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台风
楼主: 海之子

[1949-1959] 巨型超强台风登陆浙江50年回顾与启示

[复制链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宁波日报》“城事”周刊刊登了深度报道文章:“八一”台风50年祭。详述了发生在1956年8月1日在象山县登陆的那场台风造成的惨剧。


  1956年8月1日午夜,5612号强台风登陆象山,近中心最大平均风速达70米/秒,瞬间风速达90米/秒。该台风一举摧毁了象山门前涂海塘,使该县的南庄平原顷刻间变成了一片汪洋。这次百年来影响我国威力最大的超强台风,给象山造成了巨大损失:死亡3402人,毁损房屋77000多间,浸没早稻10万多亩,其他损失不计其数。这是建国以来登陆我国风力最强、破坏最大、造成人员伤亡最多的一场灾难。


“八一”台风也波及了上海,给我家造成了巨大损失。


我家在上海郊区浦东的一个叫三林塘的古镇上。两开间两进三层砖瓦房是外公在世时所建,在左邻右舍中也算是个小康的象征。外公在我出生前去世,家道中落,房屋也无力经常修缮。“八一”台风来临时老宅已经千疮百孔,不堪一击。那天晚上,台风把我家屋顶刮翻,墙壁吹倒,幸好没有伤人,赶紧到临近的外叔公家(平房)避难。


待台风过后,全家咬牙重新修建老宅。外婆拿出了所有积蓄,各位舅舅也纷纷掏钱支援。由于经费紧张,三层楼变成了两层楼,后面原先宽敞的厨房和餐厅变成了狭窄的“灶偏间”。我们一家6口寄人篱下,足足三个多月。我在阁楼上挤在比我大4岁的堂舅床上,母亲带三个弟妹住沿街房间的一张大床上,父亲就住市区福州路单位办公室里。当时母亲还正怀着我最小的弟弟,其艰难程度可见一斑。


待老宅翻造好,我们也就搬了回去。由于舅舅们都在外地工作,外婆身体不好也被北京的3个舅舅接到北京生活。到80年代后期,在几位舅舅主持下,征得外婆同意,把三林塘老宅给我和我大弟弟继承。90年代中期,大弟弟花钱把老宅再次翻造成两开间两进三层的“豪宅”。现在就我母亲一个人住在这300多平方米的“豪宅”中,多少有点浪费。


92年我在宁波科协工作时,曾经做过“宁波台风灾害防灾抗灾研究”的课题,接触到解放前后影响华东地区的所有台风的历史资料,才知道57年那场给我家造成巨大损失的“八一”台风,给象山人民造成的灾难更大更惨烈。


读完《宁波日报》的“八一”台风50年祭,抚卷叹息。一眨眼,50年就这样过去了,57年8月1日那场台风,似乎历历在目,恍如昨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力最强、破坏力最大、死亡人数最多———建国以来登陆我国的最恶名昭著的台风,不幸于1956年8月1日午夜在象山县登陆,造成全省4925人死亡。其中,象山县死亡人数达3402人,241户绝户……
50年,沧海一粟。
1956年8月1日的那场台风,作为建国以来登陆我国的风力最强、破坏力最大、造成人员伤亡最多的台风,被载入史册。同时作为最恶名昭著的台风,它在登陆地———象山人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抚平的创伤。
距离“八一”风灾整整50年后的今天,当年风暴潮最为肆虐的地方———象山县南庄平原,已经是一片繁华地带,从金沙碧海的松兰山度假区经过郁郁葱葱的田野进入万家灯火的丹城,沿途如此宁谧、祥和、美丽。只有海边高高耸立的、伸手不可及的海潮标记,在时时提醒我们,这里曾经遭受过天劫。
弹指50年,从前的稚子已儿孙满堂,从前的青壮已垂垂老矣,而老一代已安然长眠。一切都变了,只有记忆。
今天,我们重提这样一段往事,除了追忆,除了缅怀,更重要的是,想留给我们今人、后人一份宝贵的历史财富。
历史告诉我们:宁波,这座始终立于“风口浪尖”的城市,需要时刻绷紧“防台”这根弦!
本文采写过程中,得到象山县委宣传部、象山县文联的大力支持。在此,我们致以衷心感谢!《城事周刊编辑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浩劫
最大风速每秒70米,相当于19级以上台风;瞬间风速每秒90米,相当于23级台风……
象山,1956年的7月,瓜熟稻黄的7月,风暴孕生的7月。
1956年是中国旧历丙申年。那一年,中国广大农村正在掀起从初级农业合作社向高级合作社大步迈进的高潮。
这一年的夏天,浙江省全省700多万亩连作稻长势喜人,丰收在望。这一年,象山县第一次种植这种稻穗长长、稻杆粗粗的连作稻,长势非常喜人。
当时的中共象山县委机关报《象山报》刊登了这么一则消息:“桥头林高级社连作早稻已普遍抽穗、开花,估计如无意外灾害,每亩可收520斤。”
也在这一年,象山当地老百姓感到气候非比寻常。这一年的入梅提早了半个月,出梅又提前了20天,这是不多见的。从6月中旬开始,象山进入了酷暑,干旱高温的天气持续了一个半月,这也是很少见的。
象山多年来一直进行围海造田,向大海要来的大量良田,这一年受到了干旱的威胁。河塘干涸、稻田干裂。到7月下旬,象山全县受旱面积达到178349亩。
而在象山湾外的辽阔洋面上,这一年,海水在森然蒸腾。入夏,一个恶魔,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空气旋涡悄然生成。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气象卫星。没有一个人的目光,能够穿越象山湾,直达太平洋上马里安那群岛海域。
距离这片海域2000公里以外的象山,人们只是感觉台风可能要来了。象山有800公里的海岸线,象山人民年年抗台,对此不以为奇,反而有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欣喜。
7月30日,象山县委接到省委的通知,把抗旱保丰收改为抗台保丰收。
7月30日中午,象山县的543名机关干部奉命奔赴农村,参加抗台保丰收工作。他们分成7个工作队、34个工作小组,带着镰刀,穿着蓑衣,戴着竹笠,一路上互相拉着歌,说说笑笑,步行前往林海、南庄、东陈和大徐、西周等地。
此时此刻,他们不知道,一场空前的灾难正在前方守候,他们中有部分同志将一去不复返。
象山县委成立了抗台前线指挥部,总指挥是县委宣传部部长韩桂秋,指挥部设在林海乡门前涂的龙王庙里。这座龙王庙因此而成为50年来象山人民挥之不去的黑色记忆的中心。
在象山县政府计划统计科工作的郑建树,那一年才24岁,他参加工作组来到了林海乡和农民们一起割稻。8月1日白天,他注意到应该退下去的潮水不仅没有退,而且还比涨潮时高了20公分。那潮水就在海塘边上荡漾着,腥味格外浓,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同样的情况樊敬道也注意到了。当年才25岁的樊敬道,在象山县政府农村互助合作部工作。他当时也参加了工作组,在高坪碶\)村割稻。一位船老大对他说:“同志啊,你们可不能大意啊,你看,日潮没有退出去,要出毛病了。”
今年已经75岁高龄的樊老,前几天接受记者采访时提起50年前这一幕,痛心疾首。他说:“我当时年纪轻不懂啊,我只知道台风来时,会‘吃洞’(指海塘缺口),所以我们工作组号召村里45岁以下的青壮年都去加固海塘。那天晚上我们整整干了两个小时,用石块泥土加固了海塘。我哪里想得到,那巨浪是越过海塘‘飞’进来的,挡也挡不住啊!”
1956年8月1日下午,《象山报》副主编朱华庭接到任务,要采写一组抗台保丰收的新闻,当夜编排,第二天出版。
朱华庭从丹城步行到南庄,一路上看到鹭鸶一群又一群地从海上飞进陆地。海边人家有鹭鸶来“做客”是平常事,但往日里,鹭鸶一般都停在稻田里或树上,不“扰民”。可是这一天,它们飞入了农家、祠堂,无论怎么驱赶,都不肯飞走,而且数量是从未有过的多。
朱华庭还好奇地看到,田地里的老鼠大迁移。大老鼠在前,小老鼠相互咬着尾巴,朝山边奔窜。这种罕见的景象逗乐了孩子们。他们拍着手跳着笑着喊着:“老鼠搬家了,老鼠搬家了!”
更令人奇怪的是,海塘岸边浮着一批批失去“理智”的鱼,有的头朝下,尾朝天,在海水中旋转;有的翻着肚皮,像死了一般浮在水面,任凭人捕捉。
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们,50年来还不能忘记一种“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那是被当地群众称为“海底雷”的声响。1956年8月1日的“海底雷”,比任何一次台风来时都要响,连绵不断。
人们最无法忘记的是那一天悬挂在象山天空的太阳,散射着一种惨白刺眼的光芒。老人们说:“这样的太阳会‘咬人’。”
自然界向象山人民传递着大灾即将来临的信息。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场灾难竟会是史无前例的惨烈。
8月1日傍晚6时,风魔终于撕下面纱,完全暴露了狰狞的面孔。象山县委接到省委的电报指示:紧急撤离!
但是,为时已晚。那个时候通讯工具落后啊。县委与各乡、村的联系主要通过电话、广播。可是那时候电线已经被大风刮断了,电话打不通,广播也不会响。县委急了,派专人去通知,但是,7名怀揣十万火急“鸡毛信”的干部刚走出丹城,就被大风挡住了。其中,一位叫徐勉礼的同志,还被大风刮“跑”了,再也没有回来。
而这时,参加工作组的机关干部们正与村民一起,以高昂的革命斗志,抢收着丰收果实。《象山报》编辑王克仪编了一个顺口溜:“满天黑云多起来,乌风猛雨就要来,大批干部下乡来,帮助社里割稻来,个个农民都喝彩!男女老少一起来,沙沙沙沙响起来,亩亩黄稻睡倒来。打稻机,转得快,粒粒谷子打落来。来!来!来!大家一起来!一颗不留割起来,与天争回谷子来,人力战胜大风灾!”
就这样,我们无可奈何地,眼睁睁地看着一场浩劫在象山南庄平原上发生了。
读者朋友有没有看过最近放映的电影《海神号》?如果您想知道50年前的8月1日午夜进入象山县的海浪有多高,看过《海神号》就知道了。不同的是,电影里的镜头是电脑合成的,而发生在象山的恐怖镜头则是真真切切的。
1956年8月1日午夜,近中心最大平均风速达到70米/秒、瞬间风速90米/秒的特大台风在象山登陆,飓风掀起的巨浪高达10余米,排山倒海,越过门前涂堤坝,吞噬了象山整个南庄平原。
最大风速每秒70米是一个怎样的概念?按国际公认的蒲福氏风力等级表,最大风速每秒32.6米就是12级台风,可以在海上刮起16米以上的巨浪骇涛;每秒70米,台风应为19级以上;每秒90米,相当于23级。
这场台风威力有多大?看看下面的场景:龙王庙里200多公斤重的磉子和村里的捣臼、碾子漂到河的对岸;在门前涂两边碶\)门港避风的船只,有的被狂涛掀翻沉没,有的漂至仇家山、山头董、刘夹岙、河东等地。其中两艘在新碶\)头港避风的排水量达四五十吨的三桅运粮船,被飓风狂涛“抬”过坝顶,“飞”上了山,一艘“飞”到仇家山强盗门;另一艘“飞”到5公里外的姆龙洞山麓高坎墩。
8月4日,国务院在抗台救灾紧急指示中说:这次台风风力大、范围广,受灾范围1000公里,受灾地区有浙江、江苏、安徽、河南、河北。受灾最严重的是浙江、安徽。浙江是人员伤亡最多的省,死亡4925人。其中,象山县死亡人数占全省的69%,是受灾最惨重的地区。
象山县县志这样记载(摘录):
全县死亡3402人,其中国家干部50人(GCD员12人),解放军指战员3人,241户人家灭户;受伤5614人,其中重伤1436人;毁坏海塘堤坝191条,长6388米;毁损房屋77395间,冲毁木帆船102艘,损坏渔船376艘;海水淹没粮田116611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英烈
1956年8月1日下午5时刚过,天空已是一片漆黑,台风裹着滂沱大雨横扫象山南庄平原。“轰隆隆!轰隆隆!”的“海底雷”愈响愈烈。
时任象山县委宣传部部长、抗台前线总指挥的韩桂秋,紧急召开了抗台抢险会议。
会上,韩桂秋提出了一个口号:“每一个GCD员、革命干部要站在抗台抢险第一线,身先士卒,保护群众在先,撤离在后,要不惜牺牲自己,保护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龙王庙即将坍塌时,刚从塘坝返回的韩桂秋大喊:“庙要倒了,大家快爬到屋架上,抓住木头就能活命!”
但屋架离楼板有3米多高,韩桂秋对大家说:“踩着我的肩膀上!”几个小青年踩着韩桂秋的肩膀上去了;韩桂秋把儿童一个个递上去了……几个年纪大的妇女执意不肯,说:“女人从男人头顶上爬过去,罪过!”
可韩桂秋硬是把她们顶上了屋顶。
屋架上的群众俯下身子,想把韩桂秋拉上去,但此时韩桂秋已是精疲力竭,够不着上面伸下来的手。于是,他想从断墙往上爬,就在这时,“轰”地一声,断墙倒塌了,韩桂秋掉入水中,被汹涌的巨浪卷走了。
“八一”台灾中,象山县像韩桂秋这样牺牲的党员干部有50名。
县农林科副科长翟汝佐、县委组织部秘书何双林、县农林水利局技术员许采梁3人,根据韩部长的嘱咐,到新碶\)头村去通知群众转移。当他们靠近村子,大声疾呼要群众转移时,一阵狂涛呼啸着把他们卷走了。
县文教科科员赵启亮同志,因救护群众,来不及爬上木排,被倒塌的砖墙击昏,沉入水中英勇牺牲了。
象山渔业指挥部的周澄明同志,领命前去保护粮仓,路上被巨浪冲来的杂物击昏,壮烈牺牲……
每一次灾难救助现场,都少不了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八一”台风也然。他们中有3人为救灾而牺牲。
8月2日,驻舟山海军某部冒着狂风暴雨,驾登陆艇在象山鹤头嘴登陆,投入抢险救灾战斗。
由GCD员组成的抢险突击队,守住门前涂的海堤排水。有位在解放一江山岛战斗中多处负伤的战士冲在最前头,当海水从海堤缺口涌入时,他大喊一声:“快跟我来!”就第一个纵身跃入水中,其他战士也奋勇跳下,筑成人墙……
22军191团驻象山3营战士何文斌,苦战了一天后,昏倒在山脚边。迷迷糊糊中,他忽然听到耳畔有孩子的哭声,他清醒过来了,发现声音来自200多米以外的山脚下。
于是,何文斌拖着疲乏不堪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向山的方向爬,沿途留下了长长的血迹。
孩子得救了,而何文斌同志因为虚弱无力,滑入水中,英勇牺牲了。
1956年8月2日,人民解放军救起的落水群众有300多名。(王佳赖 赛飞)

人情
1956年8月4日的象山,暴风雨后的傍晚寂静而苍凉,突然,天空中响起隆隆马达声,紧接着,两架红星闪闪的银鹰飞临丹城上空,盘旋下降,骤雨般落下大批慰问品,其中面包还是热乎乎的。
人们一边高呼:“毛主席派专机来看我们啦!”一边吃着热乎乎的面包,脸上露出劫后难得的笑容。
在这之前和之后,当地百姓的自救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支援,给这方劫后的土地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温暖和希望。
“八一”台风登陆后的第二天早晨,象山县委即作出决定,认为灾后的最紧要工作是打捞和埋葬尸体、安置无家可归灾民、做好卫生防疫工作和尽快排除咸水等。
台风里,南庄区死了3000多人。绝大部分尸体随着风浪冲到半河、梅溪、丹城、洋心、白石等地的河沟、高粱地、玉米地。天气炎热,须立即动员当地群众尽快加以埋葬。县委动员了500多名群众,和机关干部一起,组成8个捞尸、埋尸安葬队,每人带一块白毛巾、一只白口罩和一小瓶白酒,分头打捞、埋葬尸体。
同时,丹城五村支部书记周云照等18人,驾着3艘船,前往门前涂碶\)门开闸排水。
自从飞机来过后,四面八方都来支援象山。当时象山还没有连接内陆的公路,支援象山的人员、物资都要在宁波乘8个小时的船到象山白墩上岸,再步行10公里才到达丹城。
抢救和安置灾民,抢救物资,组织防疫,送重伤员到宁波、舟山治疗等工作也有序开展。
8月4日,舟山地委来电:将于本日17时前派两架飞机在丹城东塘山上空投粮食,准备15米长2米宽的一块白布记号,白布四角烧4堆火。
下午5点,夕阳映照在丹城,暴雨后的傍晚格外宁静,只见两架飞机越过山岭,低空盘旋在丹城上空,随后盘旋下降,一个个小包裹雨点般落下。这些包裹里,是省级机关、大专院校食堂等单位赶制的炒米、面包、饼干等慰问品。
飞机空投对灾民鼓舞很大,大家高呼:“毛主席派飞机来看我们了,我们有救了。”
晚上,舟山地委又运来大米3万余公斤,还派来了携带大批药品和医疗器材的防疫队。
从8月2日到5日,救援人员从海水中救出灾民数千人。在中央和省、地、市各级的关怀下,1.4万多名灾民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
台灾中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灾民得到了政府的大力帮助。当地政府在山头董、仇家山等处建造房子,一个人能分到一间房,十几平方米,两个人以上分到一间半房子,两户人家可分到三间房。
孤儿王士德也分到了一间房。“只是因为哥哥不放心我一个人住,所以我没有要房子,领了60元钱。”在政府的关注下,不幸的他有了幸福的开始。小学毕业后,小士德就读诸暨蚕桑学院,毕业后又去当兵,在部队15年,转业后进入象山检察院工作,曾任象山检察院反贪局局长。
灾后二三天,各种尸体、杂物就开始腐烂,严重污染空气和环境。象山得到了省、地、市卫生部门的大力支持,从杭州、舟山抽调来的67名医务工作者和本县的40多名医生一起,组成医疗防疫队奔赴重灾区,免费治疗伤患者,并调来500公斤“六六六”粉、250公斤漂白粉、200多公斤“二二三”乳剂和24台中型水泵、抽水机,用来排出污水,消毒防疫。
历史上“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的状况没有在象山出现。经过半个月的苦战,象山安然度过了灾后传染病的爆发期,成功排除了疫病的危害。(陈雅珍 肖康焕)

天择
在这场罕见的灾难到来时,无辜的人们不甘心听从大自然的安排,他们都要努力争取生存。人竞天择,从飓风巨浪中侥幸存活下来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传奇故事。
王士德:
父亲把他托到桑树最高端
今年61岁的王士德,刚刚从象山县检察院退休。1956年,他11岁,住在“八一”台风重灾区———门前涂龙王庙边的王家村。当时他家里有8口人,台风中,他的父亲、母亲、奶奶、嫂嫂、妹妹、侄子、侄女7人罹难,只逃出他一人。
那天晚上,王士德和父亲同睡一床。晚上10时过后,风雨大作,屋顶的碎瓦片一个劲地往下掉,砸破了蚊帐,父亲赶紧拖着儿子,躲到了八仙桌下。可是没过多久,水势越涨越高,一个巨浪冲来,墙壁倒塌了,父亲拉着儿子的手往外跑。
王士德家屋后有株一人抱粗的桑树,他从小就喜欢爬到桑树上摘桑椹吃,爬惯了。在父亲的托举下,这一次他很快爬到了桑树最顶端的枝叉上,骑坐稳妥后就睡着了。他最后感受到的父爱,是脚底父亲那只温暖的手掌。
不知过了多久,王士德醒过来了,他感觉托着他脚底的父亲的手没有了。于是,他大声呼叫:“阿爹,阿爹!”可阿爹不见了,回答他的是一次又一次没顶巨浪。每叫一声,巨浪便兜头泼下来,差点令他窒息。
第二天天亮时,爬到旁边一棵柚子树上得以生存的王士德的堂哥和堂嫂,牵着小士德的手,用毛竹探路,艰难地趟水到了丹城。
事后王士德才知道,他的7位家人死了,亲人的尸体都没能找到。他所在村20多户人家百来口人,只侥幸存活了10多人。在舟山工作的哥哥王士磊闻讯赶来寻找亲人,可他只在丹城西寺接待站找到了弟弟一个人。
樊敬道:
不会游泳多次沉入水底
象山县互助合作部干事樊敬道参加抗台工作组,当年在南庄高坪碶\村蹲点。
8月1日,他到南庄新碶\)头村参加抗台工作,把县委关于抗台抢收保丰收的指示向村支书进行了传达。
南庄新碶\头村有10个自然村,在这一场台风中,这个村死了700多人,是重灾区。樊敬道就这样来到了“八一”台风“撒野”的地方。
当年25岁的樊敬道,风华正茂,觉得生活处处充满诗意。他看到一些妇女在海堤边的瓜田里吃黄金瓜,觉得那画面非常动人,一直不能忘怀。
晚上,他和定山区区长、抗台检查组组长袁明通一起,先去检查了粮库,并告诉粮库管理人员:如果水漫进来了,你鸣枪报警。
然后,他们又来到一户房屋倒塌的村民家里,看是不是需要帮助。一位妇女拉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屋边哭。于是,袁明通帮着抱孩子,樊敬道帮着挑担子,他们一起把妇女和孩子送到了一座当时还安全的大庙里。
就在那座叫做红庙的大庙里,袁明通主持召开了一个动员大会。可话刚说了两句,粮站管理员就跌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大喊:“粮站进水了!”
樊敬道问:“你为什么不鸣枪?”粮站管理人员说:“我的枪被浪打掉了。”
樊敬道和袁明通抢步出门,准备去粮站看看。刚走到庙门口,大水涌进来了。经验丰富的袁明通一尝水是咸的,于是就对大家说:“哪里都不用去了,潮水进来了。”
大约20分钟后,庙墙倒了,所有的人都被潮水卷走了。
袁明通再也没有回来。当时他已经接到县委的调令,到县税务局任局长,要求他在抗台工作结束后报到。
不会游泳的樊敬道,在庙倒塌的一瞬间,就被大水卷入了水底,他毫无希望地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经过3次沉沉浮浮后,樊敬道力竭而昏了过去。可是谁想得到呢,他居然再次醒了过来,而且发现自己居然很巧地被搁在一个由横梁和草堆组成的浮物上,潮水推着他,漂了5公里地。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樊敬道看到有船驶过来。第一条船没有看到他,驶远了。当第二条船过来时,他用木棒敲打横木,船上的人听见了,把他救了起来。
郑建树:
颅骨骨折脑震荡艰难自救
1956年8月1日晚上,象山县抗台保丰收第八工作组组长、时任县计划统计科副科长的郑建树,突患急性肠胃炎,但他不愿意离开第一线,打针吃药后,躺在龙王庙的厢房里休息。当时,庙里避难的有30多位危房户村民。
深夜11点,风暴潮带来的海水从阶沿漫上了龙王庙的戏台、柱子、屋架。又一排巨浪袭来时,只听到“轰”的一声,龙王庙墙倒屋塌。
病中的郑建树,被倒塌的屋架木头击中左脑,登时觉得眼冒金星,沉到水下喝了几口水,又浮出水面,顺手抓住了一块随水漂过来的木板。
这时,郑建树看见一个人影漂了过来,连忙靠近问:“是谁啊?”对方说是县工业科科长王庆祥。这位来自山东的南下干部,不会游泳。于是,郑建树让王庆祥坐到木板上,他用双手握住板沿漂着。
就这样,两个人互相鼓励着顺着潮水漂向远方。忽然,郑建树觉得自己的腰部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了一下,他痛得大喊一声,不由自主地松了手。就这样,郑建树与王庆祥分开了。
不幸的是,王庆祥再也没有回来。而郑建树几次被海浪压入水底,又几次顽强地浮了上来。他幸运地抱住了又一根漂来的木头。不知过了多久,郑建树突然觉得左脚触着了地。“啊,是陆地!”郑建树高兴极了,“看来我没有漂入大海。”再后来,他居然扶到了一堵墙,于是扶着墙站了起来。
这时他才知道,不知不觉中,他已漂到了高俞村,这里离丹城约5公里。
8月5日,受伤人员被送往舟山治疗,郑建树也在内。到舟山人民医院一检查,他才知道自己颅骨骨折、脑震荡。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半身已麻木了。
朱华庭:
提前几小时返回丹城
时任《象山报》副主编的朱华庭,带着出第二期《抗台快报》和采访人民群众抗台保丰收的任务,于8月1日中午来到了林海乡龙王庙。
晚上6时,风大雨狂,抗台指挥部总指挥韩桂秋的秘书何双林对朱华庭说:你回去要写稿吧,顺便把这里的情况向县委汇报一下,早一点回去好了。
朱华庭想到晚上还要赶着出《抗台快报》,就赶紧回丹城了。从林海乡龙王庙到丹城,有10多公里,平时走走两个多小时够了,但是这一天,朱华庭整整走了4个多小时。
因为风大,朱华庭有时只能爬。一路上,雨衣、衣裤被风撕成了碎片。“雨点打在身上,就像毛竹丝抽打一样。”
走到桥头林,村干部们看到他,都说风太大了,你还是在这里住下吧,朱华庭说:“不行,我有任务,今天爬也要爬回丹城。”
正是使命感救了他。如果那天他在遭受重创的桥头林住下了,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厄运。
到了一个叫杨家桥的地方时,他被大风卷到空中,可幸运的是,“砰”的一声,他掉在了河里。
几经折腾,朱华庭身上带的捷克产照相机、手电筒、手表、笔记本全让巨浪狂风冲走吹跑了。
当晚10点多,他终于跌跌撞撞到达丹城。他看到,海水已漫过南教场,南街至县政府两旁的电线杆全折断了,大树连根拔起,报社房屋部分揭顶,周边房屋坍塌,到处是断壁残垣和横在路上的断杆、树枝。
他才知道根本不能出报纸了,电停了,印刷厂被冲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拾零
   浪漫的民间传说
   关于“八一”台风的描述,在象山当地群众的口口相传中,演变出一个辣螺精与金鹅龙王斗法的民间传说。
   传说是这样的:盘踞在门前涂鹁鸪山田螺礁中的辣螺精,想住到丹城来,因为有金鹅龙王的遏制,一直没能得逞。
   1956年8月1日,金鹅龙王上天去了,辣螺精趁机发难,伸出两个触角,卷起海水,直奔丹城。沿途5座庙里的5位菩萨奋力抵挡,无奈节节败退。
   辣螺精快到丹城了,眼见它的阴谋就要得逞。这时,金鹅龙王闻讯赶来,与辣螺精展开殊死搏斗,终于将辣螺精挡在丹城之外……
   英纳格手表辗转回归主人
   “八一”台灾幸存者、现年74岁的郑建树,至今保留着一块英纳格手表。“这已成了我们传家宝。”老人说,“台灾中,这块手表有一段传奇经历。”
   1956年8月1日夜,有很多群众在龙王庙里避难,抗台指挥部要求党员干部们轮流值班。第一班由县政府工商科干部黄志坚同志值。
   “不知道时间,没法交班,不知谁有手表?”黄志坚同志这样问道。郑建树同志闻讯说:“我这只手表你拿去用吧!”
   后来龙王庙塌了,郑建树同志死里逃生。第二天回到丹城,他在县政府西边第二幢房子里休息,向身边的人说起了那块手表。没想到,站在身旁的石浦航管所王祖才说:“我手上这只手表就是黄志坚给我的,他交班时把手表也交给了我。”
   黄志坚牺牲了,手表奇迹般回归主人。
   《象山报》唯一一份号外
   老报人朱华庭至今珍藏了一份50年前的报纸———《抗台快报》,这份在“八一”台风中面世的报纸,是象山1922年创办报纸以来唯一的一张号外,也是“八一”台灾的历史见证。
   这份号外除短评外,共发了12条消息。头版头条为《台风警报》,第二条是通讯员贝和品、胡世才报道的《县级机关停止工作、学习,全部投入抗台抢收》。二版头条是周龙蛟从桥头林发来的一则《帮助农民割稻》的消息,另有一则是《解放军支援抗台抢收》的消息。最后一篇为《象山报》记者山人(朱老的笔名)采写的《半夜访问记》。
   据朱老回忆,当7月30日杭州气象台发布台风紧急警报后,分管编辑业务的他和编辑徐忠杰、舒善本等被留下负责加出号外《抗台快报》,将台风警报、抗台抢收等消息及时告诉群众。
   稿子编妥已是7月31日半夜,因印刷厂找不到可做报头的特大号铅字,朱老写好“抗台快报”4个毛笔字,奔到西街刻字店叫醒董金水师傅立即刻好,凌晨2时上车印刷。两小时后,一张16开正反两版的《抗台快报》出来了,共印了5000份,一早送邮电局发行。但是因为8月1日邮路中断,发往外地的报纸未能发出。
   朱老说,8月1日,他们又分头去组织稿子,准备晚上出第二期。当晚“八一”台风登陆,与死神抗争侥幸活着回到丹城的朱华庭,很想出这第二张号外,但是因为停电、印刷厂厂房坍塌等原因,没能出成。
   时隔50年,现在留在世上的《象山报》唯一的一份号外,大概只有朱老手中这一张了。
   “我看到了台风眼”
   万钧,当年石浦气象站的观测员,宁波市气象局工程师。他在座谈会上这样回忆这场天劫:
   当年我才19岁,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石浦气象站坐落在象山县石浦镇对面东门岛的炮台山上。
   岛上缺电缺水,条件相当艰苦。我们总共4个人,要24小时值班,每天都要一小时一报。岛上有专门的电报线路直通对岸,并与丹城的电报房相通,当时要用密码将观测到的天气情况报给丹城的电报房,再由丹城的电报房转发到上级的气象部门。
   那真是一个恐怖之夜。我第一次看到———不如说听到,海面上的巨浪像万匹脱缰的疯马,呼啸而至。风卷着不知从何处带来的东西漫天飞舞,台风一个劲地怪叫,没有层次,没有停顿,没有间歇。
   观测十分困难,因为从住所到观测点有10多米路,一个人去有被吹走的危险,所以我们是两三个人一起抱着到观测点去的。到那一看,发现风向板已经被吹掉了,雨量桶上面的大盖子也被吹掉了,根本无法观测。而且过江的电报线也被刮断了,无法发报。
   就在这时,我看到乌云突然散开,风力锐减,雨势顿消,云缝间星星闪烁。又过了一会儿,满天的乌云一丝都看不见了,圆圆的月亮,四周镶着美丽的月晕,在蓝天上静静地悬挂着,一缕风都感觉不到,仿佛来到了世外桃源,感觉之前的台风就像梦一样。
   但是这样的美景持续时间不长,大概只有几分钟,就又恢复狂风暴雨。
   这时,我们才惊悟:“我们刚刚看到的是台风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转载于中国宁波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31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大风速每秒70米是一个怎样的概念?按国际公认的蒲福氏风力等级表,最大风速每秒32.6米就是12级台风,可以在海上刮起16米以上的巨浪骇涛;每秒70米,台风应为19级以上;每秒90米,相当于23级。
蒲福风级并没有对超过17级的风力继续分级,所谓23级、19级是作者自己发明的说法。5612登陆时的风速被CMA定为60-65M/S,也有55M/S的说法,但并没有70M/S的说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1014

帖子

0

积分

强热带风暴

积分
0
发表于 2006-7-31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76楼天涯芳草2006-07-31 11:51发表的“”:

蒲福风级并没有对超过17级的风力继续分级,所谓23级、19级是作者自己发明的说法。5612登陆时的风速被CMA定为60-65M/S,也有55M/S的说法,但并没有70M/S的说法。
新闻的数据本来就不太可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64

主题

1万

帖子

0

积分

终身荣誉-风之图腾

积分
0

钻石勋章

发表于 2006-7-31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台风眼区经过石浦
本会员就是一风迷,别听他瞎说。迎接变冷后的混乱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9

主题

6160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厄尔尼诺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221

钻石勋章

发表于 2006-7-31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这样的美景持续时间不长,大概只有几分钟,就又恢复狂风暴雨。

看样子眼区南部经过石浦
一个人的浪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11041484号-3 )

GMT+8, 2020-7-8 11: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