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ar
超强台风
超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4-08-12
  • 最后登录2018-12-14
  • 粉丝72
  • 关注37
  • 发帖数3169
  • 来自
阅读:376回复:2

[翻译请求]海燕在塔克洛班(Icyclone莱特岛调查报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11-23 19:18
这是前几天我闲的没事干的时候随手翻译的一篇调查报告,因为个人水平有限加之时间限制,文中翻译肯定存在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海燕在塔克洛班
Icyclone

目录
简介
1.1 目的
1.2背景/范围

莱特岛(实地调查)
2.1 雷达路径
2.2 风眼(中心)
     2.2.1 调研
     2.2.2 分析及发现
2.3风毁、半径
     2.3.1 调研
     2.3.2 分析及发现

塔克洛班市(数据)
3.1 位置
3.2 时间表
3.3 气压
     3.3.1 调研
     3.3.2 分析及发现
3.4
     3.4.1 市区
     3.4.2 塔克洛班地区(包括相邻的san jose)
     3.4.3 机场
3.5 风暴潮
     3.5.1 调研
     3.5.2 分析及发现

结论
附录
5.1 采访风眼目击者的记录
5.2 破坏等级样例
5.3 风毁分布图
5.4 风毁照片
5.5 登陆雷达图像
5.6 塔克洛班潮汐表

1.简介
        2013年11月8日早上,超强台风海燕(菲律宾名称YOLANDA)袭击了菲律宾的东米沙鄢地区。
       黎明前的黑暗中,台风首先擦过萨马岛的南部沿海,之后在拂晓时分来到了莱特岛的沿海。这个地区的首府塔克洛班市(人口22.1万人)就处在与风暴相接的前沿线上,经受着距离仅仅14英里外风暴核心区的直接冲击。
       海燕在登陆时极其猛烈——达到了五级飓风的标准。人口众多的塔克洛班市于是成为自1979年飓风David袭击的圣多明各、多米尼加以来第一个被如此强烈的风暴正面袭击的人口重镇。
     风暴给这里带来的影响很难用语言形容,巨大的破坏、估计6000至一万以上的死亡人数让海燕成为了19世纪以来影响菲律宾的最致命台风。

1.1 目标
       海燕袭击了世界上一个未被飞机侦察实测覆盖的地区。台风登陆区域仅有很稀疏的测站—例如塔克洛班机场站—提供了关于这场灾难稀少、且不完整的数据;而最近的雷达站宿务距离登陆点约有80英里、距离塔克洛班市超过85英里。台风受灾区域大多人口稀少,许多居民生活在贫困的小村庄中。
       考虑到这一切,我们仍在尝试了解台风直接影响的区域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是受台风核心直接冲击的莱特岛海岸。
       这份报告试图增进人们对台风在天气方面给莱特岛所带来影响的了解。
1.2 背景及范围
       台风影响期间,作者正在塔克洛班搜集数据、记录实时录像,并进行详细观测。作者在2014年2月底和3月初返回该地,对风暴给莱特岛和萨马岛带来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台风过后的这两次考察构成了这遍报告的基础。
       尽管如此,这遍报告并不完全。它只是记录了作者在萨马岛、莱特岛两次考察中所能搜集到的数据和信息。
       作者希望各方面研究超强台风海燕的工作可以从报告中发现并获得有用的帮助,这将是对这场历史性风暴的一个有益补充。

2.莱特岛(实地调查)
       超强台风海燕在菲律宾当地时间7:00前沿西北西方向移动穿越了莱特湾,并且影响了萨马岛的部分地区。登陆前后,台风移动迅速,估计移动速度超过了20节。机构评估登陆时台风的最大持续风速在140KT—170KT(JTWC)之间(日本气象厅10分钟平均风速125KT),日本气象厅评估的中心最低气压为895hpa

下面是海燕在莱特岛登陆的一张地图,每个图示都有相关制作的介绍。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19 20.33.16.png


图片2:海燕莱特登陆的地图(在这篇文章中都以登陆地图的名称出现)

2.1 雷达路径
       源自PAGASA宿务雷达的图像中,台风的中心位置(绿色的小圆圈)代表了风眼的几何中心。这些中心位置可以用来重建风暴的路径。
      海燕前进的过程中主要朝西北西方向移动,但需要注意的是,当其穿越海滨时中心几乎是平西移动的。
      雷达中心在菲律宾当地时间早上7:05前后于北纬11.03度、东经125.04的地方登陆。这个位置(地图上用绿圈中X标示)在:

        · TOLOSA市区以南1.8英里、塔克洛班市区以南12.6英里


2.2 风眼(及中心)
     大的灰色圆圈代表登陆时风眼的大小及大致位置,这是通过采访目击者得出的。

2.2.1 方法
       莱特岛海岸附近城镇的居民接受了采访。目的:确定台风眼的位置和大小。
      访谈对象超过40人,分布在以下城镇(从北到南):
01、塔克洛班市
02Palo
03San Joaquin
04Tanauan
05Tolosa
06San Jose
07Dulag
08Mayorga
09MacArthur
10Abuyog
      受访者都在每个城镇的繁忙的市场区域和市民中心。(这些区域的主要居民—几乎所有社会经济水平的人都有一定的英语基础,但还是有一名翻译在场书面记录)
      意愿主体被要求核实自己在风暴期间所处的位置,然后描述发生了什么。虽然所有的细节都非常有趣,但每次采访的主要目的都是为了了解意愿主体在风暴中是否经历了有所平静或者完全平静的状况。
      几乎所有的研究对象都经历过一场猛烈的、致命的台风,这就意味着采访具有一定的敏感性,他们在暴风雨中基本上都感到极度恐惧。绝大多数人的住所都遭受了严重的破坏,许多人无家可归,都有着悲惨的逃亡经历——例如:在风暴潮中游泳、在狂风中抓住椰子树避风。
       考虑到上述情况,受访者的记忆—以及事件的顺序—不总是十分清晰的,所描述的事件发生的时间和持续时间并不完全准确。在每个城镇都有多个受访者接受了采访,当叙述不一致时,就需要做出判断。

注:虽然本调查仅关注每个受访者是否经历了平静,但每个受访者完整的描述见附录A,里面有许多有趣的描述。

2.2.2 分析及发现
下面是每个城镇的报告记录。
Y=绝对经历了明显的平静
N=绝对没有经历过平静
S=经历过波动、减弱,或者记不住

01、塔克洛班市:众多的N(包括作者的第一手回忆)
02Palo6N1Y
03San Joaquin1N3M(包括父女小组的采访)
04Tananuan2N3M(包括夫妻小组的采访)2Y1
05Tolosa(市区)4Y
06Tolosa南部:2Y(小组采访—夫妻两人)
07San Jose3Y(小组采访—与大家庭一起进行)
08Dulag3Y1N
09Mayorga2M(小组采访——与亲戚一起)1N1
10MacArthur2N
11Abuyog2N
       可见,TolosaSan JoseDulag的多位居民报告说这里经历了平静,所以这些城镇被认为是完全进入台风眼了。(Dulag有一份报告称这里并没有经历平静,但是当时存在严重的语言障碍而且与其他报告不一致)
       但是眼区向北和向南能到多远呢?

2.2.2.1 风眼的北缘
      在Palo这里有一份被标记的平静报告,因为1)这份报告与其他在Palo的报告相冲突;2)这份平静报告较其他的平静报告偏北了好几英里;并且3)她对时间的回忆与其他数据不一致。似乎San JoaquinTanaua都处在一个“边缘地带”,因为这些城镇的居民都无法肯定他们是否经历了平静的波动或者风有所减弱。然而,有两位特别擅长表达的受访者——包括一位在Hall镇经历过台风的城镇工作者——报告了明显的平静,并且他们证实平静持续了5-10分钟。

      综上所述:风眼的北缘在San JoaquinTanauan之间Tanaua市中心被风眼北缘夹住,经历了短暂的平静。

      · 风眼登陆时的北缘纬度:北纬11.13

2.2.2.2 风眼的南缘
       Dulag被认为是在风眼的南部,在更南边的MacArthurAbuyog两镇的受访者并没有报告平静。这就使得在两者之间的Mayorga——有一个报告了风速的波动,一个报告没有经历平静,另一个最终没有得出结论。这样看来Mayorga应该是边缘地区了。

      综上所述:风眼南缘估计从Maryorga经过Dulag正好在风眼内,MacArthur(到南边)肯定在眼外。


     · 风眼登陆时的南缘维度:北纬10.90

2.2.2.3 风眼的大小
     风眼的南北边缘的估计表明了登陆时风眼的大小:

      · 直径=14英里
      · 半径=7英里

2.2.2.4 登陆点
      登陆时风眼南北边缘纬度的中点北纬11.015,被认为是台风中心登陆的纬度。
      考虑到这些,台风中心估计在菲律宾当地时间早上7点过后不久于北纬11.015度、东经125.04一带登陆。此位置(用灰色圆圈中间一个X标示)为:

      · Tolosa市区以南约2.7英里
      · 塔克洛班市区以南约13.5英里

2.2.2.5 雷达中心与风眼中心的比较
     雷达中心与分析得出的风眼中心有着惊人的一致性。

       两个中心登陆时相距不到1英里(雷达中心在风眼中心以北)。此外,雷达眼边界与风眼边界也非常吻合(通过访谈得出的),将登陆地图(2,上图)雷达图像(3,下图)进行比较: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19 22.38.36.png



图3.海燕核心区早上7:00的雷达图像,接近在莱特登陆的时刻。

2.3风毁及半径
      颜色的深浅显示了发生在(或者附近地区)海滨的相对风毁程度。颜色区域的厚度被放大以增强地图的可读性。
     虽然这份报告主要关注的是海燕带给莱特岛的影响,但是萨马岛西部的影响也包括在其中,以提供更广泛的背景。

2.3.1 方法
      调查和记录了莱特岛和萨马岛沿海的风毁。目标:确定台风核心区的位置/尺寸,包括相对风半径和最大风出现的位置。
       请注意:本次调查仅通过比较不同地点的毁坏程度来评估台风中心的位置和尺寸,估计实际风速超出了本次调查的范围,因此没有关于风暴强度的结论。

2.3.1.1 调查区域
      在不同的日子进行了两次实地考察:

       · 向北从塔克洛班出发,穿过圣胡安尼科海峡,然后向东穿越萨马岛到达吉万。
       · 向南从塔克洛班出发,沿着莱特岛东海岸到Abuyog

2.3.1.2 进程
       除了几个特殊的例外,本次调查仅仅关注椰子树和棕榈树的风毁——主要有两个原因:1)沿海受灾地区都有这些植物的广泛分布,从而提供了一个可靠途径来比较不同地区之间的破坏;2)评估受灾地区的建筑质量超出了本次调查的范围。

      过程如下:

1、照片拍摄于海岸沿线的多个椰子树林(萨马岛有34处地点、莱特岛36处地点)。拍摄点与拍摄点之间的距离通常是2两英里或者更少。这些地点是通过GPS记录的。

2、棕榈树在每个地点上的损害程度是按照A到E的相对等级来评定的(见下节)。
3、每个地点在地图上用颜色标记以反映损害等级。
4、在必要的情况下,点之间的损害程度被推断为沿海岸连续的颜色带。

       结果显示在登陆地图中(上图2)附录B展示了手工绘制的、有编号的、带有损害程度的图片。
       来自Abuyog的照片数据确实稀少。由于这个原因,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展示了小镇台风过后的大量实时照片,来作为本文评估的补充:http://youtu.be/wAmhUG3UtFk

2.3.1.3 损害程度
       损害等级程度如下——所有与椰子树、棕榈树相关伤害的描述。例子见附录B

A :棕榈类植物轻度伤害,少量叶子被吹折或吹掉。

B 非常强:棕榈类植物中度伤害,有一些,但并非很多的叶子被严重吹折或吹掉。
C 强烈:棕榈类植物大范围深度伤害,很多叶子被严重吹折或吹掉,有棕榈树或椰树被吹倒。
D 暴虐:很多(但小于一半)棕榈树或椰树被吹折,伴随大量的树叶被吹掉;或大量树叶被吹掉。
E 极端:半数以上棕榈树或椰树被吹折,伴随几乎所有的树叶被吹掉;或几乎所有的树叶被吹掉。

      这个损害等级并不表示特定的风速,也不表示萨菲尔-辛普森飓风风速等级。这是一个纯粹的相对尺度,只是为了研究比较不同地点的损害程度。其目的是为了了解风暴的尺度和最高风速出现的位置,而不是估计实际风速。


        因为这项调查只关注风对椰子树的损害,这意味着:


      · 一般不考虑建筑物的受损情况,因为评估受灾地区建筑物的相对质量不在本次调查的范围内。
      例外:有两处地点可以看到有混凝土建筑主要是由风吹倒的(地点6b在塔克洛班城南、地点8a Polo),由于缺乏其他相关的照片所以被指定为D级损害(见下图45)

      · 所有评估的损害都是风带来的损害——而不是水带来的损害。棕榈树的分析都是在浪涌线之上(除了许多情况下的例外)San Joaquin是一个被极强的风暴潮袭击的例子(城镇大部分被摧毁,许多人死亡),不过只有一个相对较低的损害等级,因为没有证据支持C级以上的风毁。塔克洛班市中心的情况也是如此:该市大部分虽然被夷为平地,但主要是水的破坏,在市区最高的风毁等级也是C级。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12.00.14.png


4:在塔克洛班市南部一栋主要经受了大风的混凝土建筑破坏(位于地图上的地点6b)。考虑到这个地点缺乏椰子树、棕榈树的照片,而这个建筑明显是经受了长时间的狂风,所以考虑在本次调查的范围内并且被判定为D级。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12.00.56.png


5:Polo北部一栋主要经受了大风的混凝土建筑破坏(位于地图上的地点8a)。考虑到这个地点缺乏椰子树、棕榈树的照片,而这个建筑明显是经受了长时间狂风,所以考虑在本次调查的范围内并且被判定为D级。

    关于本次调查固有的局限性的补充说明:

      · 损害评级不可避免的具有主观性。评定一个等级不总是板上钉钉的,因为1)损害是多变的;2)许多地方出现了多种损害等级的组合——比如:一些叶子被完全吹掉的棕榈树旁边还有一些叶子保存了许多下来的棕榈树。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做出判断。

      · 地图上的损害区域是近似的。这次调查的范围无法做到沿海岸的每一英里都有记录,而且一些城镇中心并没有椰子树。考虑到这一点,损害区域必须在70个记录点之间进行推断,并且地图不应该被视为精确到英里。请参阅附录B来查看用来绘制和评级的70个点。

      尽管存在这些局限性,但作者认为,登陆地图为使用者提供了超强台风海燕核心区域有价值的概述,包括破坏性风的径向范围和最大风出现的位置。


2.3.2 分析及发现
      对海燕在陆地上的核心结构的风毁调查提供了有价值的见解:

2.3.2.1 眼壁
      在一些气旋中,眼壁——也就是风眼周围的深对流和破坏性大风的内环——不容易精确定义。然而在海燕台风中,眼壁是一个清晰的、可以明确定义的结构特征——无论是在雷达上还是在地面上——带有明确的边界和至少一部分的“moat”环绕着。
      登陆地图中,眼壁是由强烈(C)风毁半径定义的。在台风中心北侧,这个区域仅仅超过塔克洛班市中心北边一点。从图中可以看出,风毁在这个环外显著下降。在此基础上:

      ·  眼壁半径=15英里

      另外两个支持15英里半径的估计来源:

      · 雷达。雷达图像,如图3和附录D所示,也表明眼壁北侧延伸到了塔克洛班市——但并没有延伸到塔克洛班以外的区域。需要注意眼壁北侧、西北侧的“moat”区域。(注:雷达图像中,特别是在这个距离上,不能精确的反映地面的情况。)
      ·来自塔克洛班市的视频。作者在台风期间连续拍摄了带有时间戳的塔克洛班市视频。视频清晰的显示了眼壁的到达和离开,以及之前的moat区。
      moat天空在早上6:32左右变得明亮,显示moat区域正在通过。
      眼壁抵达:早上6:45风雨突然急剧增强(破坏性极大)。极端的湍流继续增强并且在7:10-7:30之间达到顶峰,这时风十分猛烈并且能见度几乎为0
      眼壁离开:视频显示极强的湍流(和破坏性的风)至少持续到早上7:31。到早上7:45,视频显示天气有所改善,雨势减弱了、风也减小了(尽管仍然很危险)、天空也变明亮了。鉴于此,眼壁应该是在7:307:45之间的某个时刻通过了市区,估计是在7:40左右。
      在眼壁进入(6:45)离开(7:40)时测量从近似雷达中心到市区的距离,会得到距离约14-16英里的结论。

:作者的视频片段可以在以下链接中查看,链接略)

2.3.2.2 猛烈风区的范围
        在登陆地图上,猛烈风区范围至少包括经历暴虐(D)风毁的地区。在台风中心北侧,这个区域延伸到塔克洛班市的南区。在此基础上:

       ·  猛烈风区半径=12英里

       在这个更大的暴虐(D级)风毁范围以内是更小、多变、更极端的E风毁。这些区域从北到南包括:

·7点:塔克洛班南部(San Jose社区)

·8CPalo
·12点:Tanaua
·14点:Tolosa
·16-17点:Tolosa
·21-22点:San Jose

6显示了这些极端(E)损伤点棕榈树的位置。可以看到,所有图片中>50%的棕榈树是从树干上折断的。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13.32.37.png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13.32.47.png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13.32.56.png


6.沿莱特岛海岸分布的极端(E)风毁实例,照片位置排列由北往南。所有照片都是在几个月后拍摄的。

2.3.2.3 最大风半径(RMW)
        目前还没有确定最大风半径(RMW)。不过:

       · 风眼的半径为7英里

      · 距离台风中心最远的极端(E级)损害出现在第7点——距离台风中心约11英里

       12141617的风毁很可能比7点和8C(最北的)的风毁更严重——并且第7点和8C点很可能是受当地的某种干扰从而形成孤立的极端风毁区(比如中涡或者局地扰动)。如果上述说法是可接受的——那就是说在第12、14、16和17点的破坏更严重而且更能代表整个风暴的环流——且最大风的来向是相对于中心的西北西或者东北东位置,不是正北边这四个点位于中心正北时都处于风眼中。很不幸,这并不能帮助我们缩小RMW的范围——并且事实上,最大风半径甚至有可能大于11英里,我们也无法确认中心西北西或者东北东方向上可能发生的极端大风究竟有多远。有可能这些风会在中心以外约15英里外出现(眼壁的外缘,由雷达和分析确定的)。不过,最强的风还是最可能在眼壁的内部出现。

       考虑到这一点,笔者相信,海燕台风的最大风半径很可能在7-11英里之间
       无论最大风半径落在这个区间的哪个位置,海燕都是一个相当小的台风。
 
3.塔克洛班市(数据)
       作者在塔克洛班市中心度过了超强台风海燕的侵袭。

        台风的中心从市区以南约14英里处穿过莱特岛的海岸,在距离最近的时候只有不到13英里。市区被台风的北眼壁扫过,台风的最大风区和最猛烈的风环带扫过了市区南部的一小片区域。巨大的风暴潮淹没了市中心的大部分区域,城市的大多数地方都被夷为平地,造成了数千人不幸罹难。

       尽管存在巨大的风险,但这是难得的从内部观察、记录和分析一个暴力气旋的机会。对于一个有经验的观测者来说,从5级台风的内部拍摄视频和搜集数据是非常罕见的。
       本节记录了作者在这一事件中的罕见数据,以及后续分析。

3.1 位置
        作者在市中心的Alejandro酒店观察了台风的经过,该酒店距离海滨约3个街区(11.2414N 125.0036E)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20.50.25.png


图7:台风海燕经过时作者所处的观察位置。

3.2 时间表
      台风范围小而且移动速度非常快——所以没有持续多久。

      海燕给市区带来了快速但具有毁灭性的打击。下文是这次事件一个时间表。时间(菲律宾时间)四舍五入到最近的5分钟时刻。

· 早上6:30当“Moat”区域通过的时候天空变得明亮,雨点逐渐变小。
· 早上6:45台风眼壁抵达,风雨急剧增强。
· 早上7:10-7:30风力达到最大,在7:25前后有阵特别强烈的阵风。
· 早上7:127:20达到最低气压(两套设备的记录)。
· 早上7:30-7:45当眼壁逐渐远离时风暴潮逐渐淹没市区。观测到闪电/雷暴。
· 早上8:00-8:15风暴潮达到最高点。
· 早上8:45风力和风暴潮迅速消减。

注意:
· 当中心通过最近距离时或者在此之后,最靠近中心的东北东方向眼壁出现了最大风(和最强降雨),此时台风中心正在逐渐远离城市。
· 最猛烈的风暴增水发生在最大风减弱后——在眼壁通过之后。
· 极具破坏性的风和风暴潮只持续了几个小时——基本在早上6:45-早上8:45之间。与一个经典的热带气旋过程相比,这是一个持续时间较短的过程。

      以上时间表和观察是根据作者对事件中有时间标记的视频片段重建的。最精彩的部分可以在这两个视频中观看:(下略)

3.3 气压
       来自两套设备的数据显示了一个陡峭的气压梯度。

       作者安装了两套测量气压的设备,并且在台风核心通过该位置时收集了连续的、质量可控的数据。最低气压和时间(菲律宾当地时间)在下文显示:
      · 设备1: 960.4mb在早上7:12(由原来的960.8mb修正)
      · 设备2: 959.9mb在早上7:20(由原来的960.3mb修正)


       请注意,这些数值从最初的读数修正了0.4mb,因为这些设备的标高稍有错误。(见下面的方法/校准)

       这两套设备的完整数据曲线如下图8-11所示。这两套设备的确认健康无恙,之间相隔4层楼,这给了我们审读带来了一定的信心——但不是100%。据笔者所知,这也是在海燕登时核心区唯一完整、质量可控的气压数据。

3.3.1 方法
3.3.1.1 设备
       在酒店安装了两套设备(Kestrel 4500s)。采样率是每30秒读取一次。

3.3.1.2 校准
        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显示,该酒店的地面高度为26英尺。在台风到来前,笔者试图通过从三个街区外的海岸步行——目测——来验证数据,不过最终还是很难有信心评估。因此,我们采用了26英尺的数据。
      1号装置安装在一楼酒店大堂的一个小抽屉里。因为它距离地面有几英尺高,所以这个装置被校准(为了测量海平面气压的读数)的精度为30英尺。
      2号装置安装在我们4楼的房间里。为了校准这个装置,我们使用了来自1号设备的气压值为参考,这个装置被校准的精度(为了测量海平面气压的读数)为60英尺。

       在我们返回塔克洛班后,笔者使用了压力测高计对高程进行了检查,发现高程远低于美国地质勘探局数据显示的26英尺,正确的高度为15英尺,比校准气压计的数值低了11英尺,所以需要将气压读数调低0.4mb

3.3.1.3  1号装置的干扰
       7点半过后(可能是7:45之后的某个时候),风暴潮淹没了酒店大堂,将放置1号装置的家具撞倒。在家具抽屉里的1号装置被淹没了一段时间,直到风暴潮退去,笔者在残骸中找到了它。
       目前还不清楚这对气压数据会产生什么影响——而且当干扰发生时,没有出现明显的异常情况帮助我们识别。不管怎样,这个破坏发生在最低气压记录到之后,并且台风的中心正在远离城市。

3.3.2 分析及发现
3.3.2.1 最低气压及强度
        如上所示,两套设备在台风的北眼壁都有960mb的最低气压。此时,台风中心仅仅在南边约13英里处通过。
      考虑到当时台风中心的气压估计在900mb以下,这表明台风中心附近出现了一个每英里4.5mb以上的、非常陡峭的气压梯度。

3.3.2.2 眼壁中的不规则
       两套设备的的数据显示,在大约早上6:53-6:56之间出现了轻微但明显的不规则情况。这种情况仅仅是在我们进入台风眼壁几分钟之后,台风中心正在接近,气压还在下降时出现。这种不规则可能是眼壁中中尺度涡旋或者其他局地扰动从我们附近建筑通过的证据。

3.3.2.3 气压曲线图
      下面是两套设备的气压曲线图——绘制的时间段相同(以方便比较),并且排除了一些没有代表性的采样。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22.12.27.png


图8:一号装置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0 22.12.35.png


图9:2号装置


3.3.2.4 原始数据
       下面是原始数据的气压图。注意,这两个设备在运行时过程中使用不同的系统——2号设备会有一些奇怪的压力尖峰,这些数据不认为具有代表性。(图略)

3.4
       最大风避开了市中心——但这座城市的南部社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笔者在这场风暴中没有搜集任何风速数据,不幸的是,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和莱特湾海岸都没有风速记录保存下来。
      在风毁图(附录C)中,第4-7点(在莱特的)覆盖了塔克洛班市。整个城市的大部分都受到了强烈的破坏(C级),D级破坏出现在城市的南区,E级破坏则出现在靠近海滨的San Jose社区。

3.4.1 市区
        虽然最大风区只经过了城市的南区,但塔克洛班市中心还是处于海燕的眼壁中,并且经历了破坏性很强的大风。标志性的风毁遍布城市中心——包括房顶被吹飞、窗户被打破。在风暴期间,致命的碎片在空中飞舞着,并且与建筑物发生撞击造成严重的二次破坏。落叶树的树叶几乎全部被吹落,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被剥皮的情况。
       尽管遭受了严重的破坏,笔者估计风速达到持续飓风的时间还不足一个小时——约从早上6:45到7:40。
(以下为市区的风毁图片,图略)

3.4.2 塔克洛班南部(San Jose社区)
        一块极端的破坏区域出现在塔克洛班市南部、San Jose社区——那里许多棕榈树被从树干上折断。此外,附近商业区至少有一栋大型混凝土建筑倒塌,也是在塔克洛班市南部。
      目前还不清楚这块损害区反映的是气旋的最大风区,还是一处眼壁的局部扰动——比如中尺度涡旋或者下击暴流。
(以下为塔克洛班南部的风毁图片,图略)

3.4.3 机场
       机场位于一个突出的半岛上,距离市区1.5英里——已经被摧毁了。虽然很难区分风与风暴潮各自造成的破坏,但该地区很显然被极强的风吹袭过。

(以下为机场的风毁图片,图略)
[shear于2018-11-23 19:55编辑了帖子]
6条评分, 威望 +20 贡献值 +16 好评度 +10
  • Luigi728
    好评度 +5
    優秀帖
    12-09 00:26
  • Luigi728
    贡献值 +5
    優秀帖
    12-09 00:26
  • Luigi728
    威望 +10
    優秀帖
    12-09 00:26
  • tcfa_gw
    好评度 +5
    精华帖
    11-27 14:44
  • tcfa_gw
    贡献值 +11
    精华帖
    11-27 14:44
  • tcfa_gw
    威望 10
    精华帖
    11-27 14:44
喜欢1 评分6

最新喜欢:

Luigi728Luigi7...
shear
超强台风
超强台风
  • 注册日期2014-08-12
  • 最后登录2018-12-14
  • 粉丝72
  • 关注37
  • 发帖数3169
  • 来自
1楼#
发布于:2018-11-23 19:19
3.5 风暴潮        
       最大风到来之后,风暴潮淹没了市中心——正是台风中心迅速离开的时候。

       超强台风海燕最悲剧性的力量就是它在塔克洛班市的巨大风暴潮。
       当中心从城市南方通过并且朝西南方向移动时,强烈的东南风将海上引入圣佩德罗海湾,市中心被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潮水淹没。这座城市中有数千人罹难——许多人是因为对水位上升的速度感到措手不及。潮水没有持续很久——横扫了整座城市然后又以毁灭性的速度退去。
       笔者所在的位置(市中心的Alejandro酒店),风暴潮在早上7:30-7:45之间突然而迅速的上升可能在8:00-8:15之间达到顶峰——在中心最接近之后,到早上8:45,它已经明显消退了——所以风暴潮的影响是显著而又短促的。在风暴潮的顶峰期,酒店被潮水淹没了约4英尺。
      根据笔者在分析期间的测量结果,风暴潮在市中心达到16-20英尺的高度(超过正常水平)

3.5.1 方法
       评估风暴潮需要知道海拔高度——不幸的是,高度是更难精确评估的地理特征之一。
       在台风来袭之前,作者用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得出了他所在的位置海拔为26英尺。由于酒店被淹没了4英尺,这导致出现了难以置信的高达30英尺的风暴潮。
      在返回进行分析之后,笔者使用压力高度标(Kestrel 4500s)进行了更精确的测量。过程如下:

1、这两个装置被带到海湾的确切位置

2、在气压计函数中,将参考高度设置为0英尺,并且记录气压。
3、切换到高度计功能将参考气压设置为指定值
4、笔者将高度计从这里带到需要知道的高水位处,以测量其高于当前海平面的高度
5、高于当前海平面高度的数据需要经过潮汐周期的订正以获得风暴增水的数值。
· 例如:海燕风暴潮最顶峰出现在2013年1月8日早上8:00前后,当时的潮位约为0.05米。如果记录到一个0.20米的高水位,就需要减去0.05米得到0.15米的风暴增水数值。

       压力高度计高度敏感,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如风和温度。因此笔者在同一个地方进行了多次测量,并且注意到读数的一些变化。可接受的数值是要在1)两套设备状态良好、2)设备波动不大、3)这些读数彼此之间有一定关联、4)似乎与本周其他读数差不多的情况下获得的。
      风暴潮的测量在4个地方进行,这是因为目击者清楚的记得这里的潮水涨到多高。

       最可靠的地方是Alejandro酒店,因为:

· 笔者在那里目睹了最高潮的到来。
· 最高水位在视频中被记录了下来,所以潮水到底有多高有一个明确的记录。
· 潮水进入了一个封闭的庭院中,所以这是一个排除了波浪干扰的、真实的潮水高度。

3.5.2 分析及发现
3.5.2.1 最大高度

以下是4个地点记录到的风暴潮(高于正常水平):

· A点:Alejandro酒店(11.2414N 125.0036E)——19英尺
测量时间:201431日上午8:15-8:30
测量点的海拔高度:18英尺
潮汐周期订正:+0.5英尺
风暴潮增水:18.5英尺四舍五入值:19英尺
注:此处的风暴潮发生在一个封闭的庭院中,并且有笔者的亲眼目睹。虽然客人被困在水中需要救援,但没有人员伤亡。

      下面的视频照清晰记录了水上升的速度、上升的高度和在酒店到达顶峰的时间。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1 13.08.09.png


图15a. 早上7:57,风暴潮仍在迅速上涨,笔者还在持续拍摄视频。请注意房门上水位的高度。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1 13.08.21.png


图15b. 第二段视频没有时间标记,但估计与前一段视频有不超过10或15分钟的间隔——可能是在8:10或者8:15。水涨得更高了,已经逼近最高峰。请再次注意房门上的水位。视频中,笔者在风暴潮中解救了一名老妇人。(视频仍由Earth Uncut TV 提供)

· B点:Villa Deriada Pensine(11.2410N 125.0064E)——19英尺
测量时间:201431日早上8:15-8:30
测量点海拔高度:18英尺
潮汐周期订正:+0.5英尺
风暴增水:18.5英尺四舍五入值:19英尺
注意:这个酒店大部分已被拆除,有多人在此遇难。

· C点:Leo/Malyn Larraga之家(11.2396N 125.0050N)——20英尺
测量时间:201431日早上8:15-8:30
测量点海拔高度:15英尺
潮汐周期订正:+0.5英尺
风暴增水:15.5英尺四舍五入值:16英尺
注意:这栋建筑位于一个贫困的滨水社区边缘,这个社区已被夷为平地,多人死亡。

· D点:Mate Family之家(11.2405N 125.0060E)——20英尺
测量时间:2014225日下午4:45
测量点海拔高度:18英尺
潮汐周期订正:+1.8英尺
风暴增水:19.8英尺四舍五入值:20英尺
注意:这是塔克洛班市前市长Uldarico E. Mate.的家,家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许多建筑被摧毁。在这里没有人员伤亡。

图片:屏幕快照 2018-11-21 18.38.45.png



(以下为风暴潮的图片,图略)
图16. 在市中心的风暴增水测量地图,显示这里出现了超过正常水平16-20英尺的风暴增水。

图17. B点被风暴潮摧毁,估计这里的风暴增水达19英尺。有多人在这里罹难。

图18. D点是塔克洛班市前市长(1988-1998年在任)的家,在这里风暴增水达到了约20英尺的高度。

3.5.2.2 特征
     海燕台风在塔克洛班制造的风暴潮有几个特点:

      · 突然且迅速。幸存者和目击者的报告显示,他们都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潮水暴涨感到惊讶——突然到他们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毫无疑问,这种情况加剧了人员的伤亡情况。在笔者居住的酒店中,住在一楼的客人被不断上涨的潮水困在他们的房间里——只是因为一开始他们没有在第一眼看到潮水时就跑到楼上。在那里,潮水泛滥成灾却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笔者和他的同事甚至直到7:45前后还没有意识到潮水已经淹没这个社区了,潮水在早上差不多8:00-8:15达到顶峰,随后潮水在差不多8:45或是9:00就迅速消退了。风暴潮的迅速爆发(以及同样快速的消退)无疑是气旋体积小、移动迅速、强度大的结果。

       · “如同海啸一般与前一点相关……可怕的潮水涌入市中心,让居民想起了海啸——许多人认为这就是海啸。事实上,在台风过后的第二天,“更多海啸”即将来袭的谣言在幸存者中又引起了恐慌。
       · 三波。多名海岸线上的幸存者描述了有三波巨浪。一名目击者说:第一波浪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第二波巨浪裹挟了大量泥沙因而显得发黑,而第三波巨浪极具毁灭性,因为它携带了众多碎片。
       · 风暴潮前海水的消退。一些目击者报告说,事实上海水在早上暴风雨到来前就已经消退了——海水被推出海湾,海水下降到不正常的低位。
(图略)
图片19. 海燕最强大的风暴潮几乎摧毁了整个城市最贫困的滨水社区。

4. 结论
         笔者希望这篇关于具有历史意义和破坏性的气旋登陆的分析可以继续下去,并且关于超强台风海燕的研究和知识将进一步得到发展。
     欢迎且鼓励对该报告的反馈。

Josh Morgerman
谢谢!





5. 附录
5.1  A. 采访风眼目击者的记录
      以下是笔者多次采访的详细记录——但不是全部。颜色编码标示受访者是否经历了平静。注:风毁也包括在内,因为与调查有关系。
(颜色描述见上文翻译)

塔克洛班市
注:笔者在风暴期间位于塔克洛班市中心。当台风中心从附近通过时,这里没有任何地方经历过平静——甚至连一丝风减弱的迹象都没有。最大风发生在出现最低气压的同时或者之后。(详见上文塔克洛班时间表部分)

Leo/Malyn Larraga(夫妻)
·塔克洛班市区:他们在海滨附近一栋二层楼的现代建筑中度过了难关。窗户被吹爆了,他们躲进了一个小房间,所以他们没有看到向他们涌来的风暴潮——潮水几乎达到了他们二层楼卧室的地板。一个小男孩在他们阳台边游动,他们就把孩子从水中救出来并且带到了他们的卧室中。小男孩被从父母身边冲散了,不过孩子的父母在附近另一座房子里幸存了下来。

Venus
· San Jose 社区:当风暴潮到来时,她不得不拼命地游动求生。

Peachy
· San Jose社区:黑色的泥水真的非常快就涌上来了。台风过后,她在她的阁楼里度过了三天的时间,只能依靠饼干生存。尸体遍地都是。她的一个朋友形容房子被风吹得“爆\炸”。

Palo
Nimfa
· 停电了、非常强的风、很大的损失
· 风吹出了口哨式的声音。(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指着自己的耳朵)
· 最强的风持续了一个小时。
· 风向有改变,但她不记得有平静出现。

Alex
· 巨大的风,风向发生过剧变——就像一个龙卷风一样,带着雾气。
· 最强的风出现在早上8-10点之间。
· 如同口哨一样的声音。
· 不记得有过平静。

April
· 风实在是太强了,以至于她只能待在房子里。
· 早上7点之后,水淹进了房子里,达到了5英尺的高度。
· 屋顶一被风刮下来,她就爬上一堵墙去领居家。
· 最强烈的风持续了1或者1.5小时。
· 天气平静了15分钟,而且一直下着小雨——差不多在8点前后
· 然后狂风又持续了一个小时。

Genciano
· 狂风大作,屋顶飞扬。
· 能见度几乎为零,什么也看不见。
· 风就像“踩着油门的摩托发动机”——就像加速的引擎。
· 最糟糕的是在早上7点后。
· 在最强风期间出现了闪电和雷暴。
· 最强烈的时段持续了20分钟。
· 早上8点后风速减缓了。
· 风向一开始是西南风,然后逐渐转动,最强风为东风。
· 不记得有过平静。

Lorna
· 在风暴最猛烈的时刻,她无法看清楚邻居家的房子——“能见度为0”。
· 风发出了口哨一般的声音——如同飞机一样。
· 一部分屋顶被吹走了。
· 最强烈的风出现在早上7:00前后并且持续了1个小时。
· 风向有改变。
· 不记得有过平静。

Primitivo
· 早上6点左右风力开始增强
· 天花板开始损坏了,所以她跑到了卫生间里。
· 她们唯一能听到的就是“强风和暴雨”——就像一架飞机,或者一辆卡车驶过。
· 最强的时段持续了3个小时——3个小时内保持稳定。
· 不记得有过平静。

Charee
· 描述带有情绪。
· 在风暴期间她待在家里。
· 凌晨4点,风刮得很猛烈,她感到很惊慌,说她“感觉有点不对劲”并且“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件事”。· 6点或6:30,她将孩子们聚集到一个房间里。
· 最强的风出现在早上7点前后——“非常可怕”而且每个人都在哭泣。
· “能见度为0”——就像“雾和云”在移动。
· 她救出了孩子们。
· 风向改变了,但不记得有过平静。

San Joaquin
Jasmine
注:受访者是在Palo接受采访的——然而她在San Joaquin度过了难关。
· 风把窗户吹破了。
· 风向有转变并且水涌进来了。
· 她登上阁楼,屋顶被风刮走了。
· 一小时后,水逐渐退去。
· 大风刮了两个小时,天气保持稳定——一点也不平静。
· 她的耳朵感受到了压力。

Ginalin
· 她在早上4:30醒来,差不多5点风力增强了。
· 早上5:30前后,窗户被砸碎,风越来越强烈。
· 早上6:00前后,所有东西都碎了,一个门也吹破了。
· 海水掀起了巨浪——3波:
1、第一波漫到了她们的小腿,然后平静了下来。
2、第二波在3-5分钟后到来。
3、第三波将她从后门冲走,还裹挟着大风。
·  她在一棵树上坚持了一个小时,“能见度为0”——只能看见天空和水。
· 最糟糕的时候持续了1个小时。
· 似乎记得风速中有一种趋于平静和反复的感觉——似乎在波动。

Joseph/Kirztin(父女)
· 风开始破坏房子,所以她(Kirztin)钻到厨房碗柜下面。
· 洪水冲了进来,他们被困住了。
· 他们爬到了阁楼上在那里度过了1个半小时。
· 风“吹伤了他们的耳朵”。
· 父亲(Joseph)似乎描述了强烈的下沉气流——说感觉风像是天旋地转一般。
· 但雨从没有下得很大。
· 没有平静——但风速似乎波动了一个小时。
· 水跟着6波海浪涌入,每个相隔差不多5分钟。

Tanauan
Don
· 早上5点,风力很强。
· 房子在摇晃,“就像地震一样”。
· 早上6点时,风变得更强了,椰子树也在折断。
· 早上7点时,这栋房子的二楼被吹走了。
· 12个人挤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并且躲在那里。
· 他们听到了口哨一样的声音,和飞机一样的声音。
· 早上8点时,有一声“爆\炸”或者“雷暴”。
· 洪水在8-9点到来。
· 有大约5-10分钟的平静。
· 当风再次开始时,它比之前更强了——他无法看到2米远。
· 他抱住一棵椰子树直到风暴停止。
· 10-11点风暴彻底结束了。

Fernando/Florinda(夫妻)
注:这个采访很有挑战,笔者很难理解受访者所描述的一些东西。
· 早上7:30,风在“旋转”并且摧毁了房子。门被风吹开了,他们躲到了水槽下面。
· 水淹到他们的膝盖,没几秒就到了他们的头部。
· 大部分房子已经被吹走了,但他们爬到了剩下的部分。
· 海浪“暗…又黑”她感到就像是晚上一样——无法描述这个水是雨还是海洋——并且他们感觉很冷。
· 在风暴剩下的时间里他们抓住了一棵椰子树,直到差不多上午11点。
· 最强的风出现在早上8:30前后,“黑暗”出现在早上9点左右。
· 洪水在早上7:30-8:00间分为3波涌入——海浪淹没了所有东西,一片黑暗。
· 平静和风速的波动发生在早上7:30-9:00之间。

Hazel Ann
· 早上6-7点间出现了非常强的风。
· 有一种奇怪的“回声”或者口哨声。
· 房子受到了严重的破坏——门窗受损,四分之三的屋顶被吹走。
· 房子靠近河流,她看到洪水迅速上涨。
· 孩子们受伤了。
· 最强的风持续了15分钟,在早上6-7点之间——伴随着旋转。
· 风向改变了但还是很强劲,没有出现平静。

Channette
· 风非常强。
· 清晨5点,风已经很强了,而且房子已经受到破坏了。
· 风在差不多早上7:30或者8:00最强。
· 风暴潮在早上7:45-8:00减涌入并淹没了这里。
· 风时大时小,时强时弱——这些波动发生在早上7:00后。

Lauro
· 清晨5点或者更早的时候,风力很强。
· 天很黑。
· 雨非常大而且风也非常强——在早上7:00更强了。
· 早上8:00左右,潮水迅速涌来。
· 这里没有出现平静。
· 在早上11点平息下来。

Rosario
· 在市政厅度过了这场风暴。
· 清晨5点,风比他们预想的大多了。
· 就像是“洗衣机”一样——但雨没有那么大。
· 洪水淹没了一楼。
· 如此强度的风持续了4个小时。
· 有5分钟明显的平静——她以为暴风雨结束了,但接着又开始了。

Harold
· 风在清晨5点变强了。
· 风在早上6-7点达到最强。
· 风在早上10点平静了。
· 没有任何记录显示他经历过平静。

Tolosa(市区)
Stephanie Advincula
· 在一层的房子里度过了风暴。
· 清晨5点前看起来还不坏——就像是“普通的风暴”。
· 早上6点或者7点,树在摇摆。
· 在某一时刻,风突然完全停止了,天色越来越亮了;当她看到外面的明亮和蓝天——差不多5分钟——她走了出去。
· 在5分钟的时间里,风从0恢复到全力的状态。
· 下半场风非常糟糕。
· 因为“云雾”她看不到外面。墙壁在摇晃,她以为是地震。
· 听到了口哨一样的声音。
· 窗户被破坏了还有一些屋顶吹飞了。
· 没有风暴潮发生。

Michael
· 在午夜12点被呼啸的风声惊醒。
· 早上6点风非常强劲。
· 他们“感觉空气都要从我们的耳朵里吸出来了”并且他们还试图关上门。
· 差不多早上7点,屋顶在他们刚刚下楼后被吹走了。
· 15人待在厨房,祈祷着。
· 他们的耳朵由于“空气抽吸”被弄伤了,他们哭喊着、捂着耳朵不让疼痛发作。
· 嚎叫、口哨一样的风声。
· 他们祈祷风暴赶快结束。
· 突然间风雨都停了下来。
· 天空变得明亮起来,他不记得有看到蓝天或者太阳。
· 他们上楼去搜集他们能使用的东西。
· 平静持续了差不多不到15分钟。
· 不到15分钟的时间里风逐渐加大。
· 洪水在平静之后到来。
· 平静之后,周围一片白茫。
· 差不多9点或者10点,风速减弱了。
· 风眼之前的风更大。

Desiree Ibanez
注:她是本市议员。
· 记住了不同寻常的平静。

Regin Olimberlo
· 回忆起了15分钟的死寂;在那时天空多云,呈“乳白色”。
· 风逐渐加大。
· 距离海岸线约1公里,但“我们没有经历塔克洛班那样高的风暴潮”。

Tolosa(南部,靠近San Jose)
Odell/Cheryl(夫妻)
· 凌晨4点,风很强劲。
· 降雨非常猛烈。
· 有两套房子,一些人家居住在房子前面。
· 在早上7:00,前面房子的屋顶被掀掉了,30个人转移到后面的房子里。
· 早上7:45,一波海浪从南边涌来。
· 风眼出现在7点,或者7-8点之间。(他们描述为“风眼”——确实是用的这个词)
· 在风眼中没有风——是平静的。他们看到了太阳,而且云围成一圈。平静持续了20-30分钟。
· 水一开始先被“吸出”,然后在眼内以3波浪的形式再次涌入,碎片和猪漂浮在其中。房子被淹没了,他们不得不上楼。(注:有一次他们描述水是“落下来”然后淹没了他们,所以可能是部分来自临近小山丘的淡水——或者可能是“从海岸落下来的”。这点还不清楚。)
· 风又起了。
· 在风眼过后听起来更糟了;Odell说风眼过后的回南会更强烈。
· 早上9点,房屋在颤抖,他们盖住了自己。
· 差不多早上10:00或者10:30,风缓慢减弱了,水也消退下去了。

注:在Tolosa地区倒伏点树木中,75-80%倒向南,这表明它们是在风眼到来前倒下的。剩下的倒向北。这不意味着风眼到来前的风一定更大——不过只是一些记录而已。

San jose
Tananwan,Adbincula,Lidinila(大家庭)
· 在清晨5点风势强劲。
· 在早上7:30,风停下来了5-10分钟。
· 口哨一样的声音。

Dulag
Jayde
· 在一栋两层的小楼中度过了风暴。
· 在凌晨2点醒来。
· 清晨5点,风暴变得更强了。
· 他不想出去外面。
· 这里出现了2个小时的强风暴雨。
· 出现了5分钟的平静,没有风也没有雨——但还是多云的天气。
· 雨、风和黑暗突然回来了。
· 人们四处奔跑和叫喊“它又回来了!”。
· 风只用大约1分钟就迅速恢复到之前的水平,然后持续了5小时。
· 风暴的后半程更糟了;房子主要的破坏发生在风暴的后半程。
· 他的耳朵受伤了——就像是飞机直接飞过。
· 没有严重的风暴潮——主要是风和雨。

Brenda
· 在一栋一层小楼中度过了风暴。
· 早上5:19,风非常强劲,台风从那时开始。(注:她对这个时间非常明确。)
· 最强的风出现在早上7点,那时屋顶被吹飞了窗户也被吹破了。
· 在房子里的12个人来到卧室并且用床挡住大门。
· 树木散落在房子周围。
· 从附近河流涌来的水进来了。
· 早上10点,风依然强劲。
· 早上11点,风开始平息了。
· 风始终没有停止。(她不记得有平静)

Anastasia
· 凌晨1点的时候被风惊醒了。
· 风变得更强劲了。
· 早上6:30,风和雨平息下来了。
· 平静持续到了差不多早上7点。
· 她“对大海感到恐惧”。
· 平静过后的风更具破坏性。
· 屋顶被吹走了——不过房子的其他部分是混凝土结构的。
· 早上11点,风开始减弱了。

Edward
· 凌晨3点的时候被风惊醒了。
· 风变得更强了,早上4-8点始终处于困难的状态。
· 第一股风来自北方,发生在早上4-5点。
· 差不多早上6点,风暂停了30分钟,期间只有蒙蒙细雨和时隐时现的阳光。
· 第二阵风从南边刮来,比之前更强,差不多从早上6:30开始的。
· 受访者报告说很多人是因为在天气平静后外出而不幸遇难的。
· 很多树被吹倒了。

注:在Dulag南部,树主要倒向东和北,表明回南风确实可能更强烈。

Mayorga
Maria
· 早上6:30,风不断增强。
· 早上8:30,屋顶被吹飞了。
· 早上9:30,一棵椰子树倒在房子上。
· 她感到害怕——而且有需要照顾的小孩。
· 没有注意到水——只有风。
· 风在下午1点停止了。
· 风在6:30-10:30最强。
· 不记得有过平静。

Andrey Kaye/Rowell(亲属)
· 风暴在早上4点或者5点开始,早上11点结束。
· 最强的时段在早上6-10点。
· 房子在颤抖。
· 不记得有过平静,但看起来风速时高时低,在波动。

Winnie
· 在一栋二层楼中度过了风暴。
· 从凌晨4点开始就就因为强风而无法入睡。
· 感觉(风)就像是一辆发动了的摩托车。
· 风变得更强劲了,连混凝土墙都被摧毁了。
· 凌晨4点或者5点,房顶被吹飞了。
· 他不感到害怕,只是心疼房子。
· 周围“能见度为0”,他在风中躲避着。
· 差不多6点或7点的时候,稍稍可以分辨清楚东西了——能见度有所上升。
· 早上9点就结束了。
· 没有记录显示他记得有过平静。

注:在Mayorga和MacArthur之间,树基本上倒向东边和北边,表明回南风确实可能更强烈。

MacArthur
Leoncio
· 早上6点,风非常强劲。
· 早上7点或者8点,风更猛烈了,并且以全力一直持续到早上9点。
· 早上9:30,风不断减弱。
· 房子被毁了——感到惊恐。
· 不记得有过平静。

Sherill
· 凌晨3点,这里停电了。
· 清晨5点,风力更强了。
· 清晨5:30,厨房倒塌了。
· 早上6点,风非常猛烈。
· 一个失去了自家屋顶的邻居跑到受访者的家中避难,不过随后受访者房子的整个屋顶也在早上6:15被吹飞了。
· 房子如同“地震一般”颤抖,周围“能见度为0”。
· 早上6点-7点风势最猛。
· 差不多早上9点,风力开始减弱了。
· 差不多中午12点,风平静下来了。
· 不记得有过平静。

注:MacArthur南部,大部分树倒向东北。损害看起来普遍不那么严重了。

Abuyog
Roland Brylle R. Ong
· 风在凌晨4点吵醒了他。
· 风听起来像沉重的口哨声。
· 从早上4点到6点,就像是“普通的强台风”,如2级或者3级台风。
· 早上7点,“事情到了最糟糕的情况”。
· 早上7点-10点风力最强劲。
· 早上10点后,风又“回到了正常水平”。
· 房子出现了一些损坏:一部分房顶被倒下的树砸坏了。
· 不记得有过平静。

Reyneldo
· 风从5点开始越来越强。
· 风在早上5:30达到最强。
· 早上6点-7点,周围到处都是“云雾”,并且“能见度为0”。
· 差不多8点或9点风暴逐渐减弱。
· 他的房顶被吹飞了,旁边的学校也失去了屋顶。
· 风暴期间他感到惊恐。
· 这个城镇没有发生风暴潮。
· 他不记得有过平静。
(以下为受访者的照片,图略)

5.2 B. 损害等级样例

A:棕榈类植物轻度伤害,少量叶子被吹折或吹掉。
B:棕榈类植物中度伤害,有一些,但并非很多的叶子被严重吹折或吹掉。
C:棕榈类植物大范围深度伤害,很多叶子被严重吹折或吹掉,有棕榈树或椰树被吹倒。
D:很多(但小于一半)棕榈树或椰树被吹折,伴随大量的树叶被吹掉;或大量树叶被吹掉。
E:半数以上棕榈树或椰树被吹折,伴随几乎所有的树叶被吹掉;或几乎所有的树叶被吹掉。
(以下为每个损坏等级的例图,图略)

5.3 C. 风毁地图
(以下为笔者手绘的风毁地图,图略)

5.4 D. 风毁图片
      在本次调查中所有的风毁图片都允许下载和使用。

5.5 E. 登陆雷达图像——前后
(图略)

5.6 F. 塔克洛班潮汐表



(特别感谢:棕榈树椰子树风毁等级的中文翻译采用了论坛 @老干部 的翻译)
[shear于2018-11-23 19:50编辑了帖子]
3条评分, 金钱 +501 威望 +1 贡献值 +1
  • Irkalla
    贡献值 +1
    精华帖
    11-24 03:10
  • Irkalla
    威望 +1
    精华帖
    11-24 03:10
  • Irkalla
    金钱 +501
    精华帖
    11-24 03:10
回复(0) 喜欢(1)     评分(3)
薛总司令
积雨云
积雨云
  • 注册日期2018-07-25
  • 最后登录2018-12-15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8
  • 来自
2楼#
发布于:2018-11-24 00:40
楼主好贴!辛苦了!全面了解台风海燕造成的巨大威力,以及风毁分析!
回复(0) 喜欢(0)     评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