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蜜Jangmi
强热带风暴
强热带风暴
  • 注册日期2015-08-08
  • 最后登录2018-07-12
  • 粉丝8
  • 关注7
  • 发帖数31
  • 来自
阅读:259回复:1

[2016]致●梅姬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7-11 22:03
2016/9/23~2016/9/29

請允許我用文字懷念妳。

Megi


        九月,一個夏秋交接的炎熱之際,東風波蠢蠢欲動,氣流扭曲成一個上半圓,妳的起點,等待下半圓去圓一個生命的夢。跨赤道氣流承接,完整的胚胎安睡在西北太平洋。海的波浪輕輕搖曳,最終隨著妳不安穩的心跳一陣陣翻騰。不安穩,命運初始就坎坷垂危,連最重要的心臟都長不好定不下,多中心混戰,老J都束手無策地搖搖頭,說找不到妳的中心。
 
         一個人類也許要花好幾十年才會明白,這世界不公平得理所當然,但妳一早就知道。在妳剛有意識時,也已習慣混亂的身軀。
 
         九月二十三號,熟悉的名子迴盪在風迷們耳邊,那是二零一零年的深秋女神,我看過她的回顧,在她的自述裡淚流滿面。1617 Megi,一個牽動無數風迷的名子,六年前深秋共伴效應的女神,以不一樣的姿態又出現了。

        颱風看似巨大,卻只是整個大對流層中的一個嬌小過客,他們的命運從來都由不得他們自己,但細心的風迷仍能窺探他們自身付出的努力,彷彿一種不言而喻的生命力。而妳的命運是甚麼?妳不是泰培,突破不了那堵名為副高的牆,未來的箭頭指向福爾摩沙,莫蘭地走過的軌跡,所有氣象機構一致認定。
穩穩步伐之上,是多次努力卻得到痛苦和淚水當作回報的身影,我看到妳在眼牆置換,一次又一次,甚至形成了多眼牆。


图片:131313464646.jpg




图片:megi1.png







!親愛的!



我不是颱風,也無法掀開雲蓋去直搗妳內心,可是我幾乎可以想像妳苦楚的側臉。那也像一面明鏡,我從你看到我自己。颱風與人神似,也許在某一時空我們共享一份情感...當你知道你明明生於東風卻體質敗壞時,那種極相似的無能為力,我又何嘗不是?為此,妳已在這低潮時分占據我全部。


        起初有人說妳是水貨,當然現在也有。我不愛和人爭吵,可此刻我只想叫他們閉嘴。妳不是那種天之驕子亦或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可是...

图片:megi2.jpg





在火燒雲泛紅壟罩台灣傍晚,我想大聲告白,妳是那麼的美,妳努力的樣子讓我頓時拋開圓潤至上的審美觀,那不是一個精巧圓潤的眼,可它是那麼令人珍惜,那麼有說服力,我隔著螢幕恍惚感覺到妳為了那個眼有多麼使力,而那股力重擊我以及其他為妳喝采的風迷內心。


群組裡有風迷說他快看哭了,我不好意思地說,噢,我也是。


有人說,她已經很努力了,別怪她眼不夠圓,她很美了。


我只是感動地快打不了字。



图片:megi3.jpg






      嘿!妳知道嗎?

妳的一切是那麼美。





────────────────



醒來的時候我躺在海邊。





時間,不明;地點,好像在花蓮。





我轉頭,身旁坐了個白衣女子,小麥膚色,蓬蓬的妹妹頭劉海,在意衣裝的我仔細打量她的穿著,寬鬆七分袖、寬領子、束腰、白長裙。那不是普通的白,它白的若隱若現,像雲一樣,挺清秀的,如果你送我一件這樣的衣服我也會高興,因為我喜歡雲的純潔和靈氣。


女子側臉對著我,呆呆望著大海,那表情我見過,電影裡的遊子想家時,就是這個表情。她雙手抱膝,我順著她手臂露出光滑的皮膚看,驚覺滿是傷痕,甚至還有繃帶,天哪!妳都經歷了些甚麼!





從口袋裡摸出手機,幸好還沒壞,時間顯示在9/30,大概可以猜出這女孩是誰了。我欲言又止,和人類的交友方式不知道能不能用在她身上。我試著輕輕戳她,她的皮膚很軟,很溫暖,戳起來很舒服。





“妳好” 我小心翼翼說


“妳好” 她羞澀地答道





她的聲音不粗不細,不特吸引人,但很親民,聽著舒服。





“妳怎麼會來這裡?”


“哦...我在等妳醒來”


“诶?!”





她稍看我一眼,又害羞地縮回眼神,而我一臉驚訝。


她在等我醒來?!





“那個...方便告訴我事情的經過嗎...?”


“昨天傍晚,我看到妳倒在這附近。雖然不知這是哪裡,但我認得那片海,就乾脆把妳帶來這休息。”


“噢!這裡是花蓮,台灣東部的一個地名。”


我笑了笑,望向大海


“那是妳的家鄉吧”





西北太平洋的海浪一波波前進又褪去,像在呼喚誰快回家。





“妳都受傷了,讓我看看吧”





本想湊過去看,突然一震溫熱環住我的手腕,我確定那不是人類的手的觸感,我無法形容,很溫暖,很輕盈,水氣凝結在我皮膚上。





“妳懂氣象,對嗎?”





是她輕輕握住了我手腕,眼裡閃爍誠懇,還有一點淚光。





“略知一二”





像反射動作般,我把空著的另一隻手,輕輕撫上她受傷的臉頰。





“這是眼牆置換時弄傷的對嗎?”





聽到這句話,眼前的人兒頓時淚如雨下,看上去那麼無助...我幾乎可以想像當她以及其他前輩們在垂直風切、乾空氣甚至西風的折磨下,那痛心疾首的畫面。


哭吧!在我面前妳可以毫不忌諱地哭,因為我不是不懂氣象的凡夫俗子,妳哭吧!


流淚吧!我不是生來聰明的人類,一如妳不是對流層裡的天之驕子...妳曾辛苦地整合妳那比一般颱風要大許多的環流,妳曾忍受多個中心在體內翻騰廝殺的疼痛欲裂,我都知道。





我不敢說話,怕自己哽噎。





“在妳登陸之前,妳的眼牆置換成功了”





許久沒有笑過的我,在一個不是人類的女孩面前發自內心微笑了。


感覺像重新學會「希望」二字如何寫。





我小心翼翼扶正她髮上歪掉的白色小花。





“我不管那眼圓不圓,妳的付出就是典範,是妳芙蓉妹妹的典範,是後輩的典範。”


芙蓉和她不一樣,她生在東風波,芙蓉生在季風低壓。我想要是芙蓉知道她有個這麼堅強的姊姊,也會驕傲而感到殊榮吧。





她邊哭邊笑,我說你可別哭了吧,妳又不是人類,在陸地上哭成這樣,哭乾了可怎麼辦。





“哦對了,我還沒告訴妳妳昏迷的時候,嘴裡一直喊著一個字”


“甚麼字?”


“莫”


“噢,是他啊”我輕輕笑了笑。


“是妳的愛人嗎?”


“愛人嗎...這麼說有點奇怪,但也不能否認吧。他是妳前輩哦”





“我的前輩?!我們這有好多莫字頭的”





“好像也是”


我不打算說出他是誰,那又是一段很長的故事了。





“很高興認識妳,我不久就會歸去”





她緩緩起身,面相一望無垠的西北太平洋,她的家鄉,她有記憶以來的全部。
我不明白她如何歸去,只是祝福她。
親愛的梅姬,化作一陣清風回到妳的家鄉吧!不論是六年前的風姿綽約還是今日的堅忍不拔,妳永遠是我記憶猶新的過客。海浪拍打,遍體麟傷的梅姬就在我身旁,站在她自己登陸的地方,想念著高溫的海水層,想念著她的芙蓉妹妹。





“再見”





“再見”









[薔蜜Jangmi于2018-07-12 16:39编辑了帖子]
1条评分, 金钱 +8
  • TenbeensWu
    金钱 +8
    我想我也看哭了......
    07-12 18:45
喜欢0 评分1
美夢的開端 莫名的動聽 啊 綠寶石與薔薇花啊!
薔蜜Jangmi
强热带风暴
强热带风暴
  • 注册日期2015-08-08
  • 最后登录2018-07-12
  • 粉丝8
  • 关注7
  • 发帖数31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8-07-12 13:37


更完了


大概就這樣吧。


總之就是一點隨筆,覺得氣旋的一生有時能夠反映人們的生活處境,你去觀察,保不定能帶給你些啟發或慰藉。

[薔蜜Jangmi于2018-07-12 16:20编辑了帖子]
美夢的開端 莫名的動聽 啊 綠寶石與薔薇花啊!
回复(0) 喜欢(0)     评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