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台风
查看: 2430|回复: 15

[2006] 【云海往事2】沙埕之殇——超强台风“桑美”袭击沙埕13周年祭

[复制链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发表于 2019-8-10 1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20-2-17 17:40 编辑

云海往事2 : 沙埕之殇
——超强台风“桑美”袭击沙埕13周年祭         

1029754

1029754
第二版海报


目录

前言………..………………………2楼
第一节  风雨欲来…………………3楼
第二节  天云突变…………………4楼
第三节  云中孤岛…………………5楼
第四节  永恒噩梦…………………6楼
后记…………………..……………7楼
附:作品手稿……………..………8楼



云海往事系列作品
云海往事1:回忆
云海往事4:榕之殇(上)
......



一些桑美的图片

b64543a98226cffcf7588759b3014a90f703eaef.png
桑美路径

QQ浏览器截图20190814004945.png
沙埕港

10_28292_537895b7de6fbfa.jpg
桑美巅峰

85_93421_9dd520f78786e0f.jpg
桑美巅峰

85_53653_5d4cce72e3c585e.png
进入东海

85_93421_9f393343305d931.jpg
靠近我国

85_53653_03029c1b22b8510.jpg
即将登陆

85_53653_a22fe2c93a12f02.gif
登陆时的温州雷达

Screenshot_20190808_183944.jpg
登陆后福建省电视台追风记者采访画面
(截图自《风云纪录:桑美来袭》)


P.S.: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这种风格的文章,没有什么经验。之前也有三年不曾发表过回顾了,现在可能有些生疏了。也许这篇文章写得并不大好,希望大家可以原谅一下。
本文第三节内容因为触发敏感词机制,且找不到是哪个词触发的,故暂时先用文字截图代替文本内容。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60 贡献值 +15 好评度 +5 收起 理由
红豆棒冰冰 + 50 + 10 优秀帖
Luigi728 + 10 + 5 + 5 優秀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1 10:59 编辑

前言

    对于沙埕港的渔民来说, 2006年8月10日,是一个令他们永生难忘的日子。
    那天下午,超强台风“桑美”在这里登陆。短短一个小时里,原本天堂般美丽的避风良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目疮痍,如同地狱般令人闻风丧胆的“死亡之港”。两百多条鲜活的生命在这里葬身海底,一千多条渔船沉没,数十亿元被卷走……一时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海港便占据了各大报刊的头条,成为了全中国的焦点。
   “桑美”虽然早已除名,可它给沙埕港渔民带来的阴影,就像一片笼罩在天上的阴霾,永远挥之不去……
    人类,在天灾面前,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无助……
    谨以此文纪念超强台风“桑美”袭击沙埕13周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1 10:59 编辑

第一节  风雨欲来

    祖国的东南,福建省海岸线的最北端,群山环抱之间,有一个美丽的海港——沙埕港。它是这里有名的避风良港,弯弯曲曲的港道向陆地延伸三十多公里。北面数百米高的山峰,为它抵挡住了风雨。即便是十一、二级的台风,在这里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每次台风来袭时,小小的沙埕港内便会挤满前来避风的船只。有当地的、外地的,也有浙江的、台湾的,甚至还会有不少外国的船只前来避风。而在这些船只中,有渔船,也有货轮,有时竟然还会有军舰。千百年来,沙埕港就像一个巨人,守护着这里人们的安全。 它又像一位温柔的母亲,哺育着这一方水土,让海港东北的沙埕镇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富庶之乡。

    他是沙埕港中的渔民,刚过二十,正是年轻力壮之时,也是叛逆的年龄。他的父亲年近五旬,是沙埕港内的一位经验丰富老渔民。他的母亲自己离世多年。父子俩相依为命,常年在外出海打渔。捕到鱼后,他们便驾着小船归来,拉到附近的镇上出售。几年前,他的父亲花了大半辈子的积蓄,终于买了一条更大更新的渔船。在沙埕镇上,这样的渔船还算不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条渔船也便成了他们的家,船上各种家具一应俱全。两人常年居住在船上,很少会回到岸上。

    那是2006年8月9日的傍晚,父子俩刚外出打渔回来,隐约察觉有一丝不对劲——原本船只并不算很多的沙埕港中,居然停满了数千条大大小小的船只,海港中还停泊着几艘巨大的军舰。此刻,还不断有渔船进入沙埕港中,沿着港口几十千米长的狭长港道,驶向沙埕港的深处一—那儿还有一片更大、避风性更好的水域可以停泊。如此的景象,在沙埕港中并不多见。他们意识到,肯定有大事情就要发生。果不其然,当他们驶近沙埕镇时,他们听到沙埕镇上的广播正循环播放着台风消息:

    “今年第8号超强台风“桑美”,即将于明天傍晚前后在浙闽交界一带沿海登陆。登陆前后风强雨大,请还在渔船和渔排上人员立即撤离上岸!”

    渔船继续向沙埕港深处驶去。 到了沙埕港内港,儿子提意要上岸避风。
    “爸,刚才广播里说了,台风要来了,我们上岸去避风吧!”
    父亲却满不在乎地说:“台风?怕啥呢!以前我们停在外港港口,都能经得住12级的台风。况且这次停的是内港,根本不需要怕什么台风。我们以前都是在船上躲避台风,每次都没事,况且现在换了新船,怕什么呢!就在船上避风吧!”
    “但这次是超强台风啊!”儿子说道。
    “超强台风和以前的台风比,能强多少?我们沙埕港,多大的台风都能挡得住!到头来,还不是微风细雨?没事的。去忙活你的吧。”
    “真的没事?”
    “不会有事的。我们以前经历过那么多台风,你每次不是都这么问吗?到最后,哪一次有事过?不用怕!”
    “真的?”
    “绝对没事!我骗你干嘛!”
    “呃……”
    他转过身去,将两条几厘米粗的铁锚深深地扎进水底的泥中。然后走下甲板,回到船舱中去,准备生火烧饭。而父亲依然站在船尾,向着西方的水面望去。
    水面上,一轮火红的太阳正低悬在空中。 它缓缓地落下 ,温暖的光芒将天边的云彩染成了粉红色,海面上翻涌着金色的波浪。山头的绿树也被画上了橘红的颜色。日球继续坠落,不一会儿,血色的残阳被触到了山头。它一点点沉没、沉没。终于,那轮血红的圆盘淹没在了山头之下。
    “呵,明天就要来台风了,现在连个跑马云都没有,哪来的台风!”他嘲讽似地说道。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着这片大地。沙埕港和镇上的人们一样,都渐渐沉入了梦乡……

    夜深沉。一条银河自南向北横贯了整个天际,千千万万颗星星点缀在深蓝的夜空中,闪烁着银白色的微光。牛郎织女隔着夏夜的天河彼此相望。它们是那样的近,又是那般的遥远。这光年的距离,有谁愿意沿波讨源?天蝎的心中闪耀着火红的光芒,金红的荧惑在一旁孤独地散发着光线……远处,海上浮动着星星点点的渔火。近处,古屋的窗中投射出黯淡的光芒。月光如水,映照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在星光和灯火的辉映下,沙埕港显得格外幽静、美丽……
    他躺在甲板上,仰望着星空。此时,沙埕港中安静得连风都没有了,就连海浪也是轻轻地拍打在岩石上,像是在轻唱。他想,既然夜晚如此宁静,也许气象台预报错了?台风来临前,怎么会如此平静?也许台风并不会如期到来吧?它或是走了,或许是减弱了吧?这样的台风,也许真的只是微风细雨吧?
    在远方渺茫的渔歌声中,他放松了警惕,渐渐睡去……

    整个沙埕港,整个福鼎市都已深睡。
    然而,就在这一片宁静中,危险正悄然接近……
    人们并不知晓,他们的命运,在一天之后,将被彻底改写。而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海港,也将成为全国的焦点。
    “桑美”,在一片安详之中,悄悄将魔爪伸向了沙埕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2 13:36 编辑

第二节  天云突变

    2006年8月10日,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

    千百年来,沙埕港像一位温柔的母亲,哺育着渔民儿女们,滋养着这一片土地,为他们遮风挡雨。即便是来势汹汹的超强台风,来到这里,也不过就是和风细雨。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沙埕港人,他们从来就不惧怕台风。无论多么强的台风,在他们的眼中,都不算什么。四十多年前超强台风"Grace”(1958年第22号超强台风)来袭时,他们也都面无惧色。他们,是这个星球上,最不惧怕风暴的人!
    沙埕港人在台风面前是那般勇敢,即便是超强台风"桑美”即将登陆,他们也毫不畏惧,坚持留在小小的渔船上。村干部来了一次又一次,做了无数的思想工作,也无法劝说他们。这大概也是一种无奈吧。在三天的撤离之后,沙埕港的渔船上仍有一千多人还未撤出。而这父子俩,便是这些坚守在渔船上的人中的一部分。

    清晨,碧蓝的天空上出现了几朵跑马云。它们正如一匹匹骏马,疾驶在天空这片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初升的红日从海面上升起,穿行在这些天空的马儿中,给这些“马匹”绘上了金黄的颜色。它们的出现,意味着一场风雨即将到来。太阳越升越高,东方的云层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厚,渐渐遮掩住了太阳的光辉。太阳隐没在浓浓的云海中,天色顿时昏暗了下来。
    此刻,海面上也不再平静。风力越来越大 ,海浪的起伏也越来越大。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已经开始接触沙埕港!

    渔船之上,他的心也开紧张起来,“赶快上岸吧,台风就要来了!”他对船那头的父亲喊道。
    “没事的,这次台风肯定会像前几年的台风一样,不过是小风小雨罢了。”父亲有些不耐烦地回应道。
    “跑马云都来了,还没事?”
    “肯定没事的,以前不都是这样?”
    “超强台风真的不一样!”
    “超强台风和强台风都是台风,能有什么区别?”
    “超强台风强很多啊!要是不上岸,很危险的!”
    “肯定没事的。你看看沙埕港内港,周围都是高山,完全挡得住台风。迄今都还没有哪个台风没挡住的。”
    “这次真的不一样!很危险!”
    “没事啦,肯定不会有事的。就留在船上吧。要走你自己走!”
    “你……敢不敢打赌?”
    “赌就赌,谁怕谁!”
    “看你之前没说错过,暂且信你的吧。哼!”
    “哦呵呵,这么快就屈服了?”
    “你!!!”

    风雨的脚步还在靠近。

    云山越来越高,天色越来越昏暗。云层渐渐压低,整个山头已是一片云雾缭绕。云底是那样的低,压得人们都透不过气来。水面上的风越到越大,渔船上的红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岸上的树木在风中摇曳,不时卷下几片树叶。这时港中也起了长浪,浪花虽然并不是很高,却能持续很长的时间。小小的渔船在波浪中上下摇摆,晃得人们都感觉难受。

    台风的脚步越来越近!

    下午时分,沙埕港的天空中开始飘下小雨。山、海、楼、船都像笼上了一层轻纱,朦朦胧胧,像是云雾缭绕中的仙境。风力还在不断增大,在沙埕港的水面上卷起了千层的大浪。岸上的树也不得不屈服于这狂风,弯下了腰。而一些较小的树木已被折断了枝条。人站在小船的甲板上,难以前行。这时,不知是谁家没有关好窗户,只听“哐”地一声巨响,窗棂上的玻璃便化为了碎片……“桑美”,向沙埕港的人们伸出了令人恐惧的魔爪!

    这时,他再也坐不住了。他飞也似地从椅子上蹦起,对站在甲板上的父亲喊道:
    “风实在是太大了,爸!赶紧撤离吧!再不撤离就真的来不及了!”
    父亲坚决地摇了摇头,不悦地说:”不!没必要!这些小风小雨怕什么?更大的风雨我都见过了!如果我们上岸,这船上东西要怎么办?岸上比船上危险多了!待在船上更安全!”
    “快上岸吧!这次真的和之前不一样!”儿子开始不耐烦了。
    “就这点小风此雨,怕什么怕!”
    “广播里都说了,这次是超强台风,以前很少有的。这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这年头,还有谁会相信这天气预报呢?天气预报有时候不也是很不准!上次它说要来台风,结果呢?最后还不是没有来。现在台风都快登陆了,也才这么点风雨,肯定是台风拐弯走了!待在船上!”
    “这次真的不一样啊!它真的要来!”儿子焦躁不安地喊道。
    “来就来呗,能怎样?沙埕港完全可以挡得住台风,再强的台风来到这里都是纸老虎,刮点风,下点雨罢了。赶快给我进去!”
    “你到底想不想活命了!”儿子彻底暴怒了,抓住父亲的手就要跑。
    “我就是不走!要上岸你自己去!”父亲挣脱了他的手,怒骂道。
    “好,你说的,走就走!”儿子说罢,起身便要走。可他想到他走了以后,父亲的安危得不到保障时,他便停下了脚步。在思想的激烈交锋之后,他还是无奈地决定留在船上,他"碰”地一声关上了门,将自己锁在了船舱之中
    “切,自己说了半天要上岸,最后还不是留下!”父亲骂道,“我倒看这所谓的超强台风能有多强!”
     ……

    也许父亲说得是对的罢。 直到那天下午四点,沙埕港内的风雨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按照镇上广播的说法,此刻台风也差不多要登陆了。目前,沙埕港的风雨甚至还不如四年前”森拉克”在霞浦登陆前后要来得强。难道,“桑美”减弱了吗?还是,掉头了?不懂。他想,也许是自己错怪了孩子吧。也许,父亲才是对的?
    但,很快,他的思绪就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了!

    2006年8月10日下午16时30分,福建省宁德市福鼎市沙埕镇。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骤然之间,沙埕港内的风力直线飙升,短短几十秒内,风力便从七、八级飞到了十六、七级。天昏地暗,狂暴的飓风如同脱缰的野马,所到之处皆造成触目惊心的破坏。远处的山坡上,一棵棵大树被大风连根拔起,轰然倒地。即便幸免于被拔起的树,也在瞬间枝叶全无,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树杆子。而一些树甚至被拦腰截断,躺在地上。不远处,一座老房子屋顶上的瓦片被一片片卷上高空,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四分五裂。窗玻璃经受不住暴风的洗礼,在巨大的风压下,竟相继化为碎片,乒乒乓乓的破碎声响成了一片,有的碎片还被深深地嵌进了树木中。古屋的土墙奈何不了猛烈的风暴,在坚挺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坚持不住,向狂风屈服,轰的一声倒下了。那座古屋也化为了瓦砾。近处,一根电线杆在狂风中摇摇晃晃,始终没有倒下。忽然,一条电线被风刮断,只听一声巨响,电线杆上的变电箱顿时化为了一个火球,在狂风中火光西射,极其耀眼。紧接着,整个沙埕港便陷入了黑暗之中。地面上,一张纸一会儿贴在东墙上,不一会儿又攀上西侧的树梢,然后便飞上了天……此时的沙埕港,阴风怒号,浊浪排空,令人感到深深的恐惧。
    不一会儿,沙埕港的雨势也明显增大了。也就是一刹那的时间里,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站变成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滴铺天盖地地倾泄下来,砸在渔船的铁皮上,发出令人恐惧的巨响。
    风夹杂着雨点,打在人们的脸上,辣辣地生痛。“痛不欲生”是这种样子的最好的形容。雨幡快速地移动着,像舞动的窗帘。风雨实在太大了,10米外的景物都根本看不见。
    沙埕港上, 狂风卷起了万丈惊涛,拍打在岸边的岩石上,激起了几十米高的水花。小小的渔船在狂涛中,上下疯狂地摇晃着,人根本站不起来。海边的滚滚巨浪翻过了岸边的海堤,涌进了沿海的城镇中,淹没了农田和房屋。水最深的地方,甚至能没过人的头顶。沙埕港的几千条船只,此刻都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

    灾难,突如其来!

    渔船上,父子俩也慌乱了起来,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狂风暴雨会如此猛烈。他们的渔船在波浪中上下左右剧烈起伏,他们甚至要牢牢抓着栏杆才能勉强站起来。一个巨浪打来,在船头掀起巨大的水花。乒兵乓兵的巨响,让他们愈发紧张。风太大了,他们被困在了船舱中。这时,他们心中最担忧的,是船上那两个铁锚会不会被巨浪打断。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要被打断的迹象。如果狂风暴雨继续下去,他们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傍晚十七时二十分前后,沙埕港中的风雨达到了鼎盛!放眼望去,满世界都是狂风和暴雨。整个沙埕港笼罩在“桑美”的魔爪下,如同一场可怕的噩梦,迟迟无法挣脱。

    此时,沙埕港中,那些坚持留在渔船上的渔民们,已经有些绝望了,暴风雨的猛烈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开始后悔当初边什么没有撤离上岸。他们后悔自己的固执,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然而,这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后悔又能有什么用呢?
    他们也很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处境有多么危险!他们知道,此刻,风雨每多持续一秒钟,他们的生命危险便会明显增大。在巨浪涛天的沙埕港中,他们的渔船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打翻,或者进水、沉没。如果在半个小时内风雨还不能停歇,他们就很可能葬身海底!而这些小小的渔船,也将成为他们的水下坟冢。
    他们只期盼,台风能快一点过去,越快越好!
    此刻,时间缓慢流逝,就像是静止了。每一秒钟,都漫长得像一个世纪。人们的心中没有了杂念,只剩下了求生的欲望。沙埕港中,只有令人室息的风雨的咆哮,和巨浪的怒吼……
    人类,在天灾面前,是如此的脆弱,如此无助……
    这,大概是一种无奈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3 10:19 编辑

第三节  云中孤岛
Screenshot_20190813_101739.jpg
Screenshot_20190813_101827.jpg
不知道什么原因,文本内容一直显示有不良内容。希望斑竹能够看一看是怎么回事。
@yrch007
@风王20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4 17:48 编辑

第四节  永恒噩梦

    “爸——爸——”
    “快跑啊!爸——”
    他尖叫着,挣扎了起来,身上正冒着冷汗。
    “原来是南柯一梦啊……”他默念着松了口气。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镇上卫生所的病床上。床边的日历上写着一行大字:

    2006年08月11日  星期五    农历丙戍狗年  七月十八日

    原来,他昏迷了整整一天。
    床头柜上的收音机,正播放着一条新闻:

    “我们来收听福建电视台记者樊荣昨天下午在福鼎市的报道”

    “……今年第八号超强台风“桑美”,已经于五点半钟在福鼎这里登陆……只能抓住这棵树……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广播中的记者撕扯着嗓门咆哮着。他还听到了背景巨大的风雨声。

    “截止8月11日,台风“桑美”已经造成数百人遇难,数千条渔船损坏或沉没。福鼎市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1亿元.....其中登陆点沙埕镇的伤亡尤为严重……”

    “天!”他喊道,神情立刻转变为紧张。听到响动,正在一旁忙碌的医生急忙跑了过来。“你醒了?”医生惊喜地叫道。
    “嗯。”他正准备下床。
    “先生, 请先躺在床上。您还未康复呢!”医生叫道。
    他躺在床上,问道:“我爸呢?”
    “嗯?”
    “不知道。 您再休息一会儿吧,”
    他没有听从医生的劝告,跑下床去。“别跑—一”医生喊道。
    “我要找我爸一—”他回头喊道, 然后向渔船沉没的地方飞奔去。“快点,再快点……“他在心中默念着。跑出卫生所,眼前一幕让他惊呆了。此时已接近正午。台风已经过去,天空蓝莹莹的,上面飘着几朵零星的白云。海港风平浪静,如一面明镜,倒映着碧蓝的天。港口连一丝风也没有,全然感觉不出台风的气息。
    这里,能让人们感受到灾难曾经来过的,是这些建筑物。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化为了瓦砾,身后的卫生所是少数几所完整的建筑。山坡上,几乎所有的树都被拦腰斩断,草也黄了一大片,看上去非常吓人。海港中横七竖八地倾覆着许多船只,有的翻了跟斗,有些被卷到了岸上,还有许多直接沉没得无影无踪。岸边,是许多正在清理杂物、打捞人员的武警战士。海滩上,摆满了那些不幸遇难的人们的遗体。这哪是什么避风港,简直就是“死亡之港”啊!
    “不知道爸怎样……”他突然紧张起来。他赶忙像小船出事的地方跑去。

    约莫过了十分钟,他终于跑到了渔船沉没的地方。平静的水面上,只见小船倒扣在水中,水面上只露出了一小块船底。船底上,有一片明显的撞击痕迹,裂缝长而宽。船体的周围,凌乱地散落着许多垃圾,其中有不少是船上的家具,情景十分可怕。
    “爸该不会在船上吧……”他紧张起来,“爸——爸——”他呐喊道。
    无人应答。
    他的心在怦怦直跳。
    “也许他回家了吧……”他自我安慰道。
    他急忙跑回家去。几分钟后,他终于到家了。
    “爸——你在哪啊——”他大喊道,声音震耳欲聋。
    也许是太匆忙的缘故,他并没看路。他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向前扑倒在泥巴的小路上。
    “爸——”

    当他满脸是土,挣扎着从黄泥土路上爬起时,他看见,家园已虽不复存在了。那栋曾经温馨的小屋,如今已成为一片废墟。房子的屋顶已经不见了,瓦片散落得满地都是。窗框空洞着,旁边是一摊碎玻璃。墙倒了两面,剩下的两面墙也都岌岌可危,轻碰一下就可能倒下。红砖铺满了地面,就像置身于深秋落叶的枫树林中……台风的破坏力,实在太惊人了!
    天哪!
    “爸——”
    依旧无人回答,
    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都提高到了嗓子眼。
    “爸该不会……”他的眼神中的过一丝惊慌,又带有几分害怕。现在他只有一个地方还没去了,那就是海滩。如果爸没有在海滩上,那也许还好。如果在海滩上……
    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慌,跑去了海难。

    海滩上的场景令人触目惊心。沙滩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遇难看的遗骸,大概有二百来具吧。许多人在这些遇难者中寻找着自己的亲人。当他们找到自己已故的亲人们时,便会暴发出一阵巨天的哭声。 几百个人的哀嚎交杂在一起,声音惊天动地。这声音,震耳欲聋,形成了强大的能量,击碎了路过的人们和武警战士的心。这些路人们,大多没有亲人在灾难中丧生,有的武警战士甚至没有经历过这场天灾。可当他们看到这一幕幕惨景时,也会不禁流下眼泪。
    即便是“哀鸿遍野”这个词,也很难描绘出那个惨烈的现场。
    “非常糟糕,好像没法形容了。” 这是福建省气象局追风小组成员李琦在看到这样场面后,在纪录片《风云纪录:桑美来袭》中的感慨。
    他在人群中寻找着自己的父亲。不过,这"人群”并不是站立的,而是躺在沙难上的——因为他们已经在那场五十年不遇的天灾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一具、两具、三具……找遍了大半个海难,他也还没找到他的父亲,
    他的心情越来越紧张。
    父亲,到底会在哪里呢?

    当他走到海滩尽头的一具遗体面前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的心像是飘着飞雪的寒冬, 倏地一下冰凉了。他的手开始颤抖,他的腿也开始发抖,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绝望。
    他知道,他唯一在世的亲人,已经在那场风灾中离他而去。
     “爸——”
    他的双眼模糊了,泪水夺眶而出,顺着面颊缓缓流下,滴落在金黄的海滩上,汇成了一道长长的泪河.....
    “老天爷,下辈子我来做天,你来做人!”他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泉涌的泪水随风飘酒,落在了沙埕港的大海中,与海水融为一体……

    此时,沙埕港中,哭声此起彼伏。
    这小小海港中流淌的,不是海水,是千千万万沙埕人痛苦的泪水啊!那翻滚的碧浪,是人们波涛汹涌的内心!空气好像凝固了,时间也似乎静止在了这个永恒的原点。
    沙埕,悲歌!

    在接下来几天里,这件事一直如同噩梦般笼罩在他的心头,夜夜他都在噩梦中惊醒,惊出一身冷汗。
    “爸……”
    那一夜,无人入眠。

    时光如流水,缓缓淌过历史的长河,洗刷着岁月的积淀,一去而不复返。

    2019年8月10日,福建省宁德市福鼎市沙埕镇。

    那场震惊全国的特大风灾已经过去十三年了,岁月的冲刷让这场风灾渐渐被世人淡忘,许多不曾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都以为它并不曾发生过。只有在报纸上或是网络上看到关于这场灾难时,才默默感叹这场灾难的凶猛。
    沙埕港中,当年那些风灾的遗迹早已不复存在。镇上,居民们的新房早已盖起。港中,依旧是千帆云集的热闹景象。山坡上,新生的树木也早已擎天。一切景象都表明,这场风灾似乎并不曾发生过。唯有后山上的那一片黑压压的坟冢,提醒着人们,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惨绝人寰的天灾。
    他现在也四十多岁了,当年叛逆的气息在他身上永远地消失了。他早已成家,孩子也七八岁了。台风过后,他在原来的废墟上重建了家园,也买了一条崭新渔船。他的生活幸福美满。可他常常闷闷不乐,总觉得自己身边少了些什么,失去了什么。 一切经历都不过是过眼烟云。这些年来,沙埕港也曾多次遭遇台风的袭击。可它们都远远不如当年“桑美”那般让人刻骨铭心,让他永远无法忘却。
    有些事,记得不如忘了好。可他却怎么也忘不掉。那场天灾的记忆,早已深深地烙进他的脑海。
    十三年了,“桑美”仍同噩梦一般笼罩在沙埕人的心头,挥之不去。
     “桑美”,是沙埕港的一场永恒的噩梦。这场梦,永远不会醒来。

    ……

    残阳渐渐爬下了山坡,黯淡的夜弧划过了深蓝的天,一道银河从碧波中升起,繁星鉴照着这片大地,洒下银色的光辉。夜幕降临,家家户都从屋中搬出火盆子和纸钱,来祭奠那场风灾中丧生的人们。那一张张纸,寄托着人们的哀思,化为一缕缕轻烟,飘散入深蓝的太空,将他们的思念,传达给天上的灵魂。火焰在黑暗中跳动着,照亮了人们风干了泪痕的脸庞,也照亮了沙埕这个小小的村镇。从远处看去,小小的沙埕镇在火光的映照下,于海的那一边,闪烁不定,忽明忽暗,就像一颗陨落于人间的星。
    深夜,当沙埕港中最后一盏灯火熄灭后,他独自走出房门,来到后山上,父亲的坟前。
    摸着那块冰冷的墓碑,他的心也凉透了。他跪倒在了父亲的坟前。
    六十一年前的那场风灾中,父亲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十三年前的那场风灾里,父亲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从风雨中来,又在风雨中离去。这个在人间漂泊了半个世纪的灵魂,终于又在黄泉之下安了家。
    他后悔。
    他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要那样顶撞父亲,自己在灾难中为什么不让父亲先逃。他不该冲撞父亲,不该在危急之中可斥父亲,致使父亲葬身海底。
    这不仅仅是一场天灾,还是一场人祸!
    “爸,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不该那样对你……”他哽咽道。
    可是,后悔能有什么用呢?所有事情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仰望星空。 一轮弯弯的月牙渐渐西沉,落到山头那一头去了,一条明亮的银河横贯了整个天际。繁星点缀在银河的周围,闪烁着银白的光芒。天顶上,闪耀的河鼓二和织女一,它们隔着夏夜的天河彼此相望。不,它们不是河鼓二和织女一,也不是牵牛织女星!它们正像这对父子,虽如此地相近,却又如光年般遥远。阻隔他们的,不是天上河,是生与死亡的墙!这堵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长,向右无限远。他永远无法和父亲重逢!
    思念,是一座矮矮的坟墓。他在外头,父亲在里头。
    沙埕之殇,一曲永恒的悲歌……
    他低下头,任凭泪水随风飘洒……
2019年于福州第一中学     


— 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6 09:28 编辑

后记

    《云海往事2:沙埕之殇》是我的第12篇回顾,也是第4篇公开发表的回顾,《云海往事》系列作品的第2篇,是一篇尝试性的短篇小说体裁的回顾作品。
    《云海往事》是我计划的一个尝试性台风回顾集,目前计划了12篇回顾,未来将陆续发表。每一篇都是对不同风格、不同体裁、不同角度的回顾的尝试。这个系列未来还会有自传、抒情、分析、意识流、小说等体裁与风格,架空、风迷、灾难亲历者、台风自己、气象卫星等角度的回顾发表。
    《云海往事2》的灵感,来源于春节期间的一次突发奇想。那段时间,我正准备写一篇回顾,却想不出什么题材。我翻看了台风吧和台风论坛中的许多回顾,发现它们大多都以”百科体”、”分析体”、”抒情体为主,各种诸如”西太妈妈”之类的拟人化设定和流水账式的文章层出不穷。我的水平还不够高,很难写出“分析体”的回顾。我也不大喜欢”百科体”式的流水帐。而之前那篇自传体回顾《我的自传》也失败了。我急需尝试其它体裁的回顾。
    我本来想写一篇抒情的台风回顾,但我很快就觉得不大合适。因为像“桑美”这类带来巨大伤亡的台风,写成抒情体会非常奇怪,而且会淡化了“台风灾害”这一点。那我应该写成什么风格呢?既然“桑美”这类台风会带来灾难,而灾难本身影响最大的便是人类,那我是不是可以从灾难亲历者的角度来写这个台风?好主意!可还有一个问题。“桑美”来袭时,我才4岁,我时“桑美”的印象早已淡忘。而且,“桑美”袭击的重灾区是福鼎和苍南,对我所在的福州市区影响较小,想写起来难度很大,而且容易不切实际。怎么办呢?我翻阅了大量资料,看了相关的纪录片和电影,获得了大量信息。有了这些资料,我就能够近乎其实的描绘当时发生的事情。而《风云纪录》(第一季《桑美来袭》那一集)和《超炮S:妹妹篇》(我也很好奇这样一部叙事氛围非常沉重、和台风主题毫无联系的番,居然给我提供了不少灵感),也激发了我的写作灵感。
    当然,《云海往事2》对我的挑战性是很大的。这篇文章的风格是我
以前从来接触的,而且里面场景复原难度极大。台风论坛里虽然有大量优秀回顾,可是这种风格与视角的回顾却少之又少,能参考的几乎没有。不得不说这是我的一次对风格转型的尝试。之前几次尝试都失败了,但愿这次能够成功。
    既然有《云海往事2》,那为什么没有看到第一部呢?当然有第一部啦!《云海往事1:回忆》早在2016年11月30日就开工了,但由于学业繁忙,而且原稿丢失,完成了40%后就一直搁置至今。不出意料的话,年底前也许会发布。另外,《云海往事3:破茧》也已准备开工,这次是要尝试从来没人写过的角度,是又一次尝试。
    细心的人可能注意到,这篇回顾里还提到了61年前的另外一个台风。没错,这就是为这篇回顾的姊妹篇——《云海往事8:前生》作的铺垫。
    这些年, 论坛和风吧的回顾质量出现了明显下降, “流水账”回顾大肆横行。对于这类现象,我希望大家能够多看些教程,增长知识,拓宽视野。多浏览一些优秀回顾,学习他们的技巧,多读文学作品熏陶自我。写回顾时,最好可以推敲一下语言。文体也不要拘泥于一两种,可以尝试各种风格。也不要总用上帝视角,也可以换换其它视角。对象不要仅限于台风,其它天气系统都可以是对象。最重要的,是坚持与创新。
    写作往往带有目的性。 我写《云海往事2》的目的,是为了告诉大家一个道理: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永远是渺小的……
2019年于福州第一中学     



桑美过后,沙埕港灾情
4a317acbf4fc250425921.jpg

4a317acbc885fce90946c.jpg
美联社关于桑美灾情的报道

timg(9).jpg
天灾前后的沙埕港

timg(8).jpg

4a317acba8c071dfd1d62.jpg

4a317acb60fc3de0a56d2.jpg

4a317acbafa3bdbd04181.jpg
沙埕港大海难过后



有些触目惊心的图片,因为过于真实,让人看了未免会因太真实而产生恐惧与哀伤,所以就不发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8

主题

1549

帖子

5605

积分

强台风

追逐繁星的孩子们

积分
560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420鹦鹉 于 2019-8-13 23:20 编辑

附:作品手稿(多图红色预警)
QQ图片201908122222222322523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2444

帖子

7350

积分

强台风

积分
7350
发表于 2019-8-10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逐渐变大佬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143

帖子

534

积分

热带低压-GW

我是8310号台风Forrest,我即将爆发性增强。

积分
534
发表于 2019-8-10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成先狂顶。
  台风利奇马在台风桑美登陆13周年纪念日以超强台风级别登陆(个人认为只有强台风,C3下限),实属巧合。在现在这个台风论坛逐渐衰弱的时候,如楼主一类的新气象迷还有兴趣和耐心写长篇回顾,实属不易。再狂顶十次,支持其成为精品贴,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11041484号-3 )

GMT+8, 2020-2-25 03: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