被恐惧攥紧,下一秒,身子却已挡在高压区前。
你不要回头,走你想走的路,身后的枪也好剑也好,挡得住的我自会为你挡。
你完善流出,整合云系。你没有回头,我亦没有失落。
成大业者,自需宠辱不惊,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十月的西太诡异到诡谲,副高与西风暧昧不清的纠缠总也不愿草草收场。可你面对这活色声香的戏码却使眼皮都懒待抬。15日晨间,你似乎长睫微动,头来却是依旧安详地合着双眼。
15日晚,你在15.5E,129.0N处与我望同一轮月。你于今日走了六个经度,并不断增强,拥有“台风”的名号,也顺理成章。海温热,月清冷,奇异地交揉在一起,映出你侧脸清晰的轮廓。
此刻,我们当是一处海,两种心肠。你自然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而我,则是“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海上月色浮动交织。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6-05-09 12:54
()

在你变化的同时,我又何尝不是?
哪一朵花不爱临水照影?水面荡漾着我的影子日益秀美,洋红的衣裙宛如一朵旋转的蔷琵花。可抬头望一眼你,我又会感觉自己卑微如尘埃。
胡乱思考间,耳边恍然重现初遇时你说过的话。
你说东瀛是你的故乡,你说神州东南山明水秀,你说热带岛国绮丽旖旎,你说,最难得悠闲。我笑着,只是笑着看着你脸上那一抹温润,看着你颤动的眼睫,看着你开启后又闭合的双唇,我又何尝看不出你心底的犹豫?
气压带,风带,险象环生,西太这个棋盘,身不由己,步步皆是险棋。我怕你会输了全盘。
时间为你做了决定。
“台风”巨爵,离吕宋岛仅有六百千米
这时你已不再如此之快,可你依旧闭着眼,长睫覆盖了眼睑,透出平稳的慵倦。
风速80节,这还在提升的汹涌心意是给谁?
副高的引导气流并未减弱。
16日的晚霞已经铺红了江面,我和你就如同这一片猩红上唯一干净的两点。
只是,回想方知,你也将染上这骇人的红了。
谁曾想过,但破楼兰君不还?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6-05-09 12:57
                                           (五)
万种风情,悉堆眼角。
你睁开眼。
我只有将心压得再低些,一直压低,才不至于失控。
褐色瞳仁。它流转着,还有些迷茫。那温润中透着些无助的眼神让我怔了怔。
旋即因痛苦而紧闭。
又睁开。
不断修复构造,终有那么一瞬间澄澈清明。隔水而望,我恍惚间看见那张清秀面容上的意气风发。你的袍子在风里猎猎做声,翻卷出云雨海浪,那一瞬,我初次遇见如此强大具有掠夺性的不可方物的美。
超强台风,巨爵。
[彦彦彦子于2016-05-09 13:00编辑了帖子]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6-05-09 13:03
(六)

几回魂梦与君同,只恐相逢是梦中。
你接近那个小小的海岛了。那个多时后依旧在梦魇里遇见的海岛。
梦里你被鞍形场牢牢压制,手腕,脚踝处的枷锁几乎要陷进你的皮肤。你的手指在桎梏里不断攥紧又松开,渐渐关节开始发白,原本好看的指尖掐得有些泛青。偏生又撞上那山脉,使得你的腰几乎是被扭转了过来。线条分明的肌肉如绷到最紧的弦,似乎铮铮有声,且将断未断。撕拉锁骨的疼痛在上,下半身又是地形剧烈的摩擦。血液渗出洇开,透明的血,却让山水树木都狰狞赤红,此后,也赤红了无数个六年。
梦是错乱的,眼前地狱般的场景,却配上你嗓音水一般的念白。
“陆地干燥逼人,山脉高耸粗糙温度不好水汽又不足,还百般遭人唾骂,不留神点,可能下一次就没有下一次了。若是还没想好,就哪儿也别去了,在这海上过一世,清清静静也挺好。”
说这话时副高和西风的争夺已经让你不得动弹,你合上了眼,无助如孩童却镇定如青铜。
而我,眼睁睁看着你被拉扯虐待,看着你的血在岛内恣肆,看着人流离兽失所,良田千顷一招为弃土,房屋千幢一夕为瓦砾,看着你身体里的清澈被土搅泛得污浊不堪,看着手里殷红的蔷琵花零落飘散,在海上红成一点一点,如血泪惊心,如打碎南国相思子,寸寸相思寸寸灰。
凭着惯性和引导气流的拉扯西行,每一步如在利刃上前进,带着血和泪整合。
切离的深层对流,与前几日一比,方知何谓刻骨铭心。
20151018日之后,我每一次长睡或是假寐,终了都是被这个梦惊醒。梦回,遍体生寒,历历在目。
拭去冷汗,理理鬓角濡湿的长发,我安慰自己是梦罢了,你现在依旧好好的。起码是现在。
130kt925hpa,是你留下的最后一次巅峰。
“五十一人……”喃喃自语,微不可闻。
[彦彦彦子于2016-05-09 13:17编辑了帖子]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6-05-09 13:07
(七)

台风强度出海,身支离,心破碎,巅峰六小时,北天星斗欲坠。海温水汽不敌风切,冷的透明的血染了热的湛蓝的海。融合,再分不清彼此。
20日晨,东经120.7度,北纬12.9度。
你没力气再回头看我一眼了。我却庆幸。现在是我最美的时刻,可我希望我在你心里留下的回忆,只是那个跟着你崇拜你的孩子。
风切肆虐,我又因西行,无力阻挡西伸的高压区。
西南引导气流出现,你北上东行,向我靠近。
可你走前又看了我一眼。人类对你的关注停止在21日,你却最后又拼上了性命,在硫磺岛附近,灰飞烟灭。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6-05-09 13:11
(八)

元宵节。
我收到了你的手札。泛着黄的字迹,泛着古的纸张。似是早已写就,今日方送出。
你说你知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只劝我并非为伊消得人憔悴。
原来这些天,你心如明镜,只是不愿回应。
凭栏远眺,月上柳梢,谁会此意?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自思忖,越发没意思。风声入耳却是夹了几句人语窃窃,非是软玉温香,竟如平地惊雷。
“巨爵,怕是要除名了。”
除名,再不经世事的台风也知。
作恶多端,自当万劫不复。我不由不信。却温言安慰自己,这棋局未定。也许就一着覆了这乾坤呢。
就是这么可悲,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个总是带着犹疑的你,最后关头倒真是狂了一回。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彦彦彦子
台风
台风
  • 注册日期2015-12-27
  • 最后登录2016-07-02
  • 粉丝7
  • 关注3
  • 发帖数25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6-05-09 13:12
(九)

20151227 日。
月下,巨爵执笔。身体明明如风中烛霜下叶,却可笑地。总有点什么挂念他想告诉蔷琵,他原本打算与世无争,不开眼,不登陆,转念却是为了蔷琵。哥哥不做个好的样子,比妹妹还弱,哪里有半点像兄长呢?
又想起那天生灵涂炭的吕宋岛,若有所思。不多时,废稿已重重叠叠。
最后的信纸上,留下短短几个字。
“我知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只劝你为我不消得人憔悴。”
(十)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蔷琵把手里的花灯抱得更紧了,似是要用那摇曳跳动的半点烛火暖自己单薄的身子。元夜,温柔的月色让她回忆起初遇那个有月亮的海上的夜晚。那时一切都没发生,朦胧美好一如手里的灯。还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那我就等吧。星河璀璨,只是北天的巨爵座是那么幽暗,幽暗到没有人看得清楚。
团圆啊没有你,我和谁去团圆呢?
灯一盏一盏暗了,只有一盏灯,青铜作骨,冰绡作面,在深夜的暗里兀自亮着,像一滴将坠未坠,明明灭灭的泪。
没有人知道它会亮到几时。
觉得每一个台风都有被爱的权利。强也好弱也罢,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感谢第一次遇见的你,即便平凡到淹没在时间里。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