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阅读:6899回复:375

[寰宇地理]世界著名雪山巡礼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6-15 20:43
这个帖子主要不定期搜集一些世界著名雪山的图片和资料简要介绍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23 19:55编辑了帖子]
喜欢3 评分0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7-06-15 20:56
1.珠穆朗玛峰/萨加玛塔峰/Mount Everest,位于中国西 藏自治区定日县与尼泊尔萨加玛塔地区索伦昆布区交界,海拔8844米,世界第一高峰,中国最高峰,尼泊尔最高峰,地形突起度世界第一,1953年新西兰登山家Edmund Hillary首次从南坡登顶,1960年中国登山队首次从北坡登顶,1980年波兰登山家Leszek Cichy和Krzysztof Wielicki实现首次冬季登顶,截止2016年已经有4469人成功登顶,是登顶人数最多的8000米级山峰,282人死亡,登顶死亡率6.3%,难度和死亡率在8000米级雪山中属于偏低水平,商业攀登活动最多.2014年4月18日珠峰南坡昆布冰川发生雪崩,造成16人死亡,2015年4月25日珠峰南坡受尼泊尔7.8级大地震波及再次发生雪崩掩埋南坡大本营,造成22人死亡,为珠峰攀登史上最大山难,也是世界登山史上第二大山难,2015年成为自1975年以来首个无人登顶珠峰的年份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27 21:00编辑了帖子]

图片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7-06-15 21:08
2.乔戈里峰/K2,位于中国新 疆塔什库尔干县与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交界,海拔8611米,世界第二高峰,巴基斯坦第一高峰,喀喇昆仑山脉第一高峰,最北的一座8000米级雪山,1954年由意大利登山家Achille Compagnoni和Lino Lacedelli首次登顶,迄今无人实现冬季登顶,由于气候恶劣,大本营进山路途遥远困难,登山路线困难垂直上升大,攀登难度远高于珠峰,截止2016年仅有355人实现登顶,其中82人死亡,死亡率高达23.2%,为8000米级雪山中第二高,除了极少数欧美团队,几乎没有商业攀登活动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8 11:53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3楼#
发布于:2017-06-15 21:33
3.干城章嘉峰/Kangchenjunga,位于印度锡金邦和尼泊尔Mechi地区交界,海拔8586米,世界第三高峰,印度第一高峰,最南的8000米级雪山,1955年由英国登山家Joe Brown和George Band首次登顶,1986年波兰登山家Jerzy Kukuczka和Krzysztof Wielicki完成首次冬季攀登,截止2016年总计284人登顶,其中43人死亡,登顶死亡率15.1%,在8000米级山峰中死亡率属于中等水平,由于地处偏远,大本营接近困难,雪崩风险较大,登顶难度整体较大,攀登路线漫长,被视为攀登路线最长的8000米级雪山,商业攀登活动较少,完成登顶的总人数甚至少于K2,在8000米级雪山中仅仅多于安纳普尔纳峰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8 11:54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4楼#
发布于:2017-06-16 20:37
4.洛子峰/Lhotse,位于中国西 藏与尼泊尔昆布区交界,海拔8516米,世界第四高峰,1956年由瑞士登山家Fritz Luchsinger和Ernst Reiss完成首次登顶,1988年由波兰登山家Krzysztof Wielicki完成首次冬季登顶,截止2016年登顶成功525人,其中14人死亡,登顶死亡率2.7%,在8000米级山峰中属于较低水平,在8000米级山峰中难度不高,攀登路线与珠峰重合较多,在C4营地以后分开,商业攀登活动较少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6 20:50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5楼#
发布于:2017-06-16 20:48
5.马卡鲁峰Makalu,位于中国西 藏与尼泊尔昆布区交界,海拔8462米(一说8485米),世界第五高峰,最东的8000米级雪山,1955年由法国登山家Lionel Terray和Jean Couzy完成首次登顶,2009年由意大利登山家Simone Moro和Kazakh Denis完成首次冬季登顶,是最后一座完成冬季登顶尼泊尔8000米雪山,由于山脊陡峭,大本营接近困难,登顶难度较大,截止2016年总计377完成登顶,其中39人死亡,登顶死亡率10.3%,商业攀登活动较少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8 11:55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6楼#
发布于:2017-06-16 20:59
6.卓奥友峰/Cho Oyu,位于中国和尼泊尔交界,海拔8201米(一说8188米),1954年由奥地利登山家Herbert Tichy和Joseph J?chler完成首次登顶,1985年由波兰登山家Maciej Berbeka和Maciej Pawlikowski完成首次冬季登顶,大本营可以直接坐车抵达,攀登路线简单风险低,被视为最简单的8000米级雪山,截止2016年总计3171人完成登顶,其中49人死亡,登顶死亡率仅为1.6%,为8000米级雪山中最低的,商业攀登活跃,登顶人数在8000米级雪山中仅次于珠峰.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6 21:00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7楼#
发布于:2017-06-16 21:40
7.道拉吉里I峰/Dhaulagiri I,位于尼泊尔中部,海拔8167米,世界第七高峰,完全位于尼泊尔境内的最高峰,也是世界上完全位于一个国家境内的最高峰,1960年由奥地利登山家Kurt Diemberger和A.Schelbert完成首次登顶,1985年由波兰登山家Jerzy Kukuczka和Andrzej Czok完成首次冬季登顶,大本营较难到达,攀登路线有一定技术要求,在8000米级雪山中整体难度和死亡率属于中等偏上,截止2016年448人完成登顶,其中69人死亡,登顶死亡率15.4%,商业攀登较少涉及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7 07:21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8楼#
发布于:2017-06-17 06:50
8.玛纳斯鲁峰/Manaslu,位于尼泊尔甘达基专区,海拔8156米(一说8163米),世界第八高峰,1956年由日本登山家Toshio Imanishi和Gyaltsen Norbu完成首次登顶,1984年由波兰登山家Maciej Berbeka和Ryszard Gajewski完成首次冬季登顶,玛纳斯鲁峰存在一定的雪崩风险,接近顶峰区域需要较高技术攀登,截止2016年总计1101人完成登顶,其中68人死亡,登顶死亡率6.2%,商业攀登较为活跃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7 07:07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企业号航母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论坛版主-副热带高压
  • 注册日期2009-02-07
  • 最后登录2018-07-19
  • 粉丝360
  • 关注333
  • 发帖数87022
  • 来自
9楼#
发布于:2017-06-17 07:02
9.南迦帕尔巴特峰/Nanga Parbat,位于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海拔8126米,世界第九高峰,喀喇昆仑山脉第二高峰,也是完全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第一高峰,唯一一座完全位于巴基斯坦境内的8000米级雪山,最西的8000米级雪山,1953年由奥地利登山家Hermann Buhl完成首次登顶,2016年由意大利登山家Simone Moro和Alex Txicon完成首次冬季登顶,是最后完成冬季登顶的8000米级雪山(除了尚未完成冬季登顶的K2),气候寒冷恶劣,攀登路线复杂,山的南面是世界上最长的大岩壁-近5000米长的鲁帕尔岩壁,整体攀登难度极大,截止2016年总计335人登顶,其中68人死亡,登顶死亡率20.3%,在8000米级山峰中仅次于安纳普尔纳峰和K2,商业攀登活动极少.2013年6月23日巴基斯坦塔利班袭击南迦帕尔巴特大本营,造成10名外国登山者和1名巴基斯坦向导死亡,为世界登山史上首次类似事件
[企业号航母于2017-06-18 11:56编辑了帖子]
有兀自生死的血色纱 仍轻柔,晕染着,你的发。 惯看每缕人间的烟花, 湮灭成,盈满双眼的沙。 流年中的石桥渐风化, 你目送,那痴缠,与无瑕。 黯淡或是天真的目光, 千万遍,勾勒你的伤疤。 你曾痴狂,你曾挣扎, 都不过是,故纸堆中的一划。 一寸流光,一寸黄粱, 千年描画。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一段纷繁遥远的韶华, 凝铸成,指下血,心口砂。 那些来去匆匆的脸庞, 从未曾,知晓你的过往。 当这岁月,试图麻木你脸颊。 一声叹惋,一声唾骂, 无需作答。 千年前你曾跪向黄昏中的雪, 祈求将彻骨相思夭折成决绝。 泪水模糊千山上皎皎明月, 而今恍惚隔世后无缘再见。 千年后你见证多少生死离别, 将每双熟悉的眼洗涤得无邪。 他曾为某人某事抛下一切, 只因最后有你把所有绝望终结。 黄泉外仍有明月, 曾洒落在你眸间。 而如今无垠血色千万次开谢, 昏沉雾霭中有萤火杳杳明灭。 你将自己囚禁于人世边沿, 只为祭奠当年的无悔无怨。 这里是所有疲惫遗憾的终点, 每个旅人的悲伤都与你重叠, 你看过无数双死灰般的眼, 才将那些爱恨埋入这黄泉永夜。 有容颜,铭刻于你的骨血, 此生已无从忘却。
回复(0) 喜欢(0)     评分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