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台风
查看: 23504|回复: 34

[1949-1959] 温岭台风志(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31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岭台风志  

                                                                                                                ——建国以来登陆浙江温岭热带气旋概述和当时环流背景浅析

前言;赘言:中国气象局(China Meteorological Administration,简称 CMA)的前身是194912月成立的中央军委气象局(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Meteorological Bureau)。CMA是在1994由国务院直属机构改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之后才正式转换而来。中央气象台(国家气象中心,National Meteorological Centre,简称NMC)成立于195031日,是中国气象局和之前的中央军委气象局的直属单位。为了避免麻烦,本文将中国气象局和中央军委气象局统称为CMA。文中热带气旋编号为CMA/NMC编号。若无特别注明,数据均来自Joint Typhoon Warning Center由于JTWC最初成立于1959年,此前西北太平洋上台风探测和预报的任务是由美国空军和海军联合承担)。另外日本气象厅(Japan Meteorological Agency,简称JMA)成立于195671日。本文中热带气旋强度分级均采用Saffir-Simpson Scale(萨菲尔-辛普森等级)。本文对热带气旋升降格的描述以各机构Best Track为准。时间已转换为北京时间。   

   

                                                      

    明宪宗成化五年(1469)十二月,析黄岩南方岩、太平、繁昌三乡置太平县,属台州府,是为建县之始。治所设于太平乡泉溪。 正德八年(1513),县城造六个城门,东西各置一个水门。 嘉靖三十一年(1552),县城修筑五华里的城墙。城略成方形,故有“方城”之别称。 民国三年(1914),因与山西、四川、安徽等省太平县同名,乃改为温岭县,县名得名于境内的温峤岭。 1994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撤县设市,称温岭市。
   
    温岭是中国大陆新千年、新世纪阳光首照地,地处浙江东南沿海,长三角地区的南翼,三面临海,东濒东海,南连玉环,西邻乐清及乐清湾,北接台州市区,是一座在改革开放中迅速崛起的滨海城市。全市陆域面积920平方公里,岛屿面积14.72平方公里,滩涂面积155平方公里。陆域地势西高东低,自西和西南向东渐倾,西部和西南部为海拔100-250米的低山丘陵,北部、中部和东部为平原,以太湖山主峰734米为最高山,系北雁荡山余脉。境内主要有金清水系和江厦港、横坑溪、横山溪、大雷溪等四个自成一体的水系。气候属亚热带季风气候,海洋性气候影响明显,总的特点:气候温和,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光照适宜。
      
    温岭市目前下辖5个街道和11个镇:太平街道、城东街道、城西街道、城北街道、横峰街道、大溪镇、泽国镇、新河镇、箬横镇、松门镇、温峤镇、坞根镇、城南镇、石桥头镇、滨海镇、石塘镇。
   
    其中石塘镇内群山起伏。石塘镇旧称石塘山。因地沿海,风雨侵袭,土壤流失,群山悉由岩石构成,故名。清《光绪太平续志》载:“石塘山在松门东南,绵延纡曲数十里,分上中下三段,有七十二岙。” 石塘在集镇建设风貌上形成其独具的风格。依山傍海,疏密相间的石墙、石屋、石路、高低错落有致,色彩协调一致,构成了富有节奏感的石头城镇。山、海、石相映成趣,有画中镇之称。《台州府志》载:“塘多泥筑,少石砌者,惟此塘独砌以石,故即以全岛总称。”石塘先民系闽南惠安一带移民,明代迁入,自此生养不息。
      
    石塘处于隘顽湾东侧一角。由于正处浙东沿海突兀外挂的半岛上,因而成为袭浙台风最爱光顾之地。以台州市气象局的数据进行统计,建国以来共有17个台风关于热带气旋的称谓,过去中央气象局曾规定,凡近中心风力大于等于8级的热带气旋,统称为台风。考虑到多年沿用的习惯和叙述的方便,序文中仍将近中心风力大于等于8级的热带气旋统称为台风)登陆台州,其中登陆温岭的就有7个,占登陆台州台风总数的41.2%。而值得一提的是,登陆温岭的台风中有6个是登陆石塘的(见下表),其中包括对浙江甚至全国都造成严重影响的9711号台风“温妮”,0414号台风“云娜”。所以笔者所撰的《温岭台风志》也可看作《石塘台风志》。
   
    撰写本文的动机,一是为了记录并“还原”历史。当然由于笔者水平有限,加上早期资料查找困难,恐怕难以达到“以飨观者”的目的;二是为普及大众的气象灾害防御意识,提高国人气候变化应对能力尽自己一份绵力,但愿灾难不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重演。

                                                                                        
                                                                               建国以来登陆温岭热带气旋一览表

      CMA/NMC编号

   登陆地点

登陆时间

                     5207

      温岭石塘

1952719

                     7410

      温岭石塘

1974720

                     7504

      温岭石塘

1975812

                     8923

      温岭松门

1989915

                     9507

      温岭石塘

1995825

                     9711

   温岭石塘

1997818

                     0414

      温岭石塘

2004812

备注:登陆地点和登陆时间均来自浙江省台州市气象局。

    需要澄清一下的是,下文中部分推断只是个人臆断,可能与真实情况有所偏差甚至完全错误。恳请不吝赐教并指正。正如LI所言,事物是相对的。“正确”就是与“错误”相对,才表现出自身的意义所在。希望笔者的描述是站在“相对正确”的一面。
   
    是为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挽歌

5207号热带风暴GILDA  吉尔达)


1952715日~720


CMA30m/s-985hpa  JTWC:50knots  JMA:992hpa        


   
    台州西北环山,东南频海。因地势由西向东倾斜而有利于深厚暖湿气流的抬升与辐合加强,进而形成强降水。温黄平原紧邻大海且地势低平,其东北至正南方空旷临海,有利于偏东、偏南大风吹袭并维持。   

    历史上亦不曾缺乏台风袭扰当地并造成严重灾害。  

    康熙四十七年七月,飓风大水。七月初七夜,临海、黄岩、太平飓风大作,骤雨倾盆,发屋拔木;初八日,余杭、杭州飓风骤雨,鼓楼及贡院同时崩圮,大木偃拔;长兴风雨洪水又陡发,漂溺室庐无算。   
    康熙五十一年八月初,太平、黄岩大雨三日不止,飓风起,屋瓦尽揭,海潮暴涌;人畜淹没无数,晚禾淹七八天,根烂。山阴、会稽风雨。  
    雍正八年六月初五日,黄岩、玉环飓风大雨,出洋巡舟遭覆溺,近海陡塘俱毁。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初六日,黄岩飓风掣屋发石拔木,大雨如注,平地水丈余,死者无算,太平、临海大风海溢,漂没无算。

    乾隆五十五年六月十四日,太平大风雨海溢,小西门崩。
   

   
……  

    时光回溯到建国后1952年的那个夏天。   
        
    1952年7月15日08时,当时负责西北太平洋上台风探测和预报任务的美国军方将一个位于琉球群岛附近海域的热带扰动升格为热带低压,并编号为05W。  

    当时,堪察加半岛上空开始出现一个阻塞高压,位于我国西北一带的青藏高压向下延伸到了500hpa,其西侧有个发展的低压槽,西太平洋高压尚处于日本以东洋面,呈经向状态,虽然中心已经形成592位势什米的闭合线。这种槽脊配置导致槽脊的反相叠置,抑制下游的西风经向活动,尽管东亚有强烈发展的阻塞高压。同时副高西侧的偏南信风仍无法对05W路径造成直接影响 。相反,受到华东弱高压东侧偏北气流的引导,05W一度朝西南方向移动。由于强度较弱,华东弱高压甚至没有在5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中显示出来。不久后,弱高压便开始朝东北方向移去,与此同时,西北太平洋副高小幅西伸,05W以南则出现大片弱低压区。于是05W所处环境的引导条件发生了转变,并在自身内力协同下转朝西北偏西方向移动。






  

    16日14时,05W加强为一个热带风暴。美军军方遂将其命名为“吉尔达”。而后,“吉尔达”横穿琉球群岛进入东海,强度逐渐加强,并于19日凌晨达到巅峰50knots   
    值得一提的是“吉尔达”横穿琉球群岛的那段过程。虽然在CMA和美国军方的路径图上都表现得波澜不惊,但在JMA此后的Best Track(当时JMA仍为成立)中却是一波三折。可能的解释为当时引导气流的不明显,还有各机构之间定位的不同。


  

    与此同时,大气环流悄然发生改变,随着17日西亚阻塞高压的建立并加强,东亚阻塞高压减弱并崩溃,而青藏高压的存在使得其与北侧的竖槽继续发生反相叠置,下游的西风依然保持平直,除了东亚阻高崩溃之后在副高北侧发展的横槽之外。而横槽的存在使得副高略有减退,这也解释了后期“吉尔达”路径偏北分量增大的部分原因,只是此时588位势什米线西侧已退至140°E附近,因而间接作用大于直接作用。




  


     19日,“吉尔达”已身处浙江中南部近海。同日上午,“吉尔达”以近乎巅峰状态登陆浙江南部沿海。CMA的数据显示,当日09时,“吉尔达”登陆浙江温岭(当时隶属于温州)石塘,登陆前强度已经明显减弱,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8,登陆后强度迅速减弱,同日下午已经减弱为一个热带低压。而在CMA将其降格TD的同时,美国军方则认为“吉尔达”仍然有40knots的TS强度。当然我们不必过分深究两者之间的差别。毕竟在50年代,连气象卫星都还没有升空,实测或许就是王道。但是在战后的中国大陆,无论气象监测仪器的先进程度,还是气象从业人员的素质,都是无法与超级大国美国相提并论。怪就怪“吉尔达”实在太弱了,在整个西北太平洋,没有傲视群雄的强度,没有诡异惊艳的路径,这样一个平凡的热带气旋又何德何能让后人为其揭开真实的面纱?或许真实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登陆后的“吉尔达”继续向内陆挺进。虽然CMA已经将其降格并在同日晚上停止编号。但慷慨的美国军方仍然予以继续追踪。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追踪或许仅限于在天气图、早期雷达图等粗略的分析工具上了。当时甚至连多普勒气象雷达都还没有诞生。
19日20时,美国军方将“吉尔达”降格为热带低压。   
    令人不解的是,在CMA都早已放弃的时候,美国军方还在继续定位跟踪,并且还让“吉尔达”回光返照了一瞬。20日08时,美军将位于浙北苏南一带的“吉尔达”再度升格为Tropical Storm此后便停止追踪编号。  

    受“吉尔达”影响,温台沿海地区、瓯江金华江流域普降暴雨、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青田24小时降雨203.2毫米,3日达467.4毫米;金华22小时雨量达221.7毫米;乐清3日降雨量达578毫米。青田超过危急水位4.5米,丽水超危急水位6.76米,县城水淹过半;永嘉平地水深6米。温岭、黄岩平原陆地可行船,水深与桔树梢齐平。温州、宁波、台州、丽水、金华及杭州地区西部都出现了大的洪涝灾害。全省受灾农田398.5万亩,倒塌房屋22903间,死亡457人,直接经济损失按1990年价折算为1.269亿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有关“琴恩”二三事

7410号热带风暴 JEAN  琴恩)

1974716日~721

CMA30m/s-991hpa    JMA:994hpa    JTWC:45knots-995hpa   CWB:25m/s-995hpa





    在台风天气中,由台风直接或间接在陆地上造成的特大暴雨是预报员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根据国内外暴雨的分析和研究,最强的暴雨常常是由台风或与台风有关的天气系统造成。台风登陆后,如果维持不消,并在适当条件配合下可以造成持续性的特大暴雨,尤其是停滞或移动缓慢的台风,或与中纬度系统相结合的台风造成的暴雨更强。有时候,“狂风暴雨”便成了对台风的特定描述。但是本文的主角“琴恩”却是个特例。要说“琴恩”平凡,她确实平凡,平凡的强度,平凡的路径;要说“琴恩”不平凡,她又确实特别,因为登陆台湾后折向偏北再登陆浙江的台风确实也不多(当然如果有人说,此处说的“路径特殊”和上文说的“路径平凡”矛盾,本人也不反对,关键在于观者如何看待,辩证法嘛),当然最重要的是“琴恩”是个“干台风”,而且是个罕见的“干台风”。这个台风在大陆的登陆地浙江温岭只造成25mm的最大降水(注意是“最大”),就凭这一点,“琴恩”也该留名“青史”。

    除却风暴增水造成的灾害和不强的风力造成的风灾之外,如果还要数落“琴恩”的灾害,那就是干旱当时浙江处于梅汛期后的伏旱期,大陆长期干旱的状态,对热带气旋的降水也有影响,即所谓“湿度场”对热带气旋降水有影响。“琴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琴恩”的前身11W被JTWC起编于1974年7月16日。在当日08时的高度场再分析图上,乌拉尔山有阻塞高压盘踞,里海一带有低涡存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有一个高压脊,其西南侧即我国华东地区是一个低压槽,此外,西太平洋副高纬向分布,西伸脊点大致在台湾一带。尽管看上去西风带里诸多系统活跃,但这种槽脊配置却导致槽脊的反相叠置,反倒抑制了下游西风的经向活动。


  




    次日08时的高度场再分析图显示,东亚出现了阻塞高压。但由于槽脊的反相叠置,下游即副高北侧的西风仍较平直。18日08时,里海涡消失,东亚阻高崩溃。其中东亚阻塞高压南下崩溃并于日本以南的太平洋高压合并,其结果使得日本以东洋面上的一个长波槽得到发展。最后,纬向分布的太平洋高压在槽前发生断裂,东环减退,而西环则有所加强,高压中心出现592位势什米等高线。

    这一时期的14W在副高南侧偏东南气流的持续牵引下朝西北方向移动,并于18日凌晨加强为热带风暴。JTWC给予命名“琴恩”。18日20时达到巅峰强度45knots。受副高西侧偏南信风引导,“琴恩”于19日午后轻吻台湾后继续北上。CWB为此发布了两次警报。




      20日08时的高度场再分析图显示,日本以东的长波槽强烈发展,振幅惊人,槽底触及 15°N。次日,这一深槽发生切断。

      与此同时,“琴恩”进入东海,强度减弱。登陆大陆前已经只剩TS下限了。倒是CMA一直维持着STS的强度,直至登陆。20日凌晨,“琴恩”轻吻温岭石塘,此后继续沿着浙江海岸线北上,最后进入黄海变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天灾”

7504号台风 ORA  婀拉)


197589日~815

CMA40m/s-970hpa  JTWC:65knots-976hpa  JMA:970hpa


  

    1975年。文革结束前一年。   
    在这之前近十年的岁月里,气象机构也像其他部门一样难逃厄运。在此期间,学术活动几乎处于全面停顿状态。即使有少数气象工作者顶着压力试图恢复,但结果不是胎死腹中就是成果有限。
   
    据当时的气象工作者回忆,县级气象站预报室仅10平方米,只有一台收音机收听气象广播,一部电话用以预报服务,只通过县广播站传播天气预报。地区气象台相比县气象台也就多了几张天气图而已。在这样极其简陋的条件下,预报不准是常有的事,老百姓讥笑气象站是“气人站”。条件的艰苦程度可见一斑。
  

    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悲剧和耻辱便有其存在的先决基础。
  

    当年8月上旬,7503号台风(JTWC:ST-CAT.4,04W)“妮娜”登陆台闽后北上深入内陆,在豫南一带滞留数日,并给当地带来持续的强降水,暴雨中心最大过程雨量(8月4~8日)达1631毫米,三天最大降水量达1605毫米,造成2.6万人丧生非官方数据更是高达24万(数据来源:2005年5月28日DISCOVERY中“10 Top Technological Tatastrophe in the World”,笔者未经考据)。而台风“婀拉”造成的灾害也只不过是当年大环境下 “天灾人祸”的一个缩影。
  

    1975年8月9日,一个热带低压在NMC的48小时警戒线内生成。JTWC将这个起编位置为18°N ,127°E的热带低压编号为06W。当时西太平洋副高脊线位于25°N左右,我国华北至江南北部一带有副高单体盘踞,东亚沿海有长波槽发展。此后,长波槽移近太平洋高压,由于槽前的高压脊首先叠加到太平洋高压上,这个高压开始西伸,然后一度和我国上空的高压单体连通。接着,长波槽继续发展加深,太平洋高压开始减退。8月11日的5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显示,西太平洋高压588线已经退至日本以东洋面。于是06W在基本气流引导和自身内力的共同作用下,先朝西北后逐渐转朝偏北方向移动,并于10日14时加强为热带风暴JTWC遂将其命名为“婀拉”



  

     8月11日,“婀拉”进入东海。悲剧的序幕自此拉开。  

     这时,东亚沿海长波槽切断出一个高空冷涡,切断过程在3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上明显可见。受这一冷涡影响,“婀拉”所处海域的引导气流由偏南气流急变为偏东气流。据估测,冷涡与“婀拉”相距在5~10个纬距,冷涡的牵引作用明显地表现出来。但是当时由于气象设施和分析技术的落后,高空冷涡的切断过程并没有被气象台预报出来。各气象台都预报台风将继续北上不会登陆我国,甚至在11日傍晚的时候都坚持着北上的观点。且听当时在台州仙居气象站的某工作人员的回顾,“我在11日傍晚向县革委会副主任汇报该台风对我县无影响。可是第二天早上6时刚刚上班,地区台电话告知,02时台风移向西折,将会登陆台州。预报结论发生如此重大改变,我只能硬着头皮,赶紧向县革委会副主任再次汇报。结果领导听取汇报后说:你昨天刚刚汇报不影响,今天就说有严重影响,我们抗台时间上准备来不及啊!领导虽无责备,但我心里很是内疚与不安,也为气象信息滞后感到无可奈何。”于是,预报的失败便早早奠定了悲剧的基调。




  

    同日14时,“婀拉”升级为一级台风,并于晚些时候受冷涡牵引向西偏折,直奔浙江沿海而来。8月12日傍晚,台风“婀拉”登陆浙江温岭石塘。登陆时强度保持或接近巅峰状态。  

    浙闽沿海风雨大作。浙江下大陈岛测得最大风速41.7m/s,洞头测得38.0m/s,而在玉环坎门则达到了44m/s。福建台山岛实测最大风速30m/s,阵风风速34m/s。10~13日括苍山总雨量355毫米,三门264毫米。福建部门地区总雨量也超过了200毫米。据事后官方统计,台州、温州、金华、衢州、丽水5地区受灾,尤以温、台地区最为严重,江堤海塘决口总长176公里,淹田206.5万亩,毁坏渔船451只,倒房2.9万间,死亡179人,直接经济损失折为1990年价为4.07亿元。
   

    台风“婀拉”登陆后继续朝偏西方向挺进,并在浙赣边境减弱为热带低压(CMA认为以热带风暴强度进入江西省境内)。此后,减弱后的“婀拉”先后与一个冷涡和7506号台风(CMA自编号,登陆华南后东移北上)相遇,并在陆地上形成曲折路径,直至消散。其残余云系一直在5个纬距的区域里迴旋和停滞,维持了大约5日。受其影响,赣皖一带出现强降水。安徽江淮东部嘉山自来桥最大日雨量达539毫米。降水造成的损失无从考据。  

    1975年8月,台风“婀拉”和她的前辈7503号台风“妮娜”被共同钉在气象史的耻辱柱上。悲剧终将谢幕。倘若不曾翻起这段历史的书卷,它或许会湮灭在记忆的某个角落。但是“婀拉”,一个让气象人倍感无奈和耻辱的台风,直至今日仍然有着重要的警示意义。在气象信息闭塞滞后且缺乏有效技术预测的时代里,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多么渺小。但是这仅仅是天灾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历史的微芥

8923号热带风暴( VERA  薇拉)

1989911日~916

CMA:30m/s-980hpa  JMA:55knots-980hpa  JTWC:50knots-987hpa   
  
  

    很久很久以前,如今松门的脚下应该是大海。只有几座露出海面的山头,称为松门山。松门因此得名。   
    很久很久以后,潮水退却,露出滩涂,在光阴的流逝中渐成平原。不曾领略隋唐的繁华昌盛,不曾经历宋元的兵荒马乱,松门驻足在历史的门外,在潮起潮落中安静孤单地凝望。这片海隅之地,和北边的龙门岛、积谷山,南边的石塘山、杨柳坑,一样荒无人烟,一样寂静安详。   
    方国珍来过,不曾留下什么。只有松门山上落下的叶子,悄然诉说着季节转换开始。倭寇来过,除却寥寥人烟,就只剩一片暮光,实在不知有什么可以带走。后来,来了许多军户,也许戚继光的足迹也曾踏过这片土地。再后来,硝烟散尽。   
    明代后,松门终而香火鼎盛。不远处的石塘山也迎来了北上的闽南移民。只是海湾和大山的阻隔,近在咫尺的邻里,却仿佛远在天涯。百余年之后的迁界禁海,松门未能幸免。那虚妄的繁华恍若镜中月,随着水面荡漾开来的涟漪便轻易散去。不知此时隔岸相望的石塘先民是否侥幸躲闪。  
    抗战时期,日寇入侵。松门实在太纤弱,短暂短兵相接之后便被七个日本兵降服。但又如何呢?历史的尘埃早已将他们淹没,留下的,或许就剩模糊的记忆。  
    松门,曾经一度兴盛的松门卫,经历太多了。站在岁月的河岸,偶尔回眸,松门山依旧在那。他早已忘却山下有多少车水马龙,有多少人来人往,有多少生命行将诞生或者静静离去,只是当看到远处的龙门岛、石塘山、杨柳坑都已经和自己连在一起时,才不禁暗自神伤。那一片朝霞,那一片雾霭,那一些人烟,不过只是历史的微芥。  
    甚至薇拉,建国后松门的唯一一次。也是。

                                                                                                                                                                                                                           ­——题记  

   

     1959年的“薇拉”,史上纬度最高的五级台风,在当年九月份成为日本名古屋人的可怕噩梦。自此之后,“伊势湾台风”成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而在30年之后的那个九月,西北太平洋上又一个“薇拉”,悄然走进松门人的梦里。只是这次,她没让世人牢牢记住。做噩梦的时候或许会害怕,但当连梦都忘却的时候就不会再怕了。  

     1989年9月11日,JTWC将一个位于关岛以北洋面的热带扰动升格为热带低压,并编号为24W。此时西太平洋副高位置较北,西风带经向活动较弱。在副高南侧东风带的引导和自身内力的共同作用下,经过短暂徘徊的24W逐渐西进北上。

     9月12日20时,24W加强为热带风暴“薇拉”,并于13日14时达到了巅峰状态50knots。当时的5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显示,副高呈纬向带状分布并加强西伸,西风带平直。此时,“薇拉”以每天7~8个经度的速度迅速向东亚大陆靠近。9月15日早上,“薇拉”的中心已经移到了东海东南部海域。入夜后,“薇拉”出现了CMA眼中的近岸加强,最后于当日20时左右在浙江温岭松门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30m/s(11级),中心气压980hpa。JTWC对登陆强度的评价则有40knots。“薇拉”登陆后继续向西北挺进,并移至副高西南侧,16日凌晨降格为热带低压。但当时的环流形势非常稳定。“薇拉”沿着副高为它指好的路,先后经过皖苏两省,再入黄海。只是这一次,JTWC没有那么慷慨,在苏北沿海即对“薇拉”停编。在北上的途中,“薇拉”逐渐变性,并于黄海北部一度加强。CMA重新升格为STS。  


    可以说,“薇拉”是减弱版的“卡努”。1989年的人们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没有遇到“卡努”,不幸的是仍然遭遇巨大的灾害。在“薇拉”登陆两天前,8921号热带气旋(JTWC:ST-CAT.4,22W)“莎拉”以STS强度登陆闽北浙江中南部在50小时内连续受2次台风影响,出现大范围暴雨,16日雨量大于100毫米的有10个县(市),括苍山达207毫米,沿海风力普遍在10级以上,又时值中秋大潮汛,风、雨、潮叠加,造成重大灾害。全省37个县(市)受灾,沉损船只2094条,739个村庄39.2万人一度被洪水围困,受淹农田476万亩,倒塌房屋1.5万间,冲毁江堤海塘4000处,死亡184人,直接经济损失13.8亿元。其中台州地区死亡164人。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亿元。此外,皖苏也出现强降水天气,其中江苏南通县降水量达到195mm,沿海多个县市甚至出现龙卷。  
   “薇拉”远去了。尽管她是松门的唯一一次,可当如今松门人再想不起她的时候,或许,她就真的已经走进历史的角落。仿佛夜里的薄雾,天亮的时候,就消失了。   

Img-1989-09-15-00-GMS-3-VS.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我爱你,无需躲闪

9507号热带风暴( JANIS  珍妮丝)


1995817日~830


CMA:30m/s-980hpa  JMA:45knots-990hpa  
JTWC:55knots-984hpa  CWB:23 m/s-990hpa



    热带风暴“珍妮丝”强度羸弱,路径规矩,从表面上看似乎没有任何闪光点。的确,像“珍妮丝”这样的热带气旋,在西北太平洋上有如银河中的星辰,来不及发亮就已经被周遭的光芒所淹没。然而平凡中自有不平凡之处。或许,人生就像一趟旅程,不在乎沿途的风景,而在乎看风景的心情。  
    说书人永远不在乎历史的沉沉浮浮,沉浮的历史不过是过眼烟云。在乎的只是一种泰然处之再娓娓道来的心境。如果没有登陆石塘,或许“珍妮丝”只能是存在于暗黄书页里的一堆数据,顶多是某本气象教材中一个偶然提及的案例分析。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有找到有关她在登陆地造成灾害的只言片语。因为她真的太平凡了,热带风暴的强度对于石塘这个历来经受台风吹袭的地方真的不算什么,仿佛是惊起平静湖面一丝涟漪,只是一丝涟漪。然后静静荡漾开去。  
    历史就在这层荡漾开来的涟漪里缓缓走来。但是谁也不曾想到,“珍妮丝”,在冲绳的浪漫海滨,曾经有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1995年8月17日,一个在季风槽中活跃的扰动有幸被JTWC升格为热带低压10W。在后来的Best Track中,起编强度只有15knots,多么微弱的强度。10W在副高南侧的东风带和自身内力作用下,北行一段距离后逐渐转向偏西方向移动。




  
     此时,日本以东洋面有一个不断发展的长波槽。在这个槽前,远洋的太平洋副高减弱退却。而在槽后,盘踞在西太平洋的庞大高压却略有西伸。对“珍妮丝”的前身而言,大气环流背景相当稳定。直到21日。他的出现。

  

     8月21日早上,JTWC将一个位于台湾以东洋面的热带扰动升格为热带低压,并编号为11W。此时10W和11W仅相距三个纬度。当晚10W开始打转停滞,并在旋转的舞蹈中加强为热带风暴JTWC给予命名“珍妮丝”。这是一次由藤原效应引起的逆时针打转(不过在JMA的Best Track中仅表现为原地徘徊)。次日,“珍妮丝”顺利完成旋转继而朝向西北方向移动,向11W靠近。当然11W自不会不解风情。他转过身来,对望无言,只有脉脉含情的眼神。  
    8
月23日下午,“珍妮丝”和11W融为一体。“珍妮丝”在舞池中陶醉了,甚至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当日20时,强度下降到TS下限。对热带气旋而言,这不是一次典型的合并后加强。原因就暂且归咎于爱情吧。此时,“珍妮丝”和他的恋人(11W已经于当日下午停编)已经移到副高西南侧。原先的西风经向活动也已经减弱,远洋高压西伸并与西环副高打通


       而他们继续向西北挺进,并受惠于东海良好的环境重新加强,8月25日凌晨强度加强至巅峰状态55knots。此时CMA也给出了最高评价,30m/s-980hpa。此后由于迫近海岸,其强度开始回落。同日8时前后,“珍妮丝”登陆浙江温岭石塘登陆时强度仍有50knots(不过CMA认为,登陆时的强度大致只有TS下限),登陆后受副高西侧偏南气流牵引,转朝北上,强度逐渐减弱。此后先后穿过浙江东部陆地、杭州湾、上海和江苏南部,最后进入黄海。“珍妮丝”在黄海逐渐变性并出现短暂加强,JTWC将强度提升至50knots。最终,这一温带气旋寻觅着众多前辈都曾走过的路,经朝鲜半岛和日本,在西风的牵引下,走向阿留申。

      
因为他们相信,自此之后,他们将永不分离。

网上搜到的寥寥的信息:1995年9507号强热带风暴袭击,导致岱山县高亭镇小蒲门村11635号渔船沉没,损失6.5万元,还导致该镇大岙村1渔民死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圣婴的杰作

9711号超级台风 WINNIE  温妮)

199785日~823


CMA:60m/s-920hpa  JMA:100knots-915hpa   JTWC:140knots-905hpa  CWB:55m/s-905hpa



     1997年3月,在结束长达两年的拉尼娜现象之后,西太平洋转而迎接厄尔尼诺的回归。虽然此次厄尔尼诺强度非同寻常,在厄尔尼诺开始后的第二年,我国多个流域均遭遇特大洪水,厄尔尼诺便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但西北太平洋的台风生产计划却似乎未受到太大影响,只是生成源地明显偏东。这一年,西北太平洋再次无愧于“暖池”的称号,全年共有34个热带气旋生成,五级台风的个数达到了令人咂舌的11个。超级台风“温妮”便是其中之一。
     在这一年,“温妮”的140knots的强度真的算不了什么。1997年,JTWC仿佛特别慷慨,先后给予4个Super Typhoon 160knots的评价。另有两个ST的强度也达到了上得了台面的155knots145knots

     唯一值得“温妮”自豪的资本,就只剩下远洋台风的招牌。1961年的远洋超级台风“南希”迫使JTWC200knots的实测下祭出无上荣耀的185knots,还有1979年的王者“泰培”因870hpa的实测中心气压而加冕,成为一个不可超越的神话。但“温妮”绝不是只凭这些耀眼的家族光环走进世人的记忆,还有——杀戮和破坏。

        

    1997年8月5日08时,一个活跃在马绍尔群岛附近海域上的热带扰动被JTWC升格为热带低压14W。14W生成后,在当时盘踞于西太平洋庞大副高的引导和自身内力的共同作用下,朝西北方向移动,渐渐脱离ITCZ。





        14W此后的路径完全可以用“波澜不惊”来形容。直到登陆前,其一直维持着西北—西北偏西的稳定路径。这和当时的大气环流背景有关。当时西太平洋副高强大且稳定,东亚和西太平洋中纬度西风较为平直,偶尔会有弱槽东移打压副高,但影响程度实在有限。在这种条件下,14W的目标只有一个,加强。
    在被赋予名字前,14W发展实在缓慢,仿佛一直在积聚稍后爆发所需的能量。8月9日14时,JTWC终于将其升格为热带风暴,并命名为“温妮”。此时“温妮”移到了北马里亚纳群岛附近。这是一块风水宝地。在她之前,多个赫赫有名的前辈均在这里起家,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譬如1958年的艾达,110m/s,成为CMA心中的女神;再如1954年的“琼安”,170knots的强度让人绝对不敢小觑。而“温妮”现在要做的,不是对历史的驻足,不是对英雄的膜拜,而是厚积薄发,追寻属于自己的荣耀。

    8月10日,“温妮”加强为一级台风。次日晚上20时,已达到4级台风的下限。这一刻,“温妮”不会满足,她现在需要的是后来者的仰望,迫切需要!8月12日08时,她如愿以偿。JTWC给出140knots的评价。此时,“温妮”像许多强者那样在翘首企盼飓风猎人真正的肯许,而非卫星云图的惊鸿一瞥。但是猎人曾经的足迹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后继者又不知何时出现。在无尽的等待中,“温妮”逐渐衰老。





        8月13日14时,五级台风“温妮”减弱为一个四级台风,14日29时再度减弱,只有三级台风的上限。15日14时,“温妮”拖着一个二级台风的疲惫身躯,逐渐朝琉球群岛靠近。
    8月16日20时,“温妮”减弱为一级台风。此时CMA给出45m/s,950hpa的评价。在这一刻,9711,在CMA眼中还是强台风。817日上午,“温妮”移近NMC24小时警戒线。

    在强度不断缩水的同时,“温妮”曾试图通过眼墙置换维持强度。然而这种尝试终而成了一生的败笔和遗憾。眼墙置换失败惨遭毁容,是“温妮”心中永远的痛。后来者在敬仰“温妮”五级台风地位的同时,也在她背后悄悄议论这段令人扼腕的耻辱往事。这时,“温妮”只能暗自神伤。在向死亡徜徉而去的路上,她将她的怨恨化成狂风暴雨,以求洗刷失败的耻辱。
    8月17~18日,“温妮”越过琉球群岛进入东海,其庞大的环流掠过台湾,携带的深厚暖湿气流化成暴雨倾泻在台湾全岛。CWB在此之间曾连续发出21次警报。据灾后统计,全岛有39人丧生。所幸1997年不是1975年。对台风“温妮”,浙江省台州市气象台提早12个小时预报在温岭石塘登陆。8月18日21时30分,台风“温妮”如约而至,登陆时近中心最大风速40m/s(CMA数据,下同),中心气压960hpa台风“温妮”登陆时恰逢天文大潮期,风、雨、潮“三碰头”。登陆后中心先后经过台州、金华、杭州等地区,于19日08时30分左右离开浙江。
  
   

    受其影响,浙中、浙北地区普降暴雨到特大暴雨。21个站出现大暴雨,过程雨量超过300毫米的有:三门350毫米、宁海325毫米。登陆地温岭市平均过程雨量达270毫米。全省普遍出现8级以上大风,其中东部沿海和内陆部分地区风力11~12级,超过12级的有9站,以大陈57.0m/s为最大。有10个潮位站超历史记录,海门站最高7.9(一说是7.5)米(历史最高6.9米),为220年一遇,健跳站最高7.55米(历史最高6.4米),为150年一遇,其余8站为50~80年一遇。钱塘江北岸的海宁站最高潮位达9.4米,为历史最高潮位。浙江沿海海堤损毁严重,据不完全统计,损坏堤防776公里,堤防决口13894处。其中登陆地温岭海塘被冲垮24条,长约25公里;温州损失堤防50公里,决口163处;舟山市有150条海塘受损,7条全线崩溃;宁波市沿海各县、市区的海塘、水库、堤坝受到严重毁坏。台风影响前,全省紧急转移安置132万人。据灾后统计,全省有75个县(市)受灾,207万群众被洪水围困,死亡238人,倒塌房屋8.5万间,因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98亿元。
  

    8月19日08时,JTWC将“温妮”降格为热带风暴。此时“温妮”已经移至副热带高压西侧。受到此处的偏南信风牵引,“温妮”逐渐转向,踏上北上的征程。





       8月20日凌晨,已经减弱为热带低压(CMA一直维持对其的TS评价,直至中心移到东北一带)的“温妮”折向东北方向,此后从山东半岛北侧入海,并在辽东半岛完成二次登陆,北上过程中与冷锋云系结合,并逐渐变性为温带气旋。  
    20
日08~14时台风“温妮”发生北偏东跳跃式移动。原因归咎于低空急流使台风倒槽区气旋性环流加强产生新中心所致。

    不得不提的是,台风“温妮”引起的风暴潮使得从福建北部沿海到渤海湾沿岸几乎所有的验潮站都超过当地警戒水位。除浙江之外,其他省市的镇海、高桥、连云港、石臼所、青岛等数站的潮位记录均突破历史极值,其中黄浦江发生300年不遇的高潮位。“温妮”中心途经五省,致使七省一市出现暴雨,山东及辽宁两省出现区域性大暴雨天气。

    8月23日早上,“温妮”渐觉步伐轻盈,灵魂离体划过俄罗斯远东上空,最终魂飞魄散。但世人可曾知道,“温妮”,一直在等待下一个轮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5-31 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七年之痒

0414号台风 RANANIM 云娜)

200487日~813

CMA:45m/s-950hpa  JMA:80knots-950hpa   JTWC:90knots-954hpa  CWB:40m/s-955hpa




       对于浙江而言,2004年是不寻常的一年。这一年先后有3个热带气旋登陆浙江,创历史之最。其中台风“云娜”更是为浙江的气象史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在这一年夏天,经历9711号台风“温妮”的石塘人在七年之后再次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是一场噩梦,也是一个躲闪不及的“七年之痒”。  

    8月上旬,副高在完成第二次季节性北跳之后,位置一直偏北,ITCZ相应北抬。在10—20°N,120—140°E洋面上始终有低压涡旋云系存在。8月5日,一个扰动在关岛附近洋面生成,NRL将其临时编号为98W。受到西太平洋副高南侧的东风引导,刚诞生的98W快速自东向西移动,并于8月7日晚些时候移至130°E附近的菲律宾以东洋面上,强度逐渐加强。同日JTWC发出TCFA(热带气旋形成警报)。翌日凌晨98W增强为一个热带低气压,JTWC给予编号16W(在JTWC此后公布的Best Track中,16W起编点提前到8月7日08时)。此时,受到西太平洋副高西侧偏南信风和西南季风的共同引导,16W转朝偏北方向移动。




        8月8日08时,JTWC将16W升格为Tropical Storm,中心气压997hpa。同日20时,JMA亦将其升格为热带风暴并命名为“云娜”,并给予国际编号0413。CMA同时升格,并编号为0414,给出20m/s 992hpa的评价。
    受日本以东洋面西风较强烈的经向发展影响,西北太平洋副高主体东缩,“云娜”东方形成一个副高单体。在10日08时的5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上,这个副高单体范围很小。实际上其西侧的偏南气流对“云娜”的牵引明显减弱。11日08时5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显示,西风的经向活动略有减弱,东环副高明显南落并呈带状的纬向分布,此时 “云娜”已经移到位于我国北方上空西环副高单体的东南侧和东环副高的西北侧。这是两个高压之间的弱点,所以当时不能排除“云娜”北上转向东北的可能性由于内力和惯性作用, “云娜”维持西北路径并逐渐向东海南部海域靠近。12日08时500hpa高度场再分析图显示,西风经向度明显减小,东环副高西伸与西环副高打通。在自身内力作用下和副高南侧偏东气流的牵引下,“云娜”继续向西北方向移动,路径的偏西分量加大。





  

     在此期间的8月10日,“云娜”已发展出CDO且于当晚经多频微波扫描后确定强度达到台风下限。JTWC遂将其升格为一级台风。次日凌晨,CMA亦将其升格为台风。而此时,台风“云娜”已经进入NMC的24小时警戒线内。   
    8月12日02时,CMA将其升格为强台风。同日14时,JTWC将其升格为二级台风。当时,高空850HPA的流场上,11日20时到12日20时大陈由东北风顺转为东南风,风速明显增强,而福州由东北风逆转为西北风,风速减弱,700、500HPA风向风速变化与850HPA相似。此外在浙东南一带出现了强烈的雷暴天气。这些迹象都表明台风“云娜”登陆浙江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沿海地区,民间常以雷暴活动出现与否判断台风登陆与否。群众经验和谚语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一雷打九台”,另一种是“一雷引九台”。实际上确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当沿海出现较大范围的热雷雨和热带气团中的雷暴,或者当台前飑线在沿海造成雷暴活动时,这种雷暴都有引台作用。而当沿海出现极锋雷暴即因冷空气南下侵袭引发的强对流天气时,这种雷暴有打台作用。因为台风不会穿过锋区登陆。地面锋面后部受低层东北信风控制,会使台风折离海岸。由于台风“云娜”北侧的带状副高阻塞,其云系没有与高空低槽西风带冷空气结合的机会。故此时的雷暴天气具有引台作用。  

     此时情况已变得非常危急。在8月12日晚上《新闻联播》之后的天气预报节目中,当时的中国气象局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秦大河亲自发布“台风紧急警报”:强台风“云娜”即将登陆浙江沿海,它会是自1997年以来在浙江登陆的最强的台风。这在我国电视屏幕上是前所未有的。不久之后,台风“云娜”登陆浙江温岭石塘,这个9711号台风“温妮”曾经光顾的地方。CMA在稍后的台风登陆报告中称,强台风“云娜”登陆时中心气压950HPA,中心附近最大风速45m/s,七级风圈半径500公里,十级风圈半径180公里。而在JTWC的Best Track中,登陆时强度稍有减弱,中心附近最大风力依然有85knots,中心气压958hpa。
  

    “云娜”狰狞的面孔开始逐渐显露,在狂风暴雨中为人类唱起了一曲挽歌。由于台风中心西移滞缓,在浙江上空滞溜长达15小时之久,导致降水量相当可观,风雨影响极为严重。据气象监测数据,“云娜”影响期间,总降水量大于100毫米区域面积达4.4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陆域面积的44%;大于200毫米区域面积1.3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陆域面积的13%;大于300毫米区域0.7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陆域面积的7%。11日08时—14日08时累计雨量台州、温州地区、绍兴和宁波的南部地区、丽水的北部地区以及衡州和杭州的局部地区在100毫米以上,超过200毫米有35站,超过300毫米有11站,其中乐清佛头916毫米、永嘉的中保786.5毫米。12日08时到13日08时的日雨量佛头874毫米、中保649.3毫米。
从8月11—14日,历时4天,内陆地区为8—10级大风,浙江沿海海面出现长达5小时12级以上大风,东部沿海地区也有9—12级,其中台州、温州和宁波的部分地区达12级以上,共有11站超过40m/s,最大为大陈58.7m/s(17级),刷新了9711创造的57m/s的极大风速记录,其次为三门县的三角塘46.4m/s(15级)。“云娜”影响期间正逢天文大潮起潮期,台风增水最大达3.5米,台州的海门、健跳潮位超警戒潮位,其中海门潮位达7.42米,接近历史最高潮位;温台沿海平原水位暴涨,温黄平原和永乐平原河网有5个站水位超危急水位,灵江的下回头、柏枝岙、沙段和永嘉石柱超保证水位。受“云娜”影响,全省50个县市639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达859万人,死亡179人,失踪24人,受伤1800多人;倒塌房屋4.24万间,农田受灾271.37千公顷,成灾144.22千公顷,公路交通、电力通讯、水利设施等受毁严重,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50亿元。   


    8月13日8时,台风“云娜”于浙赣边境减弱为一个热带风暴。此后进入江西境内减弱为低气压,途径湖北,于15日08时在湖南长沙附近消亡。由于低空存在水汽能量输送带以及具有台风涡旋发展的高低空急流和高低空辐合辐散场配置,导致“云娜”减弱速度慢、持续时间长,并给我国中南地区造成持续降水。

    曲终人散。台风“云娜”终究离去了,它带给世人的创伤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弥合。但是12日晚上的亲历者们却永远不会忘记,因为那不仅仅是一曲挽歌,更是一道印刻于生命深处的明亮却又灰暗的痕迹,足够留予一辈子去细细品尝、时常记起。

附笔者自述:
    石塘12日的夜晚是一个不眠之夜。全镇风雨大作。笔者有幸亲历90年代登陆石塘的三个台风,就不禁想作一番主观的比较。前两者登陆时,由于年纪尚幼,只知道有台风侵袭,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云娜”却是一个梦魇。直至如今,依然。

    “云娜”登陆前的那个下午,风雨已经非常强烈,并且出现了强烈的雷暴天气。入夜后,风雨强度骤增,电力供应和移动通讯中断。有一邻居女儿打来电话,说市区雨势惊人,整个“新家园”库存被水浸泡,估计自己损失会在10万左右。而室外声音骇人,玻璃破碎声、物体撞击声不绝于耳。风大时甚至房子都开始摇晃。不久之后,笔者住宅三楼迎风面有三处窗户玻璃破碎。风雨贯入,觉得房顶就要被掀飞。所幸及时用木板强行堵住缺口才未造成更大损失,只是此时屋内已是一片狼藉。直到天亮,风雨才逐渐平息。整理屋子的时候发现挂在墙上的时钟停止走动,检查后发现是因为屋子剧烈晃动导致电池离开电池匣。当时的风势可见一斑。“云娜”登陆后数日,电力供应一直无法恢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9

主题

9059

帖子

1万

积分

超强台风

积分
14548
发表于 2009-5-31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娜的感受跟我差不多
来自温岭偏僻农村的野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029

帖子

1393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1393
发表于 2009-6-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娜给我真正台风的感觉,让我在坚固的房间里都感觉到害怕,相比05年的卡努,感觉还稍逊一些,卡努是我35年来经历最强最折服的台风
论坛是我家,灌水靠大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11041484号-3 )

GMT+8, 2020-6-2 21: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