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台风
查看: 14929|回复: 23

[1949-1959] 为了忘却的纪念——5413号台风五十五周年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30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忘却的纪念


5413号台风(IDA 艾黛)

NMC:890Hpa  85M/S
JMA:890Hpa
JTWC:888Hpa  150Knots
CWB:940Hpa  75M/S


写在前面的话


今天,是5413号台风登陆五十五周年的日子。

一九五四年是解放后罕见的重灾年,长江洪魔和严冬冰雪都是多年罕见的。并不夸张地说,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那是一场为生存而战的斗争,即使他们能做的,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如此渺小。

台风也不例外。她们向大洪水淹不到的华南发起了凶猛袭击。那个年代没有风迷的概念,亲历者这个名词意味的只有伤痛和血泪;而最深的一道伤痕,就是5413号台风留下的。

关于这场天劫,我们最经常看到的,就是《中国灾情报告》中的简短描述:

1954年8月30日,5413号台风在广东湛江至海康一带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气压950百帕, 近中心最大风速达45米/秒(风力超过12级)。在台风猛烈袭击下整个湛江市突然变得一片狼籍,树木全被大风刮倒,围径170多厘米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市区所有平房无一完整,T型钢杆和水泥电杆被狂风刮倒、刮断,气象站气象仪器被吹毁。据事后有人测算,台风袭击时最大风速大约达60 米/秒。与此同时,沿海还发生高达6米的风暴潮,浪高2-3米,海船亦被涌上岸。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台风中,广东全省共死亡884人,伤2601人。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当年最年轻的亲历者如今都已白发苍苍,他们中的有些人至今提到这场台风仍然不寒而栗;而时间的流逝更让大多数人和他们的记忆长眠地下。如今揭开尘封的历史,模糊的背影仿佛一度清晰,但我们依旧希望,悲惨记忆的大门在有生之年不再开启。

二、环流和背景


1954年是一个副高很孱弱的年份,《中国气象灾害大典》是这么形容的:“……中纬盛行经向环流,东北低压强盛,北支锋区偏南……”。或许用偏东偏南形容更为恰当,直至8月下旬,副热带高压仍然不能把雨带推向华北,即使它已经能让东北饱受雨涝之苦。强盛的西南季风源源不断地走向江淮,梅雨锋异常稳定地停留在长江中上游,这一切的后果就是一次灾难深重的大洪水。相对必然地,热带辐合带在水汽不足和赤道反气旋活跃的局面下罕有形成,失去台风的华南则陷入了酷暑之中。

在新中国气象事业刚刚起步的年代,几乎没有人知道副热带梅雨锋和热带辐合带的此消彼长,也没有人了解南极涛动的震荡和越赤道气流的异常强盛对亚澳季风形势的影响。即使人们知道自5月11日以来连续三个月没有热带气旋登陆我国十分反常,也不会投以太多的关注。在偏东副高的强盛暖平流下,鄂霍次克阻塞始终坚挺异常,所有人都在为抗洪而挣扎。但今天我们已经很清楚地知道,再强大的阻塞也有崩溃的时候,再孱弱的副高也有反弹的一刻,而形势转变的苗头就在8月中旬初。热带辐合带几乎一夜之间在横亘三十个经度的海洋上强烈发展,在5413号台风命名前的10天里,连续三个热带气旋从季风槽中诞生,虽然当年信息闭塞的人们并不知道。

三、千里奔袭


在那个联合台风警报中心尚未成立的遥远年代,美国空军用轰炸机改装的探测飞机在大洋上来回巡行。5413号台风的初始扰动是在马绍尔群岛这个超台之乡形成的,关岛很早就注意到她,早在她加强成热带风暴前5天的8月18日就注意到她。不仅因为那里有足以提供无数资料的密集岛屿,也因为美国人知道辐合带中的台风往往前仆后继。在刚刚离开马绍尔群岛后,关岛就立刻升格为热带低压——当年的美国人不像如今对低压的标准斤斤计较,许多热带低压在15Knots就得以正名。连续数天的西行,这个在今天看来也许更像扰动的系统一直在缓慢地组织,直到她足以将CISK正反馈启动的8月23日。

转折点是在关岛门前出现的,当她北侧的信风逐渐增强的时候。随后她就加强成热带风暴。50年代的美国只会使用女名而台风命名,这一次她轮到的是一个叫IDA的简短名字。IDA,也许在几年以后,这个名字才会震惊世界,但若没有1954年的她,IDA在命名表中光芒也必然黯淡许多。在这里,艾黛被作为她的译名,以示与四年后那个奇迹的区别。

低空,辐合带从巴士海峡延伸至马绍尔群岛;中空,副高随着东风爆发加强西伸,高空,南亚高压东部型,脊点远伸至日本以南,热带对流层上部槽向西扩展至关岛以西。这是水温、辐合、辐散、垂直风切变俱佳的优良环境,虽然,作为一次真正的爆发性加强,她还需要一些运气。

8月25日零时,月下点赤纬22度26分;8月27日零时,月下点赤纬14度56分。5413号台风艾黛恰逢月台同步,她的中心气压在30小时内疯狂下降约100毫巴。略显遗憾的是,当年的美国空军没能在她的巅峰时期保持连续频密的探测,甚至每日一次的探测都无法保证,至今已无从知道她的增强速度究为几何;但我们知道的是,8月27日早晨七点四十五分,台风艾黛的中心气压降至888毫巴,成为整个五十年代的第五强台风,并向中央气象台的48小时警戒线迅速逼近。东海的热带风暴已经在两天前北上,副高在南侧迅速西伸,这时台风艾黛已经走过三千公里,叩响南中国海的大门。

中央气象台给出了那个年代标志性的85M/S,但仅此而已。五十年代气象工作的艰辛是很多人想象不了的,点击鼠标就能纵览全球云图风场的追风者可能无法理解早期文献频繁出现的“海上测站稀少,资料匮乏”这句话的真正意义。那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辛酸,它不是错过数字跳动的快感,而是错过生与死的距离。

四、前奏


由于地理的原因,穿越巴士海峡的台风几乎没有不让台湾中央气象局发布警报的,即使在它还叫台湾省气象所的威权时代就已如此。由于政治的原因,气象所和同样处在起步阶段的日本气象厅能够与关岛实现资源的共享。气象所很早就发现了她,也看着她不可思议的加强。虽然早年的风速评价十分混乱,气压更是不如人意,甚至连规则的海上-陆上台风警报系统都未开始,但气象所所能做的仍是尽职地记录下艾黛试图留下的每一处痕迹,尽管起步永远都显得粗糙。

从她达到巅峰的那天早晨起,台湾南部便风势渐起。经度最东的兰屿首先起风,入夜后风力更猛,至28日,十分钟平均风速最高竟达35.5M/S;同时台湾北部的彭佳屿也刮起了25M/S的暴风,而台风中心正从兰屿南方约三百公里处穿越巴林塘海峡,与彭佳屿的距离更超过五百公里。便在这两个以高海拔闻名的风口,亦罕有其匹。随即,艾黛的移速增至每小时30公里,大环流和大风圈在此实力斐然——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她的威胁近在眼前,绝对不容忽视。

但是否忽视对台湾而言是不重要的。艾黛和它距离太远,也匆匆而过,更没多少降水,她不可能给台湾造成多少伤害。高雄十多人受伤,数十间民房被毁,就是她值得一提的破坏了。随后,这些数据被打上“限阅”的标记,送入保险箱封存多年。另一边的中央气象台更不知道,也不可能了解这两个数据代表的意义;它所能做的,只有靠零星的海上观测和不可靠的探空气球试图对她多所了解。直到登陆前夜,它一直保持着超强台风以上的评价,但这究竟建立在对5413号台风几成了解的基础之上,只有天才知道。也许它的了解,并不比将台风登陆点视为澳门西南方的台湾气象所要多多少。

五、迫在眉睫的危机


如果说登陆珠江口以西的台风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前哨站,那么台湾是第一个,香港和澳门就是第二个。香港天文台是亚洲起步最早的台风测候所之一,它的台风定位可追溯至满清末年的1884年,它的风球文化对珠三角更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同样,仪器精良的皇家天文台所收集的数据,对途径珠江口以南的台风无疑有重要的参考价值。艾黛进入南海之后,迅速穿越东沙群岛,随即略为北折直逼珠江口,这一价值更不能例外。天文台在她穿越巴士海峡的时候就挂起一号风球,而所有信号的起止时间都能被轻易查到,这是东亚任何一家机构都不能比拟的大度。

8月28日12:00,一号戒备信号悬挂。
8月29日09:15,八号东北烈风或暴风信号悬挂。
8月29日11:30,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悬挂。
8月29日17:45,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悬挂。
8月30日05:00,所有预警信号撤下。

香港风迷对艾黛这个名字的最初印象,始于疯狂的1964年,但1954年的艾黛更加可怕。8月29日上午,台风中心尚在200公里外,皇家天文台就挂起九号烈风或暴风风力增强信号,这在战后六十多年绝无仅有——在今天看来也很好笑。随后,这一信号生效时间长达6小时15分钟,是所有令九号风球生效时间超过6小时的热带气旋中距离香港最远者。半个世纪前的作风自然未必规范,但合理的结果仍是:只有非凡的实测才足以支持大异常态的举动,包括某些砖瓦水泥建筑被毁的事实。就在当天晚上,维多利亚港出现了1.68米的风暴增水,在战后仅以9cm次于1962年的台风温黛。很幸运,天文潮落潮帮了大忙,否则后果,也许不堪设想。

艾黛继续西北西移动,然后就轮到澳门。1954年8月29日19:00-20:00,台风中心从澳门南南西方百多公里外掠过,本澳测到94km/h的一小时平均风速。若只纳入观测年限最长的大炮台山和大潭山两站的战后记录,这一风速在中心距离本澳不近于50公里的所有热带气旋中仅次于9302号台风高莲高居第二,而其距离更比高莲略远。这一夜本可能并不好过,但她以30km/h迅速离去,一切在午夜后归于平静。虽然,当年连规范化的风球系统都未建立,一切就已结束,似也在为今人提供嬉笑的谈资。

…… ……

但这并不好笑。

有些细节可以用技术反复咀嚼,有些却绝不可以,特别是当5413号台风已挟狂潮迅速逼近南粤最脆弱的雷州半岛之时。中央气象台没有看到这些冷酷的数字,它只有继续发布它该发布的台风紧急警报;但即使看到、知道这些数字的意义,也不会改变什么的。

50年代的红字典没有撤退的概念,虽然那里连象样的验潮站都没有。

她已经来了。

危机迫在眉睫。

六、风雨粤西


云雾山脉以西的鉴江冲积平原和雷州半岛一马平川,没有一座象样的丘陵。平原易起风,日际热力形成的海陆风也能长驱直入,没有酷暑难耐的煎熬。雷州半岛向南伸起,东方形成雷州湾和湛江港,而人类一向知道如何利用蜿蜒的海岸。但有利就有弊,平原往往成为狂风袭击的对象,半岛东部的喇叭口海岸和平原下坡度更低的大陆架甚易潮水堆积;而当快速西行的台风到来,速度更将助长风潮之凶焰。夏末秋初,副高南落,深厚东风盛行华南,快速台风往往便于此刻到来。

入夜,狂风暴雨峥嵘尽显。在危险半圆一侧,珠江口至雷州半岛的风力越来越强。对于粤西而言,台风的光顾如家常便饭,狂风鬼哭狼嚎的声音并不陌生,但5413号台风迅速把沿海风力加强到暴风程度,一切就显得不同了。鬼叫声渐渐变了,天地间充满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住在平房里的人们会感到大地在震颤;窗户早已无法抵挡强大的风压而碎裂,家里早已一片狼藉;用东西堵住窗户,只能是一种幻想。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保护任何东西,然而躲在房屋一角。伸手扶着墙壁,墙面似乎也在抖动,人们似乎发觉自己的房子都在嘎吱作响——虽然这可能只是幻觉,一切声响都被狂风的号叫所湮没。如果他还能顶着狂风的巨大压力推开门,如果他还能看到周围的情形,他也许会发现当年仍十分普遍的茅草房已经倒得差不多了,但一片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他只有祈祷狂风尽快过去。

这是台风,一次确凿无疑的风灾,她拔木,发屋,毁民田,海边人人都知道台风会带来什么,即使新中国一度仿佛铲除了牛鬼蛇神,却铲除不了人们对台风的恐惧。他们面对的是迹近鬼神的骇人力量,完全无能为力。看到烟霞下飞驰的奔马云,做完在大自然面前微不足道的准备工作,就只能回家祈祷上苍。

企望现代科技吗?这是二战结束后的50年代,工业化已经一百多年。倘若他们知道,国家在1954年才颁布第一部与自然灾害预警有关的法律,广东省台在1954年才开始摸石头过河地尝试短时天气预报,又能指望什么呢?

可惜他们连这都不知道。

据《茂港区历史大事记》记载:1954年,晏镜渔业生产合作社生产大发展,受到国务院的奖励。获得国务院奖励的收音机1部,建立起收音站。这是茂名地区最早的乡村广播机构。

一台收音机的获得都需要国务院的奖励,那么除了最原始的观云识天,还有什么能帮他们了解这场台风呢?

阳江、茂名、电白,就是这样度过8月底的台风之夜的。没有人睡得着,即使他们的生命没有危险,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可能在台风中毁于一旦。这个夜显得很长,尽管她健步飞奔,她东北象限时间长得惊人的大风仍会把粤西的人们折磨到天亮。

——HKO在她进入北部湾后才撤下八号东南烈风或暴风信号。

还有狂潮。艾黛过珠江口时恰逢低潮,但入夜后潮水复涨,天文潮波的传播速度,永远都是比台风快的。已而飓风回南,沿岸潮位暴起,越往西,天文大潮和风暴潮的振幅就愈叠愈近。

大风暴潮下的粤西,会是怎样的情景?

——据《阳江市志》记载:8月29日,台风夹着大暴雨袭击阳江,江海堤围被毁91段,房屋倒塌607间,损坏2064间,船只沉没27艘,损坏83艘,失踪32艘;死9人,失踪18人,伤91人,淹没水稻十多万亩。

——据《电白市志》记载:1954年8月30日2时起,电白遭12级台风袭击达18个小时,损害农作物2.4万公顷,倒塌房屋12341间,损坏房屋177805间,水东镇被潮水淹侵,损失及失踪船只1220艘,死30人,伤567人。化县风力7至8级。31日茂名县风力达8至10级,崩屋29933间,压死22人。

对于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这就是一场沉重的灾难,数万人无家可回,渔民血本无归。水东港也是值得称道的良港,但在5413号台风面前,显得如此脆弱。无论史籍记载的伤亡数字是否确凿,从风雨中走出的人们也不可避免地要直面两手空空这个严峻的问题。然而,对于未能体验切肤之痛的第三者,这也许是很遥远的后事了。

不过好在,就这么结束了。台风风圈虽大,毕竟迅速远去,他们还有时间,还有机会站起。暴风圈掠过固然灾难深重,但拥有飓风的台风眼墙毕竟仍在海上。凌晨过后,风势回落,躲在水泥楼房中的人们终究还是可以庆幸的。

——台风中心已向湛江冲去。

七、浩劫大地


8月29日傍晚,湛江气象台的海平面气压跌破1000毫巴,阴云密布,风势渐起。中央气象台给出最大风速50M/S。这是一次标准的强台风,当年的央局对登陆台风保守而固执,不会轻易给出45M/S以上的评价。持续飓风是什么概念?很少人有机会经历,海边也是如此,更不用提13、14甚至15级以上的狂风了。没有人对这样的狂风有概念,它意味着什么没有人知道。但那个年代,也同样没有人会想到,或提起逃跑这个字眼,这似乎和在战场上不敢面对敌人的枪口一样无耻,因为台风就是敌人,他们只有选择防御。

但防御这个名词下有什么具体的措施?不是所有人都能回答。至少,对于一般人而言,他会多买些生活必需品,包括食水和蜡烛,用胶布或木板加固门窗,把阳台上的花盆什么的放下,藏不起来的室外物体亦尽量简易地加固,躲在家里不出去。海上的人们会把船驶回港口,有的人会上岸躲避,有的人留在船上要处理紧急情况。农民会抢收庄稼,市政工人会拆卸高空杂物。政府也许会通过电话或人力了解哪里发生了什么,哪里有需要人去处理的事务。

还有什么?在当年,也许没有了。

——但若当你躲在家里都可能被倒房压死,如果室外的东西顶不住风,如果避风港也不够安全,如果庄稼收不了,如果海塘抗不住狂潮,如果电力通讯完全中断,如果人在街上站都站不起,如果一个指挥者在混乱中要什么没什么,又该怎么办?

一位亲历者是这样回忆的:“……8月29日,中共湛江市委准备召开全体党员干部扩大会议,……传达七届四中全会精神,……揭露、批判高岗、饶漱石的反党罪行……到人民电影院布置会场,大家忙碌到午夜时分……回到南华酒店……第二天人民电影院一面墙已倒塌”。

革命压倒一切,大难临头之际不是想着严阵以待,而将时间消磨在所谓至高无上的幻影下。这么说也许会引起不平,他们并没有完全将台风抛诸脑后;然而他们——只是想让这场面对台风的战斗成为不打断常规工作的一场励志,一场胜利,一颗精神原子弹。仅此而已。

不要把无知当无畏。——可是,为他们的无知付出生命的,绝不会是他们自己。

…… ……

台风袭击下,风力总会由弱到强,再由强到弱。所有人都知道,最难熬的时候是风力极盛的个把钟头,然后,风力渐小,紧绷的神经也可略为放松。问题在于:风力能一直加强到什么程度?闽南、潮汕到强风就不长了,香港、澳门、中山、江门也许到烈风强度就回落了,阳江、茂名、电白更到暴风也下来了。但当8月30日凌晨的湛江同样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个问题是何等严峻。

午后,湛江进入台风风圈,傍晚,湛江气象台的气压跌破1000毫巴,入夜,风势愈劲。怀着忐忑不安,人们静静等待着台风的到来。不出人们所料,风声先是一阵阵,时强时弱,间或宁静;继而横风横雨,此起彼伏,雨点噼啪;不久烈风大起,鬼哭狼嚎,夹杂远近不一的玻璃碎裂声,杂物倾倒声,闻之心惊;夜深,狂风愈厉,震耳轰鸣,地动山摇,门窗阵阵震颤,似有爆裂之危,远处声响不复可闻,已尽湮没风中。电力早已中断,整座城市一片漆黑,谁也不知道外面已经怎样了,每个在家里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泛起可怕的念头——如果风力再强,自己的房子会不会倒掉?——虽然在身处城市的他们心中似乎还没有市区大面积垮房的经历,也难以想象。

现在这种经历终于来了。午夜,台风中心来到距大陆不足五十公里的海面上。当年没有能观测大气的气象雷达,没有人造卫星,她的眼墙是否望之生畏不得而知,但风力迅速猛增是实实在在的东西。飓风圈咆哮着进入大陆,仍在坚守岗位的气象工作者现在已经明白她是多么强大——他们自己都从未目睹耳闻,事实上,他们什么都不能做。湛江气象台总部唯一一台风速计仍在工作,人们只希望它把真实的数据记录下来,为历史留下一个见证。

但他们错了。台风频仍的沿海需要什么量级的风速计?这个问题整整困扰了中国人五十年。今天我们查阅历史数据就会发现,直到9615号台风为止,几乎所有强台风在内地实测的最大阵风都在60M/S上下。这不是巧合,只因气象部门购买风速计时只挑选量程不超过60M/S的产品。量程更高的强风风速计不是没有,在国外,甚至近在港澳台都已普及,但价格的差距让国人退缩了。他们有自己的理由:能摧毁风速计的台风毕竟不多,应付日常观测,60M/S量程便已足够,也不影响天气预报质量,多花一笔钱并无必要——谁都明白,多年来气象经费无时、无地不是捉襟见肘。对与错只能由历史评价,我们只知道,这个原则使记录5413号台风真实风速的愿望化为泡影。对于一场多年罕见的强台风,这个量程是根本不够的。最终,风速计记录下>40M/S的十分钟平均风速,阵风50.4M/S,然后它就报废了,风力究竟几何,无人知晓,只能留给后人去猜测。

凌晨一点,台风中心登陆东海岛,她的云墙直压湛江。眼墙下,湛江气象台的气压计最终定格在957.3毫巴,这一纪录保持了四十二年之久,直到莎莉的出现。能够留下来的数字并不多,她们最终被记录在中国气象灾害大典和湛江气象局编纂的回忆录中,阅读过的人更少,——至少,比经历那个恐怖之夜的人要少得多。

这就是风力继续增强的底线,增强到远远超过持续飓风级别的程度。震耳轰鸣,地动山摇,已经可以用来描述持续暴风下的情景,已经足够骇人;风力再强呢?无边的恐惧,感到生命受到威胁,也许是每个人共同的心境;至于情景如何,旁观者使用任何形容词都不可能表达恰当的含义,他只能向大家转告他所揣度的亲历者的感受:实在太可怕了。

可怕的程度只能通过事后记录的城区破坏程度来猜测。亲历者告诉后人他所知道的恐怖事实:“……五位同志,为保护行署礼堂的安全,在风起后主动关闭开起的门窗……由于风力过大,行署礼堂终于倒塌……幸好……幸免于难”;“粤西区部队礼堂,党委礼堂,一中礼堂……全被风吹塌,警卫部队有三位战士被压牺牲。光复路邮电局宿舍里的多位话务员,由于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房崩塌,全部遇难。广东湛江卫生学校由于校舍倒塌,压死了学生5人,压伤6人”;“绿荫路天主教堂顶上两个铁十字架都被吹断,市区除坚固平顶楼房外,瓦面楼房几乎无一完整……”;“旋转直上的瓦片像纸屑似的满天飞舞,港口的T型钢杆柔可绕指,溜光笔直的水泥电线杆被硬生生拧成几段……”。湛江气象局、湛江气象学会出版的《湛江气象实用手册》更记载“城市七成以上房屋被毁”;《广东省志》则记录“整个市区内树木全部被吹倒,沿海城镇七成以上房屋倒塌”……

风力之强,骇人听闻。这只是城市,农村如何?《粤西农垦志》记载:“遂溪垦殖所、阳江垦殖场、湛江垦殖场和电白所各垦殖场的草房全部倒塌,共18257平方米,砖木及简易结构房屋倒塌4442平方米,损毁16218平方米,……人员死亡10名,重伤52名,轻伤70名”。这只是冰山一角的缩影,其他的,可以留给想象。

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1954年8月30日,是农历八月初三,凌晨,是天文大潮起涨的时刻。

凌晨两点钟,5413号台风中心越过东海岛,在湛江-海康交界处登陆,她的右后方随即从东北风转为东南风,狂风推着海潮层层叠叠,向雷州半岛东岸的喇叭口涌来。这种局面是早可预料的,快速台风穿越雷州半岛的特大风暴潮在历史上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地形、环流形势所决定的必然会反复发生的事件。仅仅在建国后,“雷州半岛东岸堤围几乎全部溃决”这样的记载在我国风暴潮灾情报告中就出现过不止一次,而1954年的这场风暴潮正是第一次。

民政部、广东省政府、湛江市政府在各自编撰的文献中都有相同的记载:“潮位高六米,风浪爬高2-3米”。这在建国后粤西地区特大潮灾中是唯一一次没有确切验潮站确切潮位记录的,也许只是估计,尽管它也许比8007号台风的异常潮位为低,但加上猛烈得多的狂风推动的拍岸浪,依然不是50年代的残破海堤能够阻挡的。

结果就是所有文献全都记载下的“雷州半岛东岸堤围几乎全部溃决”。不仅如此,隔着一条海峡的海口市也在台风左侧西北大风带来的狂潮下尽成泽国,除了市中心的一块高地,全无幸免。

五十五年过去了,除了所有人都用“变态”这个字眼来形容的8007号台风风暴潮,没有谁能让海口化为汪洋。后者登陆的地点近在徐闻南部,前者则远在海康北部。

这是怎样的力量?平心而论,台风中心的到来,没有和天文高潮完全重合,没有使灾难更加深重,但这不值得庆幸。《湛江实用气象手册》记载:“潮水和洪水淹没农田104.11万亩,毁堤901条”。全部绝收,仍不包括不属于农田的淹没地区。根据有限的不完全统计,在广东仅次于6903号台风风暴潮,至于详尽的资料,永远是一个谜。

这就是防御的结果。几乎所有的准备措施,都没有让台风减少一些可能的破坏。当大自然的力量超出了人类的应对能力时,强行抵抗是没有意义的。虽然中国人还要花很长很长时间,才能读懂这一点。但在读懂之前,他们不会选择逃走,或者更准确地说,不会选择让别人逃走。

生命就这样消逝。

八、长驱直入


雷州半岛的地形相当平坦,宽度也相当有限。无数个案例已经证明,一片绝对平原对热带气旋的削弱作用非常有限。台风越过雷州半岛在北部湾强度不减,并不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虽然这也取决于台风本身的强度。强度惊人的5413号台风虽无法像普通的中度台风一样保留不减的风力,但尽可能少的削弱,仍是一种必然。

副高脊点伴随台风中心一路西伸,台风越过雷州半岛仍不减速,前方就是广西深藏北部湾内的唯一一段海岸线。拥有雷州半岛这样一道屏障是种运气,但这道屏障远不如台湾的中央山脉可靠。广西气象台很早就意识到快速台风对北海、钦州与合浦不可忽视的威胁,对此甚至对快速台风这个名词下了专门的定义。55年前,这个定义远未诞生,作为这个定义最佳诠释的5413号台风就已经来了。

天亮,她进入北部湾,她的风眼已经填塞,她的速度已经减缓,她不再像几个小时前一样疯狂,可她还是台风,她还有翻江倒海的力量。湛江的风速计被毁了,随后遂溪的风速计也被毁了,但前方的北海还有一架风速计孤悬的半岛上等候。这一回,仪器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十分钟平均风速32M/S,极大风速>33M/S,一个标准台风的证据终于留下了,虽然它的意义和几个小时前是不能比较的。

台风中心沿着海岸移动,最终没有登陆广西,当天傍晚在越南海防登陆。虽然她的力量有限,她还是造成了她能够造成的破坏。北海是新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潮位站之一,亏得如此,它记录下了5413号台风创造的风暴潮位——5.57米。这一潮位纪录一直保持着,直到恰逢天文大潮涨潮期的8609号台风才被打破。罕见的高潮,加上回南的飓风,严重的破坏是注定不可避免的。

《中国气象灾害大典-广西卷》用这样的语言来描述:“这次台风强度大,生长几十年的树有的被连根拔起,有的被拦腰吹断。房屋倒塌更为普遍,财物损失严重,死95人,伤383人”。北海首当其冲,仅仅北海市城区,“死亡50人,受伤149人,……房屋全倒1346间,半倒628间……市粮食公司5个临时大仓库和2个小仓库几乎完全倒塌……耕地损失440公顷……市区电话线路90%中断,无线发报线亦全部吹断……”。乡村如何,未曾见录。合浦县、钦州市城区(原钦县)、防城区、港口区和东兴市(原防城县)“死亡44人,受伤233人,失踪32人,……崩屋6383间,沉船81只,打烂船51只,失踪船7只”。最后,邕江涨水,一次低于历史最高水位4米的一般洪水,南宁被淹农田809公顷。灾害严重,但这些详尽的数字所描述的,也只是那个生产力落后年代的中国一次中等程度的风灾。虽然对于有先天地理优势的广西而言,除去未曾找到的失踪者,确凿的死亡人数至今无风可及。我们希望,这一纪录,永远不要被打破。

九、后记


艾黛终于筋疲力尽。在副高的脊点处,她减弱成低压区,把她生命最后时刻的徘徊留在了云贵高原,静静走向天堂,关岛也在8月31日停止了编号。13天时间,她走过六十多个经度,十五个纬度,千里奔袭,最后是一次惨不忍睹的重击。在此后的四十多年里,5413号台风成为粤西大地刻骨铭心的伤痛。谁也不愿意去回忆这场悲剧,太多人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太多太多。虽然,人类的适应和忍耐能力天生就是惊人的,那个视私有制为毒蛇猛兽的年代也让倾家荡产的绝望不那么浓烈,但时间却注定无法磨灭劫后余生者心中那道带血的印记。作为一个旁观者,打扰曾经饱受磨难的灵魂也许是一种罪过,然而作为一篇沉重的纪实,它终归要对它所描述的灾难有一个盖棺定论。

下面列举的是多个不同来源的灾情报告:

《湛江市历史大事记》记载:1954年8月29日,百年一遇的第13号台风在市区至吴川之间沿海地区登陆,横扫全市,风力12级以上,阵风最大50米/秒。掀起暴潮,潮位高达6米,浪高2~3米以上,几乎雷州半岛东海岸堤全溃,毁沿海乡镇、农村7成以上房屋,洪、潮水淹禾田104.11万亩,死722人。

《中国灾情报告》(分册)记载:1954年8月30日,5413号台风在广东湛江至海康一带沿海登陆,在台风猛烈袭击下整个湛江市突然变得一片狼籍,树木全被大风刮倒,围径170多厘米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市区所有平房无一完整,T型钢杆和水泥电杆被狂风刮倒、刮断,气象站气象仪器被吹毁。据事后有人测算,台风袭击时最大风速大约达60 米/秒。与此同时,沿海还发生高达6米的风暴潮,浪高2-3米,海船亦被涌上岸。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台风中,广东全省共死亡884人,伤2601人。

《中国灾情报告》(概述)记载:8月29日,12级台风及海潮再袭粤西沿海,12.4万公顷农田被淹,90多万间房屋倒塌,损失船只3600多艘,死亡870人。

《广东省志》记载:8月30日在海康-湛江登陆的台风(序号为13)造成本省著名的“8•29”湛江特大风灾。该台风风力强劲,由于风速仪被吹毁未能记录到风速极值,据估算瞬间最大风速可达60米/秒。灾情十分严重。台风登陆时正值天文大潮,暴潮水位高达6米,风浪爬高2-3米,湛江东海岸堤围几乎全部溃决,沿海城镇七成以上房屋倒蹋。据统计,受灾人口100万人,死亡878人,损坏房屋70.18万间,倒塌房屋20.93万间,是百年罕见的风暴潮灾害。

《目击劫难100年》记载:台风袭击时,广东湛江市区树木全被刮倒,围径172厘米的大树连根拔起,钢筋水泥电杆被吹倒折断,所有平房均遭破坏。汹涌的潮水把轮船涌上岸,大片农田被潮水淹没。广东全省在这次台风中死亡884人(包括海南岛)。

《湛江气象实用手册》记载:5413号强台风登陆湛江,湛江站最大风力为50.4M/S,15级以上,潮位高6.0米,半岛东海岸堤围几乎全部崩缺,城市七成以上房屋被毁,淹没农田104.11万亩,毁堤901条,死亡981人,经济损失5亿多元,为百年一遇风潮灾害。

遂溪县气象局在官方网站上写下这样的统计:1954年8月30日02时5413号强台风在湛江到海康之间登陆,最大风力12级,为解放后罕见的一次台风,受灾严重,全县民房倒塌233297间,死亡162人,受伤1177人,被毁船只491艘,受灾作物44.5万亩。本站的测风仪器被摧毁,造成此后一段时间风向以8个方位记录,风速用目测代替。

《中国财产保险重大灾因分析报告(2006)》记载:经评估,历年台风损失的标准差为416.8060亿元,……共统计出有五次台风的损失均超出1次标准差(约546亿元)。分别是“5413号台风、……、……、……、……”

…… ……

数据在面前,冷眼旁观的我们,是否能从中看出些什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解读,不再赘述。

1996年,湛江又迎来一次沉重的灾难——9615号台风。它与50年代的巨灾相隔40多年,曾经的亲历者或者逝去,或者垂老。也许人都是健忘的,两代人的鸿沟在记忆的传承上不可逾越,但这需要足够长的时间,也许数十年,让惨痛的记忆消磨在历史的长河中。数十年不短,其间有太多未知的忧患;安然度过的美梦,需要我们每个人同心协力。

为了忘却的纪念,愿5413号台风的灾难永不再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1

主题

6788

帖子

0

积分

荣誉会员-暖池

积分
0

钻石勋章

发表于 2009-8-31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摘自《广东省农业气象灾害及其防灾减灾对策》
1954年8月30日在湛江——雷州沿海登陆的第13号台风,估计极大风速超过60米/秒,暴潮水位高达6米,风浪爬高2米、3米,当时湛江市东海岸堤围几乎全部溃决,沿海城镇7成以上房屋倒塌。

正在努力查找HK当时记录的风速。。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2

帖子

0

积分

热带扰动-TCFA

积分
0
发表于 2009-8-31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的文章!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只是小时候听爷爷说过,非常恐怖,我爷爷是同时经历过5413和9615两个台风的。能够把50多年前的5143台风写得如此生动和逼真,这是前无来人,后启来者。这篇文章令我们湛江的风迷对50多年前的台风有了重新理解和认识!
  拜读!
  请问楼主是不是湛江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205

帖子

1万

积分

超强台风

积分
14573
发表于 2009-8-31 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品尝过一篇精彩的文章,重新带来新的角度看历史已被遗忘的一个强台,不错!

我没弄错的话,这9号风球距离hk很远,最近都只是hk西南南126km,hko一小时风力89kph,阵风161kph,绝对是不可忽视的风力
方圆之內 任你得寸進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6

主题

5563

帖子

1万

积分

资深会员-热带辐合带

积分
19225

钻石勋章

发表于 2009-8-31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1954年,中国大陆的最高气象部门,应该是叫“中央气象局”。。。不是“中央气象台”

CWB在1947——1964期间的名字是“台湾省气象所”



说到资料交流方面,50-60年代是中(不含台湾)、越、朝、蒙、苏五国共享。。
直到1974年,北京和东京才把线路拉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2

帖子

0

积分

热带扰动-TCFA

积分
0
发表于 2009-8-31 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遇难的老一辈老乡默哀三分钟!
   巴士海峡,5413,9615等登陆湛江的必经之道!
   上帝,你什么时候才能让它消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8-31 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楼主天涯芳草于2009-08-30 23:49发表的 为了忘却的纪念——5413号台风五十五周年祭 :
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1954年8月30日,是农历八月初三,凌晨,是天文大潮起涨的时刻。
初三十八,有水尽刮……
8月末,潮汐还是日潮大于夜潮,否则……
拒绝一切不起风的下沉,抵制一切不下雪的降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205

帖子

1万

积分

超强台风

积分
14573
发表于 2009-8-31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5楼南天一石于2009-08-31 02:05发表的 :
   为遇难的老一辈老乡默哀三分钟!
   巴士海峡,5413,9615等登陆湛江的必经之道!
   上帝,你什么时候才能让它消失!

,这亦是强台登陆珠江口地区必经之处,可是一别二十多年,欲想窥探、感受一下当年风的狂暴,不过心又欲免于人命建设损失,风迷心态来来回回..老天又应否给些教训于自命不凡的城市人呢?
方圆之內 任你得寸進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6

主题

5563

帖子

1万

积分

资深会员-热带辐合带

积分
19225

钻石勋章

发表于 2009-8-31 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挑点刺。。。




七.  浩劫大地

倒数第7段
凌晨两点钟,5413号台风中心越过东海岛,在湛江-海康交界处登陆,她的右后方随即从东北风转为东南风,狂风推着海潮层层叠叠,向雷州半岛东岸的喇叭口涌来。这种局面是早可预料的,快速台风穿越雷州半岛的特大风暴潮在历史上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地形、环流形势所决定的必然会反复发生的事件。仅仅在建国后,“雷州半岛东岸地位几乎全部溃决”这样的记载在我国风暴潮灾情报告中就出现过不止一次,而1954年的这场风暴潮正是第一次。





PS:
1949-1954,国内的测风仪器是五花八门的(达因式、风杯式、压板式都有。。。)
1954年,在央局的一纸令下,陆续改用苏式维尔达风压板测风(根据长方形压板飘起的角度来测风速= =)
1967年开始才换成风杯式的
每次换型都历时两三年。。。

换而言之,70年代至今的风速记录,和70年代之前的风速记录。。。。两者一对比,问题多多

气压才是实测中的金标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3509

帖子

6299

积分

强台风

积分
6299
发表于 2009-8-31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中央气象局”发布的台风紧急警报什么内容啊?还能查到吗?当时观测条件很落后,预报中有台风中心的经纬度位置吗?
时代在进步,我记得八十年代初的台风预报,定位就已经很准确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11041484号-3 )

GMT+8, 2020-6-2 21: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