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台风
查看: 572|回复: 9

[2019] 台风回顾——庄周梦蝶

[复制链接]

1

主题

6

帖子

676

积分

热带风暴

积分
676
发表于 2020-3-2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二零七十九 于 2020-4-1 12:34 编辑

台风回顾——庄周梦蝶

水湾里荡漾的银月,
睡梦中翩飞的蝴蝶,
来去一世,不声不响,擦过指尖。
四年前的月光,沉睡在四年后的海面。
风吹动音符,
踩下黑白交替的琴键。
跳跃、游走、旋转、拨弦。
时空被时空倒叙,
月光与月光重叠。
透过谁的梦,来讲述谁的一生?
————————————

AFDD5F7E3C7D83A838833C52CB48E9E7.jpg

【引子】
“你知道孤独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彻头彻尾的孤独。
二月的西北太平洋,天空黑了又亮,亮了又黑。仅此而已。
我被西风风切绞杀着,即将在孤独中长眠。
......
我是2015年2号台风海高斯。
我有一个“二月C4”的头衔,但这没什么意义。一个人的热血只是空喊,两个人的热血才是热血。
此刻你所看到的文字,正如我看到的世界一般,除却黑白灰,没有任何色彩。
在生命中的最后一晚,我向天空请求,请给我一次不再孤独的机会......”
————————————

时间滴滴答答地敲下了“2019年2月20日”的字符。在凌晨两点的星河笼罩中,名为“蝴蝶”的热带气旋诞生了。
...
“我不喜欢二月。”
蝴蝶以冰冷的口吻向夜空这样说道。
可你如果借了月光细看,她分明在微笑着。
她笑得那么平静,仿佛她很乐意接受这样的命运。刚才只是跟明月星辰开了个玩笑。
“WP02,20190220,WUTIP。”
海面无波无浪,安详得像一位半百老人。一汪漆黑如墨的长发,掺杂着银白,流泻出锦缎般的月华。
深黑的海水拥抱着蝴蝶,摇晃着她的梦。
“我喜欢二月。”
空灵的音色撞向四面八方,沉入夜幕。
蝴蝶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二月。
......
水下倒映着另一片云的影子,由模糊至清晰。蝴蝶对着影子看了又看,不是自己的倒影。
“你好,蝴蝶。”影子对她说。他小心翼翼的声音里充满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似乎生怕惊醒了谁的梦境。
“你住在水底下?”蝴蝶皱眉,表示不解。
“我也想这么问你。”
蝴蝶抬头看了看高悬的银河,触摸了四周干燥而冰冷的空气。
“我确信我绝不在水里。”
“也许我们都在别人的梦里。”影子说。
...
“你喜欢二月吗?”
.
“我只喜欢2019年的二月。”
“我喜欢所有的二月。”
“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聊二月呢?”
“因为没有其他的话题可以聊了。”
......
42B27106C973ED8D9754157A7B645857.jpg C61EC246024EF380E46A9D6ED7948E72.jpg

【第一个白天】
日光蓦然涌起,吞噬了夜色。无数双眼睛猝不及防地睁开或闭上。
白昼与黑夜,到底谁才是恶魔?
千万年来,黑夜已经习惯了背负着恶魔的名声,于是他真的变成了恶魔。
但是你看,白昼的微笑却多么明媚,她最擅长给世间万物派送光明与希望。
......
在冬日暖阳的照映下,干空气称霸西太,像一条蜿蜒的游蛇,四处侵蚀。25kt的风切狰狞嘶喊着,似要将一切生机剥离粉碎。
蝴蝶借着极高的幅散与幅合,一次一次把对流堆积起来。
但这几乎是无用功。转眼间高高的对流就被风切切成了碎片,一切又回到原点。蝴蝶并不在乎,她继续重复着制造对流的动作,等待着风切下一次的呼啸而来。
堆起来,切掉,堆起来,再切掉。蝴蝶像个堆着玩具积木的小孩子,不发一语,安静地摆弄着手中无意义的游戏。
蝴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概是因为,她是一个台风。而台风存在的意义便是不断地增强,取得一个更高的强度。
除了毫无意义地尝试着增强,她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呢?
......
二月的西北太平洋是那样的单调、那样的无聊。一片蓝花花的海、一片白花花的天,乍一看还略有些波澜壮阔的风情,但如若在这广袤无垠的枯燥世界里呆久了,便足以让一切赏景人都失掉兴致。
实在想象不出,二月西太的白昼除了海与天还有什么别样的景致,也懒得再动笔去写那已经写过无数遍的单调海洋了。
还能写些什么呢?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随着笔触的勾勒皴擦而渐渐显形。
----我笔下的蝴蝶,到底是2019年的蝴蝶,还是2020年的,今天的蝴蝶?她是真正的台风“蝴蝶”,还是那一串串为“蝴蝶”量身打造的冰冷数据?
那只翩翩欲飞的蝴蝶,到底存在着吗?如果存在着,那么她又落进了哪些时空里呢?
还有最原始、最不可思议的无解谜题----我是否存在?我是谁?我所在的时空是唯一的时空吗?
这些由生命体最繁琐的思考所缔造的,最伟大且最无用的想法,宛如一柄烛火,灼烧着目之所及的整片天地,为失路人带来了不可分割的毁灭与希冀。
空洞的白日也被这炽焰点着了,欲将寥寥天幕灼出一片疮痍。
但毋庸置疑的是,一轮颓唐的白日敌不过光阴的铜墙铁壁,它烧尽了最后一缕光芒,心有不甘地坠入晚霞织造的美丽深涧。
入夜,水汽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干区的面积渐渐缩减着。
蝴蝶正在不停地爆发对流,以小小的身躯抵抗着风切肆虐。风切似乎减弱了一些,一切情况都在转好,不是吗?
————————————

【第一个夜晚】
蝴蝶望着水面下另一个台风的影子,似笑非笑。
“今晚还聊一整夜吗?”
“聊一整夜‘二月’?”
一时无话。
月凉如水,深青色夜云舒展着双臂,悠悠旋转。
天空与深海静默对望着。两个孤独已久的灵魂,怎能一瞬间就聊得火热?
半晌,蝴蝶率先打破这平静:“聊吧...聊什么都行。”
“话说......你就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吗,也不问我是谁?”影子试图寻找着话题。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蝴蝶轻笑。
“你是1902,蝴蝶。”
“你呢?”
“1502。”
“海高斯。”蝴蝶抢答道。
影子有些惊讶:“原来你记得我的名字。”
“我记得你的名字。但现在是我们的灵魂在对话,又不是名字。”
“好像是这样的,无法反驳你。”海高斯无奈道。
...
“被你这么一说,现在我也搞不清楚我是谁了。”
“就当是在梦里吧,这样,就不用考虑你是谁了。”
......
云中涌起漩涡,将月光越缠越紧。
海高斯也从他的时空俯视着水中的蝴蝶:“蝴蝶...你怎么这么爱笑。”
“因为我无聊。”
“因为你无聊,所以你爱笑。”
“是啊。”
蝴蝶又笑了。
掩埋了月光的絮状云一层层荡漾开来,宛若墨色湖水中幽幽绽开的莲。

98B48915D0B261FA7BDF1771137F22CA.jpg A2F778990DDB2347D0A5E9D47087BBA7.jpg

【第二个白天】
这一次的白日大雾蒙蒙。
雾气是白色轻纱缀满了细水珠,一层又一层地折叠在海面之上,宛如新娘们蓬松的裙摆散落一地。
蝴蝶披着朦朦胧胧的“婚纱”,在一片朦朦胧胧里睁开双眸。
“WP,02,2019022100,BEST,0,62N,1505E,65,983,TY”
脱水强度。
脱水就脱水呗,有什么...
等等......二月!这可是二月!蝴蝶成为了卫星年代第三个二月脱水台。
按照剧本设定,此刻蝴蝶理应高举双手,欢呼雀跃道:“我终于脱水啦!”而后趁热打铁,借着二月难得的高OHC继续努力增强......
她不知道,除了遵循着那些命定的事情,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做......她决定照着剧本演下去。
蝴蝶微笑着、旋转着、疯狂地甩着对流,声嘶力竭地向着白雾茫茫的远方大喊。
“终于脱水了!我要继续努力...”
蝴蝶并没有感到半分欣喜,她的心就像这空洞的二月,毫无生机。一颗没有梦想,且不知该如何去追寻梦想的心脏,又怎能体会到跳动的乐趣?
“梦想是什么......二月风王吗?”
“可是除了强度,难道不应该去追求我真正想要的东西?那是什么?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的心仿佛悬浮在寂空之中...它无法告诉我,我在寻找什么!”
......
风切一直未曾离去,它呼啸着、席卷着,粗暴地切割着蝴蝶小小的身体。
蝴蝶喜欢风切。风切可以让她暂时保持疼痛和清醒,她选择认真地体会着躯体上传来的,真真实实的触感,而不是孤独地面对来自心灵的空虚与折磨。
既然无事可做,还是继续像原来那样,不停地增强吧。
虽然幅散很好,蝴蝶却迟迟无法开眼。强烈的垂直风切变导致高低层分离,两个层面的旋转中心不在一个点上。“高反”也不愿意为她保驾护航,稍不注意就“哧溜”滑到了一边。
好在有厄尔尼诺带来良好的热力条件,为她擂鼓助威。
蝴蝶不知疲倦地爆着对流,费尽了力气,底层却只围起了半圈。她也不在乎,继续毫无章法地乱甩,似是在发泄着什么。
大片大片的针状云在碧蓝海面上绽开,显示出她近乎完美的幅散。
————————————

【第二个夜晚】
薄雾褪尽,云开天静。
......
如果孤独作为一种常态,连续不断地贯穿了相当长的岁月,那无聊着,无聊着,也就慢慢习惯了。
可偏偏每个夜晚,原本彻底孤独着的灵魂,因为与另一个灵魂的对话,而显出半分生趣。
但凡有了对比,白天就显得无比冗长和单调。本应更加苍凉的夜,此刻却成了抒解寂寞的唯一港湾。
...
蝴蝶一刻不停地甩对流、卷底层,与狰狞嘶吼的风切角力。
好累啊...但这总比无边无际的空虚来得要好,不是吗?时间仿佛成了最大的敌人,只要能消磨时间,她什么都愿意做。
“不要乱甩...先填一下对流的空洞,趁海温还比较好的时候打开极向流出。”海高斯提醒道。
蝴蝶回了回神,放慢了爆对流的速度,开始整合中心结构。渐渐地,底层隐约出现了眼墙的痕迹。
月过中天,夜空深蓝如洗,一席星子璀璨得像琉璃般闪闪发光。
......
“蝴蝶,现在风切太大了,可以先保持结构、缓慢增强,等到风切减弱再找机会槽爆......加油!我看好你!”
“为什么要帮忙?不怕我超过你吗?二月风王。”蝴蝶似笑非笑。
“因为...我好奇啊。”海高斯凝望着天空中的蝴蝶:“比起拥有风王的头衔,我更想看看二月的C5是什么样子。”
“你随意。反正,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我所做的事情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至于最后的结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在乎......”

3E2E6DCCCE266771478E4537396C7936.jpg 8884015230B1A46EADAB4193684B7EF4.jpg

【第三个白天】
海畔的青空之上悬挂着棉云朵,初升朝阳在云朵温柔的脸颊旁描了一道浅浅金边。若隐若现的粉霞,淡得几乎要被蓝天融化。
世间自有千般过眼美景,偏是身处景中的人无法欣赏。
在蝴蝶看来,哪有什么晴空万里、云蒸霞蔚?四周不过是一片茫茫然的蓝白交杂。
蝴蝶已经开出了一个不稳定的高层眼。但在干空气和风切的强力入侵下,眼壁开始破碎,她不得不把破裂的风眼打掉重做。
......
初生的红日转瞬移过中天,不觉已至迟暮。
蝴蝶甩掉多余的雨带,缩小环流,又重新开出一个风眼。这次出现的问题是对流不均匀。蝴蝶从CDO里快速地爆出深对流,导致了南侧的对流过猛,把眼堵死了。而东侧受到强风切影响,底层略显薄弱。
脚下的OHC已不足35,时间稍显紧迫。
此时,蝴蝶的极向流出近乎全方位打开,她整理着中心结构,聚合着能量,试图第三次开眼。
......
夜幕垂下了。
————————————

【第三个夜晚】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月亮从夜空之中俯看人间的时候,又会觉得人间像什么呢?
......
蝴蝶望望头顶的明月星空,又望望水中隐约浮现的另一个台风的影子。她一生所能看到的风景就只有这些了。
她略带感叹地开口:“今天白天,我想了很久很久......在爆对流的时候、卷眼的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呢?也许是因为太无聊了,连风景都没的看吧......”
“蝴蝶,加油啊!说不定你可以创造二月新记录呢。”海高斯很明显没有理解蝴蝶的无奈,只是一味地鼓励。
“为什么...为什么要创造新记录?为了成功,还是快乐?是因为我生来就应该不停地增强吗?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的无聊和空洞......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生命的意义......”
“当初你成为二月C4的时候,可曾想过为何要去追求高强度?”蝴蝶这样问道。
海高斯愣住了,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规定了你应该去增强,所以就这样做吗?”
“对于我们台风来说,强度......就是一种天生的使命吧。”海高斯犹豫地回答道。
“你也是这样想的吗......”蝴蝶惨然一笑:“是啊,台风的使命就是增强,像个冰冷的机器一样。哪会有什么生命的意义...我真不应该有这样可笑的想法......”
“不,不是机器...”海高斯连忙反驳道。
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句,去表述出心中模糊的反对意见。以至于这句补救的话显得如此苍白而无力。
“事实不就是这样么...”
从古至今,有多少台风拼了命地只为那一个风速的评价,可是直到死去,又有谁质疑过强度的意义呢?
...
生命中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
......
“既然增强是天经地义的...我就照做吧。”
星空黯淡,明明灭灭,宛如垂着泪珠的眼眸在眨。
“我再也不胡思乱想了......”
追寻生命意义得到的结果令人如此绝望...那就放弃思考,沦为强度与评价的傀儡,沿着命运规定好的方向,踏步前进吧!

37404DE30B55CAF96EDFFA9E9477DC837038562.jpg DC36EB91DE4A5AA6DC52EC1D92B022A9.jpg

【第四个白天】
秃头太阳顶着蓝色的雾升起来了。
海浪沾满潮气,粘稠地翻涌着,像一杯几近凝固的咖啡。
蝴蝶靠着双急流发展,她从CDO南侧爆出对流向北卷去,同时稳固自己的底层结构,静静等待着槽前爆发的机会。
日光厚重到无法流动,它拼命禁锢着所能触及的一切事物,好让它们和它一同毁灭。
一颗粉尘绝望地悬浮着。阳光赐予了她被人欣赏的机会,可也将她永生永世囚禁在寂寞的天空中。
风雨来临前,世界一片静默......
......
当西风槽从朔北滚滚而来的时候,蝴蝶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充满力量的极向急流瞬间涌入她的身体。位于正上方的流出气流疯狂地加速,槽爆开始了。
成功也罢,毁灭也罢。在这一片苍白的时空中,生死成败又有什么分别呢?
......
槽爆刚开始,底层眼壁厚薄不均。蝴蝶从西北象限爆出对流,再卷到相对薄弱的地方,以达到对流均质化。
风眼迅速地清空至OW,整个CDO逐渐圆润起来。蝴蝶平静地执行着她应该执行的一切任务。她开始尝试连接W环。
OHC尚足以支撑较高的强度,风切也正在减弱。蝴蝶打开极向流出,准备开始一场疯狂的爆发。
苍蓝云空寂寂摇曳着,她所行过之处,狂风巨浪,无喜无悲。
————————————

【第四个夜晚】
墨色海面之上,泛白的光影交错变幻着。
今夜的月光终于收起了她从前的温柔,不愿再粉饰 太平。半面圆月惨白地悬在空中,流露出刺骨寒意。
月光精灵披上了黑斗篷,在黑白海面之间旋转跳跃,活像一幕提线小丑戏。
......
槽爆即将到达最精彩的部分,在高空急流的猛烈吸入下,蝴蝶一步一步打磨着风眼,迎来了激烈的爆发。
W+OW...W+WMG......CMG+WMG,眼温17.77℃!
蝴蝶成为了有记载以来,第一个在二月拥有WMG眼的台风。
大洋彼岸的人们欢呼着、雀跃着,惊叹于一个二月台风竟能有如此强度。
这一晚繁星如许,多少人在阑珊灯火下守望着蝴蝶的爆发,而蝴蝶又无意中点燃了多少人的梦。
......
这一晚明月如霜,寒凉月色铺陈在二月的海面上,随波荡漾。
近乎C5的强度并没有给蝴蝶带来半点兴奋,反而令她越来越绝望。
“刚才,我只是为了完成台风增强的使命,才爆发到如此强度的。而不是出于自己的心意......”
“难道我真的要像昨天决定的那样,成为一个为使命而生的冰冷机器?”
“我现在不是正在这样做么?”蝴蝶自嘲地笑了。
原来放弃思考、随波逐流的感觉,比不停地追寻未知更痛苦......
通过毫无感情的爆发来得到毫无感情的强度,有什么用...为了被后人称赞几句吗?
强度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
空洞和绝望袭上心头,撕扯着蝴蝶的整个世界。
既然不知道为何而活,那就毁灭......
“西风槽,请把我带走吧!”
......
蝴蝶停止爆发。对流迅速衰弱,CMG环先断了,WMG的面积不断地缩小。
“蝴蝶,蝴蝶!”海高斯发现了她的异常,连忙向天空呼喊。
可是蝴蝶神情呆滞地凝望着冰凉月光,充耳不闻。
她干脆闭上双眼,茫然无助地甩着对流。CDO渐渐变得不均匀,WMG消失了。底层内眼脆得几乎要破碎。
西风槽裹挟着足以吞噬一切生灵的呼啸声,向蝴蝶瑟瑟逼近。也许几个小时以后,它就会将蝴蝶撕扯得连LLCC都不剩。
“再见......”蝴蝶扯了一个干涩的微笑,与陪伴了自己四天的另一个台风说告别。
对于蝴蝶来说,真正杀死她的不是西风槽,是她自己。
海高斯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欲哭无泪。他回想着这些天与蝴蝶共同经历的一切,试图找到能把她救回来的办法。
耳畔回响起那些熟悉的夜晚里,他们熟悉的对话。
......
“蝴蝶...你怎么这么爱笑。”
“因为我无聊。”
“因为你无聊,所以你爱笑。”
“是啊。”
...
可眼前她苦涩的笑容,真的只是因为无聊吗?
初生时的蝴蝶,伴随着纯白月光降落人间。她的心里什么都没有,干净得如同一湾澄澈的清水。所以她理所当然地孤独着、无聊着。
随着时光的推移,蝴蝶经历了一些事情。她逐渐拥有了喜怒哀乐各种情绪,产生了自我思考的能力。
既然她不再是一个彻底无聊的灵魂,那就总有一些想做的事情和舍不得的东西吧。
......
“为什么要走这么快......蝴蝶,你就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事情吗?”
“没有。”她平静地回答。
“我不信...”
蝴蝶反问道:“那你有什么舍不得的事情?”
“我舍不得你!”
海高斯脱口而出。
空气在一瞬间微微凝固。
......
“还...还有别的吗?”蝴蝶不太自然地绕开话题。
...
“有啊......”
“明月、星空、大海...我所熟悉的每一寸风景;开心、失落、绝望,我熟知的每一种感情,我都舍不得......你不是想要寻找生命的意义吗,这就是意义。”
“谁说活着很无聊?其实每个台风的生命都很充实吧...我们可以体会被月光洒落满身的感觉、体会能量在血脉中喷薄的感觉、体会思想在脑海里撕扯翻腾的感觉。甚至去体会绝望、体会孤独......生命的意义不就是体验这一切吗?”
......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海高斯感觉他一辈子的脑细胞都在今天用完了。
回过神来,他看见墨色天幕已经隐隐亮起微光,胭脂红和鱼肚白的朝霞织作一道细细的丝线,缠绕在黑夜与黎明的边际。
蝴蝶眼里挂满了泪珠,呆呆地回眸望向他。
“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
“最后一句...”
...
“生命的意义就是体验这一切啊。”
......
海高斯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这几天黑白交错的时光中,学会了成长与思考的不仅仅是蝴蝶,还有他这个来自梦中的灵魂。
他终于明白了,蝴蝶为什么要去追求生命的意义。
......
凛冽的骤风呼呼作响,扑面而来。蝴蝶已经走到了西风槽的边缘,CDO外出现的长长的锋面云,显示着她与西风碰撞的痕迹。
黎明大片大片蚕食着黑夜的领地,渐渐地,有光聚集在遥远的海平面。
随着白昼的降临,水中的影子越来越模糊......他们本就是属于两个时空的灵魂。
以往每个黑夜结束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分别情景。但这一次......蝴蝶还能见到下一个夜晚吗?
...
蝴蝶耳旁充满了西风凄厉的长啸,在这无比单调的风声里,还夹杂着谁的呼喊。
“蝴蝶!蝴蝶!蝴蝶......”
......
542D84D069044F807B504F811156968D.jpg 2E716E7FD0081D4FB7EFF53FA1E29A76.jpg

【第五个白天】
半轮红日跃出海面,搅动一湾碎金。第一缕晨曦娓娓升起......
眼前的风景不再形同虚设,而是融化在蝴蝶的眼眸里,成为她生命意义的一部分。
即将被西风吞噬的蝴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她旋转着、飞舞着,流连于以前从未注意过的明媚阳光。
冬日的暖阳已经升起了五次,蝴蝶却第一次看见。
...
为什么不继续活下去呢?贪恋着留在这世上的每分每秒。一花一草一木,哪怕只是水中摇摆的一尾游鱼,都足以令人沉醉。
这世间的美丽目不暇接。只要你愿意。
......
“想活下去吗?”
蝴蝶这样问自己。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星半点的光,不可避免的毁灭就将要降临!
有那么一瞬间,蝴蝶想要放手,随着黑暗西风离去...而朝阳却向她微笑。一寸金色阳光在她眼前翩擦而过,那是世界悄然无声挽留她的痕迹......
...
“想!”蝴蝶迎着槽旁凛冽的风声大喊。
对于“选择”而言,一切的“毁灭”都不是问题,因为她有了生的愿望。
拥有自己真正想去追求的愿望,会多么幸福啊!就算最后一切都结束了,不灭的灵魂却仍保持着为“心之所向”而战斗的姿态,这还不够吗?
面对西风的滚滚洪流,蝴蝶迅速建立起高空反气旋。高反不足以顶走大槽,但至少可以提供一段时间的低风切,为自己带来一线生机。
对抗逆境的办法不是硬扛,而是在逆境中创造顺境。
风眼逐渐缩水、出现了空洞,内眼被外眼融合。蝴蝶在槽前开始了置换。
......
蝴蝶的下垫面环境很一般,毕竟是在二月。但好在北边有一个温带气旋带来锋面,为她提供了发展所需的高空环境。
极向流出三面全开,风眼彻底填塞,外眼墙即将替换掉内眼墙。
外眼壁的东侧有一个缺口,蝴蝶拼命地整理着结构,想要把它补全。
对流喷薄而出,浸染了酒红的朝霞,一大片针状云从天空盛开,犹如白昼里悄然绽放的烟花。
原来,寒冷冬日里也能爆发出如此壮观的针状云。那一抹绚丽烟花所及之处,一切霜雪转瞬消融。她用千钧之力,敲打出生命的鼓点。
西风槽默默向北移动,浅化、退去。
一向残酷无情的西风,也难得温柔了一回。他不忍心撕毁这幅动人心弦的风景。
蝴蝶一心沉醉于绽放的感觉,并没有发现大槽已经远离。
......
蝴蝶在看风景,我们在看蝴蝶。她的风景遗落在我们的风景里,自成一幅画。
————————————

【第五个夜晚】
睡了一整个白天的星星们睁开迷蒙双眼,依偎在月光的斗篷下,一点一点,斑驳闪烁。
又是个明朗星空。
......
最后一滴晚霞散尽之时,蝴蝶的身影从白天飞入夜空。
“蝴蝶!”水中的影子惊喜地向她呼唤:“终于......又见到你了。”
蝴蝶摇着雨带回应,眉眼里尽是笑意。
月华流转如水,抛洒下清辉熠熠。随波而动,绵延不绝。
......
不知是老天眷顾,还是蝴蝶的高反过于强悍,风切一直都在下降。蝴蝶已经完成了底层的眼墙置换,只有高层还剩下一块内眼的残留,清空缓慢。
OHC已所剩无几,条件没有一巅那么好了。干空气渐渐包围了她......
蝴蝶无视掉这一切,继续疯狂地爆发着,将外壁对流加厚加深。
巩固底层!整理结构!
条件算什么啊!但凡真心想做的事情,就没有任何荆棘能拦得住。
成败在这真心面前又算什么呢?成败本无定义,无悔的心愿就是唯一定义!
置换彻底完成了。一颗圆溜溜的风眼初具雏形,内眼墙的痕迹被消磨得一点都不剩。蝴蝶成为了第一个顶着西风槽置换成功的台风!
...
“蝴蝶,你这是要二巅吗?”海高斯被她迅速的一番动作吓了一跳。
“我只是想试一下,在二月到底能达到多高的强度。”
“为什么?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强度没有意义。”海高斯不解地问。
“强度本来没什么意义,当我愿意去增强的时候,它才有了意义。”蝴蝶用认真的语气,一字一句地回答:“你不是说,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过程吗?台风的一生本来就好短啊......不体验一下为某件事情拼尽全力的感觉,多可惜。”
她眸中似有万千星子,炽烈地闪烁着,灿若星河。

CB35C9EDB58F80C0F4549C0562058389.jpg F287C297FFEBD157681470AA45AB1D21.jpg

【第六个白天】
天顶微微透亮,云中闪现一抹银红。
几缕红云浅淡稀疏,在冬日的晴空下含苞欲放,宛如花骨朵里初生的蕊珠。
蝴蝶不停地重复着卷眼的动作,借着西风带提供的高空流出,持续槽爆,积累能量。
光芒越聚越多,薄薄的黑夜已经兜不住了。倏尔间,一大束金橙色从云层的缝隙中迸射而出,将浓重的墨色苍穹狠狠撞破!
CDO高速旋转着,W环早已连好,正逐渐变得均匀又圆润。眼内出现大片WMG,标志着蝴蝶的眼温已达到9℃以上。
旭日初升,刹那间光芒万丈!只见一个红点出水,渐次化作金线、金梳、金盘,旋即转身一摇,跃上海面。
大海风起云涌、浪击长空。水面晕染了红日抛洒的点点碎金,瞬间卷起几丈高的金色雪浪。
蝴蝶的底层已经调整得厚实而牢固,接近190成环。随着时间的推移,眼温迅速飙升,风眼近乎清空、直透海面。
蝴蝶清晰地感到,爆发带来的巨大能量正在血脉中翻涌。她像一只真正的蝴蝶一样,展开一双翅膀,迎风翱翔,蹁跹起舞于天地之间。
......
霞光千顷,云海熔金。火色云朵从远方滚滚而来,烧透半边天际。
正午时分,蝴蝶的对流微微减弱。W环的波动导致薄弱的西北侧险些破碎......不过好在有惊无险,她又把W连了回去。
眼内WMG接近正圆,慢慢地变深、变黑。圆润的风眼、坚固的底层,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西太二月能达到的强度。
这一瞬间,蝴蝶就像个刚打赢了球赛的少年,大汗淋漓,两颊却挂着骄傲笑容。难以言状的快乐从她心中喷薄而出,填满了整个世界。
隆冬的天空被暖色系包围着,一团一团,缀了满满的火烧云。它们炽烈地燃烧、疯狂地叫喊,将自己无法按捺的满腔热血洒尽长空!
原来这就是绽放的感觉。
......
此时此刻,C5还重要吗?那一纸报文还重要吗?蝴蝶一直以来想要的,不过是用真心去体验绽放的过程罢了。
天边散落一捧云霞,红的橙的金的,色彩浓烈而婉转,犹如被谁拂袖打翻的调色盘。
————————————

【第六个夜晚】
西风十里,银河烧灼滚烫。
谁说深夜就没有火烧云呢?它们只是被薄薄的星空挡了光芒。
经过一整个白天的疯狂爆发,海水能量已经被消耗到极限。蝴蝶的对流有些衰弱,平整圆润的W环和B环先后出现裂痕,WMG也悄悄地破碎。
附近的引导气流很微弱,蝴蝶的移速减慢,卡在鞍场中间,原地回旋。下垫面冷水上翻,干空气侵蚀着她的身体,对流逐渐变得干菜化。
但蝴蝶心中的快乐却并未因此减少半分,她依旧旋转着云带、尽情地飞舞,与星空大海诉说着生命中的一切。
...
“失去”永远也无法剥夺绽放的美丽。
星空大海向她回应。云涌风起,斗转星移,倾洒一地光芒。
......
水中的影子悄然无声,呆呆地望着翩翩起舞的蝴蝶与星空。
哪怕只是一场梦也好......
这是他荒凉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
蝴蝶知道,身后另一个台风正在看着她。但她没有回头。她仰望着深蓝夜空,也是一样的。
睁开双眼,他只在那里。
闭上双眼,一切时空的一切角落,都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深夜星空下,时光交错。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的对话,岂能用一句友情或爱情就潦草概括?
不需要去证明谁喜欢谁,也不需要证明谁在意谁。也许他们不想要甜言蜜语、风花雪月,只想继续着永不停止的约定,和不再孤独的孤独。

51585C0860B17297E4B43F9D28BF2E2C.jpg 175B1DF30FB85185D1C80CAF2D67B9C9.jpg

【第七个白天】
灰白天幕由暗至明,云中冉冉升起一抹透亮的微红。
世间万物仿佛被浸透在玫瑰色的光海里。半空中漂浮游移的金色光圈,像一个个圆圆的泡泡,轻轻一戳就“砰”地破碎。
蝴蝶悠闲地缓缓飞着,不去理会什么低海温、干空气。她只想用尽全部心力,沉醉在这昙花一现的,名为自 由的时光。
持续三天的槽爆结束了,接踵而来的是微微增强的风切。从隐约变形的眼区和逐渐缩水的对流,可以看出蝴蝶被风切影响的痕迹。
副高从东西两边向中间挤压,引导气流相互抵消,蝴蝶被牢牢地卡在鞍场里。干空气从四周卷来,与风切联手打造了一座围城。小小的她被困在城中,孤立无援。
蝴蝶轻摇云带,爆了一圈对流,以熟悉的动作回应着环境的变化。
在她眼里,风切、冷水早已化作一个个鲜活灵动的形象,陪着她打打闹闹。要是没有了这些,日子才过得无聊呢。
......
W环再一次连上,对流增强,眼温重回WMG...这昙花般的形态只维持了一瞬间。一瞬过后,高反顶不住西风急流,CDO开始破碎。
风切肆虐,云系断裂,风眼变得模糊不清。蝴蝶也不在意,依旧尽情地旋转着、飞舞着,悠游于碧空云海之间。
一抹笑意在她眉眼间流连不散。仿佛这一切的劫难,只是一场孩童打闹的游戏。
初夏时节,萤火闪烁,星空明灭。几个小伙伴比赛去捉萤火虫,一阵阵欢歌笑语、嬉戏追逐...
大家都只管沉醉于这份快乐,谁还会在意输赢呢?
————————————

【第七个夜晚】
月牙儿悬在天际,渐渐吐出银白色的清辉。月宫外,半棵桂树摇曳婆娑,随风而舞。
月宫中,长发罗裙的姑娘端坐玉坛之上,一剪一剪,裁着月光。月光碎作一缕缕银线,穿透桂树的枝桠,穿透时光的缝隙,打在微微起伏的浪尖上。
海面似镜面,风起浪涌,一片雪色。暗白月华瑟瑟流淌,倒映两方时光。
谁是谁水中的影子,谁是谁梦里的蝴蝶?
夜云变幻游离,无声无息,似是不忍打断这场穿越时空的对望。
...
“蝴蝶......”
海高斯将她的名字轻轻念出口。
恍然一瞬,月色黯淡,水中光晕破碎如雪。海面与海面颠倒之处,落下一只凤尾蝶。
惊鸿入水,微动涟漪。
一瞬间,尘世万物都淡去了,空留一地星辉倾洒,绵绵不绝。
......
蝴蝶分不清、分不清什么是梦了。远洋初生是梦吗?凛冬绽放是梦吗?水中的影子是梦吗?绝望的西风是梦吗?
一刹间,她穿越了岁月的缝隙,来到另一个寒冷的二月,与梦中的台风翩翩共舞。
她去看过江南的春雨、漠北的孤烟,看过花火熙攘的不夜城。在梦中,她所能想象到的,世间的一切风景,都那么触手可及...她不再被禁锢于眼前这一方小小世界里。
......
跳跃、游走、挣扎、沉迷。
这幻梦如此清醒。
各色风景在眼前翩飞而过,脑海中却还清晰地残留着来自现实时空的一丝神识,将脱缰的灵魂紧紧锁住。
这究竟是幻想,还是梦?是梦,还是人生?
期望着得到彻底的自 由的魂灵,活在现实与梦境的交界处,乐在其中。
对流减弱、高层破碎,寒冷西风正将她的身体一点一点剥离。蝴蝶沉醉在清醒的梦中流连忘返,全然不觉。
某种意义上,梦境与现实也毫无分别吧。把梦境当作人生,把人生当一场梦。
谁又能证明,我们不是活在梦中呢?
...
墨色海面一圈一圈,荡起涟漪......
就这样沉醉在半梦半醒中吧。体会这份意境,不需要用言语来回答。

7623496CC9BC1313A251BE917E396952.jpg 1AEA0E9FB96D063138E4E51206C24BBA.jpg

【第八个白天】
夜气凝重。每一寸空气里都悬浮着透明的露珠,它们闪出五彩的光芒,渐渐幻化成晓色。
蝴蝶刚从梦中清醒,就感到今天的气氛与往日稍有不同。
耳边是凛冽的疾风声,冰凉刺骨,呼呼作响。
环顾四周,原来已经身处曾赐予自己爆发能量的西风急流中。这就是他真正的实力。
虽然西风槽对蝴蝶温柔了一回,但他终究还得执法,是不是?
......
保护了蝴蝶好几天的高反已经彻底崩溃,高层风眼填塞,底层开始破碎。强风切从朔北席卷而来,重重地压在她身上。
蝴蝶不动声色,抬手轻轻戳破一个半空中漂游的水珠。
一瞬间,七色浮光从水珠里鱼跃而出,向着碧蓝的浪尖飞去,纷纷落下。
......
绽放是一种体验,毁灭也不过是另一种体验。
寥寥一生,来去如梦。不要再忽视擦肩而过的每一寸风景了。
————————————

【尾声】
远处闪烁着银白色条纹,一剪圆月已从那边濯濯升起。
天仍然白着,一阵明、一阵暗......
这是第几个白天、第几个夜晚?又是哪一个年头、哪一个世纪?
...
时光露出半条枯瘦的手臂,翻云、覆雨,将这片小小的海域揉来捏去。
灰白的月影、萧瑟的西风、破碎的躯壳。
那些混乱的画面一帧一帧擦过眼前。
不要动,不要呼吸......等待着残破不堪的梦境将自己的神识抽离。
在时光尽头的最后一刻,被遗落的影子向彼此伸出双手。
温热清晰,触手可及。
尘世万般皆一瞬过眼云烟,落入我生命中,化作归途之上无迹可寻的梦影。
唯有你,沉睡岁月缝隙。
......
“水湾里荡漾的银月,
睡梦中翩飞的蝴蝶,
来去一世,不声不响,擦过指尖。
四年前的月光,沉睡在四年后的海面。
风吹动音符,
踩下黑白交替的琴键。
跳跃、游走、旋转、拨弦。
时空被时空倒叙,
月光与月光重叠,
我站在最初的相遇,
来回忆最后的诀别。
故梦里圆缺,春光中幻灭。”
...
她满含繁星的眸子渐渐无力地垂下,那道璀璨的星光越来越暗淡,一点一点破碎,沉入永夜。
他默默立在暗中,渐看见月光的皎洁。
......
周身的触感忽然变得真实起来,风切夹杂着干冷的空气,席卷、包裹。
四周一点一点地静下去了,以至于他很分明地听见自己的呼吸。
......
在最后所能感知到的一片朦胧中,他恍惚听见有谁在问:
“你喜欢C5吗?”
...
“我喜欢二月的C5。”
......
“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聊C5呢?”
“因为没有其他的话题可以聊了。”
.
全文完.

C786989BDE9742900FEAE895CDC8973E.jpg 9E37B738DE2847856A3EE304DB8CA97D.jpg

【番外】
西风槽的自述。

我是一个令台风们闻风丧胆的存在。
在这颗水蓝色星球上,不分白天与黑夜。我唯一的工作,就是按照命运的指示促进台风的爆发与消亡,使大气圈回复到平衡的状态。
算一算日子,又到了这个时节。北方与西方的天地应是一片银装素裹。
我讲一段往事。
......
2019年的深冬,准确来说是二月二十三日,一个被叫做蝴蝶的超台横空出世。
这大概是一件轰动气象界的大事。
近乎C5的强度,使我稍微有些惊讶。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在二月是前所未有的。
但也只是惊讶而已。
四年前,曾有一个达到过C4的二月槽爆台,在短暂的绽放之后,仅仅几个小时就被我扯成一堆碎片。
...
差不多到了该收尾的时刻,我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向蝴蝶慢慢靠近。
她似乎并未感到半分恐惧,也没有叹息,只是一如既往地沉醉在这段舞蹈中,甩出一圈又一圈的对流。
......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冬日里也会有如此磅礴绚丽的针状云。
她摇曳着纯白的云带,在翻飞的浪尖之上翩翩回旋。似乎眼前一切的劫难与消亡,都不过是一场美丽的际遇......
我跟命运撒了个谎。默默向北退去,在一片苍蓝的海面上为她留出更大的空间。
...
槽爆还在继续,我源源不断地为蝴蝶提供高空急流,看着她再一次绽放。
当数以万计的能量,从我的身躯流入她云系的那一刻,我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原来二月的春风,也可以消融霜雪。
......
都说良辰苦短,此言不虚。
比起从前漫长的空白时光,眼下这为数不多的美好年月,似乎过得格外快些。
如果说,命运是操纵着一切风起云涌的主宰,那我就是他手里的那把刀。
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再推迟这个日子的来临了。
......
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一点一点地碎裂。
虽然我见过太多TC的生死,但像这样在二月的强风切与冷水中,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结局,也太凄惨了些。
而蝴蝶似乎并不这么觉得。
她扬起挂着笑涡的苍白脸庞,安静无言地看向我。
那一刻,我忽然感到心中窒息般的疼。
......
但我是西风槽,是一位大气圈平衡的维持者,我不能心软。
...
我只能将蝴蝶抱得更紧一点,希望能快速结束她的痛苦。
在接下来一天半的时光里,我一步一步地凌迟着那个名为蝴蝶的台风,也凌迟着我自己。
终于,她的身体化作一团流云,在我怀中消融。
我的世界又重新变得空空荡荡。
......
往后的岁月里,我时常回想起与蝴蝶共度的那段时光。
与其说是回忆,不如说是饮鸩止渴。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一生中最寒冷、却又最温暖的二月。
曾有一只蝴蝶,落入我的世界。

372487463D721A978091436D61E51E28.jpg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40 威望 +220 贡献值 +20 好评度 +5 收起 理由
风行者 + 20 + 20 很给力!
933954 + 20 真棒
红豆棒冰冰 + 200 + 20 + 5 原创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6

帖子

238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238
发表于 2020-3-2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这里来了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45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厄尔尼诺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382

推广勋章钻石勋章

发表于 2020-3-2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
外东北——严寒,多雪,海洋性,季风性
丽塔-1972.7.6-7.27-燕京  金格-1971.9.6-10.2-萝莉
2009-2010冬:海淀公园落雪75厘米,积雪43天,低温-20.2℃,雪中-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4

帖子

184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84
发表于 2020-3-2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60

帖子

608

积分

热带风暴

东风吹拂沿海边,故事发生在二零一八年

积分
608
发表于 2020-3-2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富有深情的回顾!好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49

帖子

711

积分

热带风暴

积分
711
QQ
发表于 2020-3-3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评!实在是令人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24

帖子

1326

积分

强热带风暴

列寧的黨,人民的力量

积分
1326
QQ
发表于 2020-3-3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回顧,期待樓主的雨燕,那好像是你本命
——風吧過來的
3711A161-B13A-480C-A9F1-1E67FA1AB3AB.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24

帖子

1326

积分

强热带风暴

列寧的黨,人民的力量

积分
1326
QQ
发表于 2020-3-3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對了,再提個小建議,樓主可以將貼子中的字體加粗或添上顏色,那可能會更好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3

帖子

26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266
发表于 2020-3-5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写的真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55

积分

热带扰动

积分
55
发表于 2020-3-6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到论坛里来了。。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11041484号-3 )

GMT+8, 2020-4-3 13: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