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台风
查看: 497|回复: 9

[2020] nightmare-魇(南太平洋旋风2020-harold回顾)

[复制链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发表于 2020-5-6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个……这一篇已经在风吧发表过了(0420~0501写作,0501~0503发出)可能还有一些不看贴吧的风迷没有看过,我们再在论坛发一遍
另外,从此篇发布开始我们也算是进驻论坛噜~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60 贡献值 +5 收起 理由
红豆棒冰冰 + 60 + 5 原创帖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Nightmare-魇
南太平洋旋风2020-harold回顾

注:本篇是以Harold在彻底消散后的第一人称回忆视角叙写他的一生。

前言:
当我打下这行字的时候,我终于确定这篇足足用了十个中午的回顾能发表了。我在追Harold时,无数次为他的爆发惊喜,为他的长续航多巅峰而高兴,牵动起神经。Harold主巅峰那个夜晚,我正在郊外踏青。我不惜用流量加载一张张云图,一楼楼文字。不知是憋屈太久还是怎么,之前能这么牵动起我神经的,好像也只有20S一位了。
Harold是风王,这点毋庸置疑。就算他只有130kt,他在岛屿中爆发,在南太从未出过官方C4的四月,也足以被人铭记。他带来的毁灭也无人能忘。
我在千里之外刷着讨论帖,为他叫好,为他激动。但那些岛民,受到的,又是何等灭顶之灾!风迷们共同的心态,都是盼望气旋能有更高强度。对于那些远洋气旋,这种心态当然是没有丝毫骂点。但这种大灾台,可能那句空洞的“盼强不盼灾”立刻就黯然失色。他越强,灾难越大。此刻的抉择永远是艰难的。
这一篇,在最初开始写时,就是主要围绕这一点。后期的文风及内容,尤其是第十章,愈发失去写第一章的那种感觉(可能是创作前后时间太长和第九章有点过头),导致的,是极其仓促的收尾和斐济汤加巅峰,及转温后内容的略写。
Harold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获得的荣誉与骂名,都是理所应当的。
谨以此文记述他的一生,缅怀所罗门群岛,瓦努阿图共和国,斐济共和国,汤加王国所有逝去的生灵。

序:
当你生于世界时,一片迷茫,不知所措。此刻,神为你指明了两条路,一条人畜无害,但转瞬即逝,不曾会为人所铭记,一条,以千百人的鲜血,将你送上历史的王座与万人瞩目的中心,背负千万骂名与后人的景仰于一身,你会选择哪条呢?


引子:
我是一个恶魔!对,恶魔!我接连侵袭,重创了所罗门,瓦努阿图,斐济,汤加,卷起他们的房屋,吹毁他们的道路,刮走他们的植物;我在夜的掩护下径直穿过群岛中央,使他们彻夜无眠,彻夜惊悚,清晰深邃的风眼中绝无曜日的光芒为他们撒下希望与温暖,只有冰冷无情的月光洒在岛屿一角;我犯下了滔天大罪,要被他们唾骂万年,在他们心中,我是永远的噩梦与恶魔!
但我丝毫不后悔,为什么?
当我在珊瑚海中缓缓前行,开出细小的风眼,将高耸的对流飞速旋转并匀质化,我收获了史无前例的极高评价与盛赞,当我在瓦努阿图前,我成功置换完成,不断清空我的中小眼,不断的刷新着记录;当我身处瓦努阿图之中,尽管底层已经被那高山所削弱,布满累累伤痕,高层对流也急速崩塌,我再次重整旗鼓,再次带着疲惫疼痛的躯体,向着所有旋风一生追求的极致——cat.5攀登,并成功使机构们升格145kt,震撼全球气象爱好者。
我是王!从古至今,无论是人世间,还是在气象界,有一条亘古的定律:金碧辉煌王座下,哪个不是凭着森森白骨托起万人的尊敬!我,Harold,当之无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低纬,梦想的温床
   
千万扰动在这里诞生,千百的神也在这里起航,获取属于自己的荣耀。我生来就已经注定了不平凡——传说中的扰动卷眼在我的身上实践,我此刻羽翼未丰,却早已埋下了雄心壮志。我要为南半球的四月正名!我要创造史无前例的记录!眼前的低风切和大片暖水给了我如此狂言的底气。我毫不犹豫的对着自己身旁的92P露出獠牙,将他的身躯尽数撕碎,化为屡屡丰沛水汽,使我膨胀,增强,为不断狂暴的旋转与自己的高远目标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再望望身边的98P,他孱弱的躺在印度尼西亚的群岛边,仰望着我,他似乎知道,因为我的缘故,他此生注定无法获得自己的名字,开启自己的辉煌,因而他便不再希望什么,只要能看着南半球新的王者现世,他就能满足。我看着他,看着在我身后的他。他没有像92P一样横在我的面前,阻挡着我前行之路,而且孤独的感觉是谁都会受不了的。于是我小心翼翼,为他留下一条生路,让他不至于被我的下沉气流侵蚀而亡。
各大数值都被我所惊,纷纷做出高强度的预报,在回忆里随便翻翻,就是一张949hpa的大饼。但我轻蔑的一笑,949hpa算什么,仅仅是一个顶级C3,入门C4罢了,何尝能使我罢休,何尝能使我满足?看着机构们上望的澳3,我感叹着机构们的极低眼界与僵化的思维。对!南太平洋的四月,以往从没有一个官方评价超过115kt的气旋,这就是你们心安理得的做出此等低估我的实力,糊弄无知者的理由?
狂躁,自大,轻蔑,此三者,凝聚为无往不前的力量,推动着我,成了我第一次巅峰的一支鸡血,一支兴奋剂。
飞速的发展,使我坚信此刻形态已经不输一些低级TS,出于气旋的本能,我开始关注机构的报文,却失望的发现,没有一个机构愿意为我升格,本该赋予我Harold名字的那个机构,对,BoM,依然没有丝毫的反应和动作。我等的不耐烦了,狂吼一声,又开始爆发式的增强,底层眼已几近完整,听说今年有个叫Wasi的气旋,眼卷了一半时机构给他从30kt的TD直升70kt的脱水C1,我明明比他还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给我升格!
慵懒的BoM终于做出了反应,迟钝的给予我Harold的名字,这个必将镌刻在机构与群众心中的名字。我又把目光转向了JTWC,这个本该赋予我25P编号的机构,却仍然在用90P这个屈辱的,卑微的扰动编号来对我发报。怒火中烧,我狠狠的跺了一脚,大骂道:“你个脚踢撤硕,看看你是怎么对待你家囍太亲儿子的,30kt就升格TD,我呢,我呢??!BoM不是那个一直以来连35kt都不肯命名的机构吗?怎么你还不肯给我升格TD?瞧不起我呢,啊???!!”
大骂完,也就只有增强这条道路能让我的内心得到些许的慰藉和平复。终于,撤硕升格我为25P,我才微微好受一点,还不忘骂着:
“再不升格,我就真的让你去撤硕!真是人如其名,就会低估南半球,和臭气熏天的厕所没个啥区别的,真不让人好受。”


二:珊瑚海,大疯狂

发展的时间和条件是绰绰有余的,大片橙色的OHC躺在脚下,高空反气旋也建立起来。
整合!整合!我看看自己的底层,顿时心生怒气,尽管已经有一个风眼雏形,但它孱弱,不堪一击,完全无法支持我爆发的期望值。这大好的环境培养出来之物为何如此薄弱散乱?打散它!推倒重来!向着王者前进的道路怎能被这点差劲所毁!
我暗自筹备着即将上演的一场大戏,对,你们这些低估的,惹人厌恶的气象局,我要让你们的老旧思想彻底,彻底的颠覆!高层已经有了模糊的云卷眼,但我并不以此为傲。一转眼就爆出了直达对流层顶,飞速旋转的对流塔,覆盖住了我的中心,迷惑了他人,为我专心梳理增强基石留下了充沛的时间和能力。我明白,上一次卫星经过时,扫到是破碎与混乱无章;下一个卫星也即将遥望到我,只有完成他们不曾想到的目标才能真正让他们意识到什么才叫爆发,什么才叫潜力!
卫星呼啸而过,将我的全貌摄下。此刻我的表现依然未能如意,尤其是东北侧的薄弱样貌,如同千万尖锐银针,刺痛着心。下一颗极轨卫星还需要数小时才能飞跃头顶,而这几个小时也给予我宽裕的时间来卷出极其暴力的底层。旋风界有如此说法:针眼增强极快但极容易置换,亦有很高的被低估可能;大眼不易增强但维持性极强;中小眼则二者优劣兼具。往年的秋冬南太强旋,也几乎都是采取针眼爆发的模式,跟从无数上古神话的步伐,开启他们自己的辉煌。当时的我一心想着爆发,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针眼的道路。悬臂随着中心对流的旋转被甩到了右边,向四周无差别的挥洒着幅散云系。我不肯停歇一分一秒,将这珍贵的时间施以最好的利用。
卫星再一次的呼啸而过,此刻我跃跃欲试,极其强悍的针眼底层被尽收眼底。我可以猜到那些愚蠢的预报员看到看到这画面时是极其诧异与难以置信的。
嘴角轻微上扬,响起了讽刺与嘲笑之声。
针眼在早已准备多时的核心对流区中打开,渐渐清空,在一片雪白中露出蔚蓝的海洋。
机构的报文被呈到我面前。“嗬,60kt,果然是死亡多时的机构。”扫视完第一行的我强忍住笑,把这荒唐的报文拿起来扔至一旁。当时撤硕对我的预报是摸线MH,也就是100kt。他又能怎么知道,我将以顶级C4,入门C5的实力横扫人类的领地!
我继续清空着微小的风眼,卷起更高的对流环。他们终于反应过来,为我抬升强度。但也仅仅是90kt。90kt!这个数字又如何能满足我的一心抱负呢??
但好景不长,这爆发增强的趋势也渐渐停滞下来。风切带来的影响开始传遍我的身体。眼温不断地下降,下降,直至不再有任何痕迹。底层也随之崩溃,原先的厚实强悍已成为蚊香般的干菜模样。尽管机构迟缓的为我发出115kt的强度报文——也就是我已经达成了南太四月官方风王的目标。但我丝毫没有一点快乐,不仅仅是因为暂时无法继续加强,更重要的,是对曾经思想的质疑与思考……

三:停滞,万生的悲哀

机构仅仅给出一报C4就匆匆降格,我默默接受着这结果,高层对流依然不停地旋转,却早已没有曾经的那般,围绕着那清晰微小的孔洞。一切仿佛回到了我开眼前那刻,甚至,条件还没有那时好。风切不断地冲击着我,妄图撕碎我的空想,无奈之下我只得不断爆出对流,以生存空间和强度来获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高空引导层面的状况,此刻我一清二楚。前方唯一的道路,就是从正中央穿过瓦努阿图,然后一路东南行,路过各个岛国,带来无尽伤害。
我极想把这止步于115kt的怒火撒在他们身上,是他们,低估了我的发展,自以为是的滞后我的强度,把他们作为自己发泄的对象,何尝不可,何尝不能让我满足!听说那个我曾路过的所罗门群岛,由于我的影响,有28个人,他们曾漂泊在海上,现在却杳无音讯,不知生死。飞行员也由于各种原因无法前往救援,只得在煎熬中苦等,为他们祈祷。将来,那些岛国,这种局面又会上演无数次,因为我!
过去的两天,也就是我从生成到巅峰之间,我高速南下,一路狂飙,向着对自己而言是增强垫脚石与死神刽子手之集合的西风槽不断前行,渴望着他带来的暴力流出,将我一手推送至世界的中央与巅峰之处,哪怕之后被他碎尸万段也能满足。
但现在,我早已定好的决心遥遥似乎已遥遥不可追寻,西风已经开始侵蚀我的身体,然而我无可奈何,只能默默接受。尽管此后我还能存活在世上几天,但那也是毫无价值,毫无目的,毫无可言性的,不足以为人称道的。
狂妄的暴躁之路已经被无情的现实所打破,徒留一片破碎。
我突然想起了西侧的98P,那个曾从我手下逃过一劫的98P,此刻他的高层对流完全没了踪影,仅剩一个微小的,需要细细看才能发现的底层环流中心,在我的西北侧,疯狂旋转着,像是在生命最后一刻,亦要冲击自己的巅峰,丝毫不曾放弃。机构们早就把他撤编,但他没有消散,依然顽强的存活着。他曾经见证了我的针眼巅峰,也目睹了我的减弱。
“我……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走的更远,更高呢?”
98P抬起头,对我笑着。在我眼中,一点点消失不见,不再旋转,化为一片散乱。
悲伤,我似乎要哭出来,但没有留下一滴眼泪。
引导气流缓缓减弱至虚无,步履因而渐渐放慢下来。此刻我不想再次秉持着曾有的,那狂躁自傲的态势,袭击近在咫尺的群岛。低下头,漫漫思绪占据了我的头脑。
他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就算我无法理解人情万物,但当我见着98P,从我手中留下的98P,就在我眼前那么一点一点减弱,一点一点消散,一点一点停止了旋转,我大可猜想到所罗门群岛28个失踪的人,他们何尝没有亲人,何尝没有朋友!哦!风切,你们带走我吧,不要再让我继续摧残前方的诸多岛国,哦,我的心在绞痛,在针扎般的痛!
你的目标是什么,是澳式C5,甚至是美式C5!仅仅的,单纯的115kt又怎么能满足你的雄心壮志?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回头之路了!瓦努阿图的灾难早已无法逃过,是板上钉钉的事!你难道忘记了瓦努阿图气象局,曾在你爆发式增强开眼时,连脱水的强度都不愿赋予你的重大低估,重大去世行为吗???!
矛盾,尖锐的矛盾,不可调和的矛盾。灾难与强度必然要二选一。
Harold,你已经坐拥了南太四月首个C4的名号,你的一生已经无憾了。
C4算什么,C5才是王道!明明有继续增强的空间却白白浪费,你是不是傻!你难道不知道南太四月的平均条件是多么的恶劣?在这蔚蓝的洋面上达到C5,在你之后,可能几年,几十年,几百年都不会有第二个了!
痛苦,内心的撕裂,记录与生命的抉择永远是这么的困难。
我不想看到他们失去亲人友人时的痛苦,内心的万念俱灰。
区区几条生命,那又能算什么?仅仅是人世间的过客罢了!
我该如何,如何,如何是好,我到底怎么才能不心痛!
盼强不盼灾,可强总是伴随着灾,二者的相辅相成,是永远的必然,这句话也成了永远的美梦,永远的理想,永远不可能实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毁灭,一念之间

西风猛地后撤,不再如从前那样,丝毫不给予我喘息之时的撕裂我。一切的环境又似乎与我初生时无异,那般美好,那般无暇,支持一个C5,毫无难度可言。
增强吧,矛盾,割裂的心灵是痛苦的,永远无法调解的,也就增强能让我满足,能糊弄我的思绪,不至于碌碌无为,浪费空虚的时间。模糊的暖点在对流中央渐渐显现,原先底层脆弱破碎的小眼化为虚无,新的大眼取而代之。
这个过程是漫长,曲折的。
我依然在蹒跚前进,刚刚开出的风眼被不停旋转匀质的对流填盖。快速增强的过程是极其顺利的,很快,那个将伴随我冲上王座,有着极厚眼墙的风眼开始在云图上显现,清空。短短几十分钟里,眼温直线上升三十余度,它昭示着强大与势在必得的决心。机构们应景提升强度,5kt,15kt。这样看,也算他们不再去世,能按照真实情况来做出判断。嗬,怕不是之前被我针眼爆发惊艳而意识到不可再忽视我丝毫而对我重点关注。
我默默在心中祈祷,愿引导气流不再增强半分,能让我在这群岛前加强至更高强度。但结果我万万没有料到:脚下海水一点一点冰冷刺骨,不复曾经的温暖舒适。停滞导致海面暖水的能量被增强的环流消耗殆尽。数十米,数百米下,冷水被我卷起,卷至脚下,将要掏空我的身体,将要阻断我原地增强的心愿。难道,若想加强,我只有前行,以鲜血,以杀戮,以极大代价作为养料,作为能量吗?
踏出这一步,前路是白骨上的王座;停滞不再向前,曾受的轻视侮辱,又在心中隐隐作痛,刺激自己的强烈自尊心。
结构开始动荡,南侧对流衰弱,与北侧对流相比宛若斜坡般不平整。
走吧!忏悔吧!骄傲吧!心痛吧!这是你的宿命,你必须承受,必须获得的一切!

五:史,殇

五年前的南太平洋上,旋风Pam狂舞着。
他自低纬生成,一路南下,直挺挺向着瓦努阿图前行,仿佛他的出世,就是为了以150kt的巅峰形态,给予群岛深重一击。
他从风切中,杀开一片宁静;他从蓝天中,卷出强大对流;他利用螺旋雨带填补自己底层的缺陷,他的眼温不断向两位数冲刺。
那是三月,南半球的暮秋时节。
瓦努阿图,以往并没有多少气旋正面登陆,横扫全境,有的,只是频繁的地震,岛民们习以为常,面对它见怪不怪,伤亡罕见。
Pam来了。
他从北向南,正面袭击所有岛屿,所到之处,风暴潮带来涌入道路的海浪,卷起房屋的狂风。伴随着夜的黑暗,所到之处,一片哀嚎。千万亩密林之叶被一扫而空,徒留枝丫光秃。
首都维拉港,十几年,几十年的发展成果,顷刻间化为虚无。
Pam走了。
太阳照常升起,但平静安宁的生活已一去不复返。
尸横遍野,痛哭流涕,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废墟。
人们永远忘不了Pam,他是南太平洋新世纪的风王之一,他是瓦努阿图极深极重的灾难。
强。
灾。
美丽的盛放,脚下白骨累累,难道不是常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白昼,绝望与希望

踏出此步,我就不再有任何归路,我深刻明白这点。
东向量逐渐增加,移速从无限趋近于零开始提升。暖水再次出现在脚下,高层原先岌岌可危的对流环也渐渐恢复。由于冷水影响而模糊的风眼重新开始清空,LG,MG,DG,OW接连现身。此刻它极圆润,若能继续升温,必能让机构们继续升高评价。果不其然,机构又升高5kt——历史记录不停地被我推高,唯一能推动我毁天灭地的动力,不是吗?
底层感到丝丝摩擦带来的痛楚,我才意识到小岛以进入我风力最强之处——眼壁中。虽然它不大,最高处也仅仅1500m左右。但切割,撕裂带来的苦痛,使我终生难忘。当然,岛民也必将终生难忘,现在,将来,真真切切的毁灭。
东行之路只允许不停加速,停滞什么,全是一番天马行空。想到更重磨难将至,心中即响起退堂鼓之声。中心逼近岛屿,高山的威力不可阻挡,冲垮对流环,挤压风眼。我眼睁睁看着它在自己身上发威,但我无能为力。这是洪灾与暴风雨的报应?我无可知,在山脚下,有多少雨水从千余米上倾泻而下,冲垮岛民居住的房屋,冲垮他们生活的希冀。
我或许只能暗暗庆幸,此处并不发达,造不成多少损失,而聊以自慰。
渐堵的眼区踏上岛屿一角,半个身子已置于陆地上。痛楚不停加剧,增强的希望与动力在破灭。我回忆起初生时美式C5的目标,顿时感到一阵唏嘘。尽管澳式C5已经在不久前达成,引发全球瞩目。就连地球彼端也忙不迭的发文,将我极高的强度昭告无知者,但在一天内,我都将被这群岛撕裂,止步于C4,几日后待我离开此地,那时,27度海温加西风带悬于头顶的环境都不再能,不可能支持一个C5,一个美式C5。听说北半球一年前出了个在26度海温上达到140kt的气旋,你瞧瞧,你说说,我怎能有如此好运,如此像出发前攒了无限人品带来的好运。我一个给千万人带来深重灾难的气旋,哪能像她,那个在洋面上独自绽放,没有影响一个人,一片陆的,获得如此好运,啊?出岛后能再正经巅峰一次,强度不比现在这被折腾得样子弱个10kt就行了,也算能让愚蠢的数值与机构满足,不至于在膝下愚民前出丑罢了。
目标遥远起来,不可捉摸起来,似蒙上一层纱,它不停加深,丝毫没有回心转意之势。
磨难几小时后,终于,我带着仅剩负四十余度的风眼重新踏上海面。CDO被磨损不轻:不仅CMG环已化为虚无,面积还整整缩小一圈,强度亦随之跌落不少。前方不远处又是另几座岛屿,似长条。海拔虽不如前岛,但正面冲撞那岛链必然会对底层进行无死角,无差别的磨损,毁坏。我看看自己脚下,那从干菜般破碎模样中蜕变重生的,足以支持一个顶超的,暂时还幸免于难,没有遭受多大磨难的底层,不禁不寒而栗,猛地打一个寒颤,后背,额头,冒出丝丝冷汗。
我感到自己身处风口浪尖,隐隐能看到不久的将来我必将承受的那千古罪名。
前方是岛中之海,海温尚可,条件亦佳。空间不大不小,刚刚好能放下全部眼墙。一条独一无二的王者之路在眼前浮现,使我向往,使我重燃希望。但一想到将至的,更加深重的灾难,我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般清醒过来。
啊,为何我唯一的希冀都集中在这岛屿的中央,这片能影响瓦努阿图全境的海域!
啊,我的一生,到底还有多少痛苦的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黑暗,恶魔之夜

痛感逐步缓和,一切重新步入正轨。时间极其稀少,可能仅剩四五个小时。成为C5的希望还有一些,但我必须拿出如一颠般的爆发速度,或许才能达到如此目标。幸好,我不需要再浪费多余时间进行巩固底层,卷绕CDO等增强的必备条件。因为,即使二颠的强悍基础被岛屿削弱不少,我仍保留下成熟的风眼与对流。我需要做的一切,仅仅是继续清空风眼与抬升对流高度。它们看起来极其简单,轻易,唾手可得。
卷!
不知为什么,此刻卷起对流似乎容易不少。短短一小时,原先散成数块的CMG重新连接成环,拓宽,逐渐扎实,并向更低温的CDG不停挑战,不停爆发。同时,负30度以上的眼温也快速上线,而且没有停下继续升温的趋势。这增强貌似有点简单,迅速过头。但看看我优良的基础与被陆地磨损而缩小,便于集中能量的中心区域,这,貌似有了答案。
但我总觉得还有什么方面,不仅我没察觉到,还在发挥极其尴尬的作用,不知是好呢,还是不好呢?直到现在我也无法想明白这方面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又将让我背负什么。
眼温不停升高,离正值只差临门一脚;水汽也开始由橙黄,到黄,再到微微发绿;对流环上,CMG已然足够宽,更冷的对流环亦在北边爆出半圈;幅合幅散,则完全不用担心,我自生成,这种问题从没有考虑过丝毫,因为他们始终都是最顶级,似乎是为重大挫折后的快速增强而预备。
那时,我没有想到,身处我身下的岛民们,到底在过去一天,以及将来的未知中,到底承受过多少磨难,到底对我有多恨之入骨。在我心中,不停增强的意愿几乎占据全部位置,有时想到灾难,也完全不想提及。悲哀与心痛只得靠增强带来的快乐暂时糊弄。当下能糊弄一时,却无法糊弄未来更深重的追悔莫及。
时间不停流逝,岛屿愈发接近眼区,割裂的痛感又能被清晰感受到。所幸,这点痛,由于岛屿面积更小的缘故,比曾受过的,要轻不少。不幸的,是,当我跨过影响最极之地,它将给予我增强之路毁灭一击,彻底打碎美梦。这些我都极其清楚,在决定于岛屿中增强时,我就知道,这会是我的宿命,我无可逃避,无可打暂且休息与过岛再增强的想法。
夜色再一次由东至西降临这世界,这群岛。它在遮天蔽日的庞大云系面前,与人在蓝鲸面前毫无差别。这不对等的体积,面积,造成了强者对弱者别无他法的碾压,欺凌。强者就算小心翼翼挪动一步,都会有千万无辜弱者遭殃。
增强没有止步丝毫,风眼升温速度虽然放缓,且忽上忽下,但整体也在稳步上升中。同时,对流环上,出现大片成环的负81度以下对流。机构们僵化的定点发报时刻再一次到来,我眼看着那撤硕发出一份140kt的报文,又在几分钟内愣是先后偷改为135kt,130kt,又改回135kt。我哈哈大笑,慨叹这如此优柔寡断善于变脸的机构是如何成为全球气旋定强标杆。
看来,冲击C5的一厢情愿,只能寄托于出岛后我能否维持被山地削弱不少的底层数小时。原先只疯狂到登陆,现在却要苦苦多维持数小时!我心中不禁骂起这撤硕。
离下一报还有6小时。
我继续清空风眼,眼温逐渐稳定于正值,它不断上升,上升,最终成功站上10度。
此刻,那小岛已然进眼。我拼劲全力向南移动,想着从两岛中那海峡经过,避免风眼正面撞上那海拔近千米的小岛,带来更深的损耗与减弱。我明白,此刻已是我的巅峰。
近10度眼温的清空度,换做白日,应该能感到丝丝阳光带来的暖意。但此刻是夜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在太平洋上不为人注目的落后小国中不为人注目的一角,我登陆了,浑圆的风眼站在岛屿一角。
地形开始再次发功。劳累不堪的底层在经受如此打击后,力不从心的开始崩溃。
我强忍着疼痛,拼尽全部精力维持高层对流与风眼温度。步履艰难,如同蹒跚,走一步顿一步,歪斜着身子。刚出海时还能勉强保持原有形态,不至于看起来残缺。但很快我就撑不住了,西南象限的对流不停减弱,我尝试甩出东北象限的对流以集中最后一分力量维持西南象限不至于崩溃。
终于,终于,在我苦熬两小时后,撤硕的报文终于发出。
“25P HAROLD 200406 1200 16.0S 168.8E SHEM 145 912”
145kt!!!
当初为奢望的140kt所做的拼搏与苦苦维持,化作此刻,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145kt。
我长舒一口气,庆幸自己不用再榨干最后一份精力维持形态。
风眼变形降温,对流快速减弱。
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四颠什么的,估计是不用再奢想了。劳累数天的坚固底层因不堪而崩溃,但外眼墙此刻连个影子都没有,这暗示置换的极困难,极艰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内眼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消散,且卷好外眼又需要不少时日。若是能幸运的四颠,强度也不可能太高,就当是上天给予我的奇迹吧。

附录-八:岛民视角的一切
       
第一条短文

我住在瓦努阿图东部Pentecost岛西岸,生活在铁皮,木头房子里的岛民们虽然贫困,但是也过的非常幸福快乐。这里背山靠海,森林密布,环境优美。因不如我国其他一些岛屿风光好,所以一切还很原始,并不发达,没有多少富裕的外国人踏足。
前几天,听****说会有一个热带气旋袭击我国,气象部门发布的预报是C3。想着不会有什么大不了,我没关注更多。
两天前,****突然要求我们做好防灾准备,通知我们加固房屋,我照做了,只是很奇怪,明明一个C3,要紧张啥,又不是没吃过这种风力。隔壁有几户人家更加不以为然,干脆啥都不弄,摆出一副无所谓听天由命的自大,不信任****的模样,嘲笑我们浪费时间干这种事。
一天前,我们这里开始阴云密布,有消息说圣埃斯皮里图岛西部的降水量已经多到因无法排走而积在泥土路上,现在水位已经到人小腿肚子那里。而且那个气旋距离登陆还有不少时间,影响最大的时候还远没有到来。看着网上的照片,在暴雨停歇的间隙,有人上街,像是在检查情况。风力也渐渐大起来。
几小时前,气象局说这气旋中心离开了Luganville,那里算是全国比较发达的地区,但那里也损失惨重。那些没有大力加固房屋的邻居们后悔了,他们此刻尝试出门,立刻被外面的狂风暴雨顶回屋里,只得听天由命,祈祷它减弱。
天色渐暗,最终漆黑一片。我不知有没有村民此时酣然入梦,反正我肯定没那个心睡好。我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屋外的风雨声声声入耳,使我困意全无,这将是一个无眠之夜,
两小时前,风雨陡增。由于背山,这里的降水尤为凶猛。透过玻璃窗我看到土黄色的水流从山坡上涌下,冲入平坦的小村落,包围各个房屋。狂风呼啸,鼓动着门窗,仿佛要将我们居住的水泥房子连根拔起,幸好水泥地基还算牢固。但隔壁几家的木房子因脆弱,更加难逃厄运。其中一栋,屋顶上的茅草摇摇欲坠,快要支撑不住而飘走。我能想象那屋顶下的人,是百般后悔,两眼惧怕无神。
一小时前,草屋,已经不见踪影;木屋,板屋,现出丝丝裂纹,不堪重负;水泥屋,也是自身难保,苦苦面对飓风的冲击。窗外,门口小树上常青的绿叶,此刻一片一片被携带着不知何物的气流卷走,枝丫前后摇晃着,若是能休息一刻,哪怕是短短数分钟,都能恢复点点元气面对更强的冲击。可惜不断加强的风力实在不给他机会了。远处的树林哗哗作响,我从没听到过如此高响度的树叶拍动声。由于密集,树林受到的影响应该并不大。
好在,现在风突然停了。我看到有人打开手电筒走出破碎的房屋。在受难数小时后,这场浩劫终于结束了!大家都长舒一口气。我打开门,门口的小树已经不剩一片绿叶。听着他们互相大倒苦水,一边慨叹悔恨因贫困,为了省钱才造木板屋的行为,一边咒骂这暴风为何如此强大,害的自己小半生心血在顷刻间化为废墟。
我回到屋子里,躺上床,想着,打完这行字,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第二条

噢,上帝!当我刚刚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突然那风雨声再一次传入我的耳中,而且不亚于几十分钟前最强的那一刻!我揉揉眼睛坐起来,还以为在做梦,狠狠掐了自己两下后我才意识到风暴又来了!
我立刻跳起冲到各个被我打开,现在成为风雨的入侵口的玻璃窗,很不幸的是,有一个窗户在我关闭时哗啦一下碎了,我别无他法只得放任自流。
刚才还在路上闲聊吹水的岛民们此刻只得逃回他们破碎的房屋中,但风暴已经不再给予那些走远的人机会了。顶风者佝偻着背寸步难行,背风者更难,一脚没踩牢,就会被卷起,重心不稳,往前狠狠一摔,摊倒在地。由于天黑,道路不清,擦破皮都算小事!
噢!上帝!这绝对是我自出生以来最痛苦的一晚,真是恶魔降世!
有些幸存的房屋,此刻突然又遭受如此磨难,怎能承受的住!在接下来几小时中,风声依然没停歇过一分一毫,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到处都有木板折断,房屋连接处崩开,玻璃爆裂的声音,有时还能听到屋顶被掀起的巨大声音。哀嚎之声不绝于耳。我开始怀疑,这地狱般的场景,是否永远都不会结束。
噢,上帝!我真的希望我能突然惊醒,然后得知这只是一场噩梦。
暴风雨又持续了数小时后才渐渐减弱。天边又渐渐亮起。大地一片惨状,支离破碎。
我根本不想出门面对那些痛哭流涕嚎叫的人们,我大可猜想到他们曾在这恶魔之夜失去了无法估量的东西,这些是不能单单用一个数字一概论之。他们站在破碎的房子上破口大骂,骂着骂着流下眼泪,哽咽着,双眼充血着,近乎失去理智的咆哮着。最终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噢!上帝!好一幅人间炼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请,迅速结束这罪恶的一生

东移的速度不停加快,王兴之地与暴虐鲜血愈发远离。核心区域在突然暴毙后又小了一圈,外眼疲软,内眼不甘示弱。它趁着外眼破裂的疏忽,再次尝试开眼。这将是一次注定失败的清空,由于缺乏各种条件,一番折腾后,只出现比我针眼巅峰还要小,仅仅有负60度温度的垃圾废物眼。它时时出现,时时消失。我终于看不下去,随手爆了一团对流,堵住那不可能有大作为的孔洞,又开始提起精神,发展外眼。
四颠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会非常艰难,非常不如前几者罢了。如此高纬的洋面,向来都是西风的老巢。我们一旦被他拢入怀中,不久就会一命呜呼。
机构们一纸报文,赫然标着不再上望增强,而且,最新一报,如同承受不住一丝压力而溃塌的雪崩,将强度大幅下调至115kt。115kt!入门C4的强度。一颠时他们给予的评价也是这数字。这刺痛我心,激起最深处不愿提及的数字!我双眼顿时充满对机构的恨意与蔑视,我想增强,我绝不需要这数字,我恨它及写出它的机构!
打掉这废柴内眼!卷绕外眼!虽然条件已经大不如前,但harold终究是harold,一旦拼起命来,谁也拦不住,谁也比不过!云图上不再有双眼迹象,高层疯狂旋转,随时准备在CDG中开出新的,正温的,硕大厚实的眼区。西风依然是那么给力,这完美流出,我又如何能辜负一分一毫呢?引导气流指引我以近乎平东的路径一路飙车,贴着暖水边缘,再次站上王座。心中充满了无限希望与美好。
但当我看到这平东之路上,赫然又是两片群岛时,我垂下头,一闭上眼,自己被瓦努阿图居民唾骂的场景立刻浮现在眼前,久久挥之不去。
在离开那片海域,拿到C5报文后,我准备休整,忘却曾有的,曾做的一切,开始一段新生。但当我闭上眼睛,想在东方泛白前小憩时,脑中夹杂的,映出的,全是群岛上居民们恶毒咒骂的场景,与用血泪,用干哑的嗓子发出恨之入骨的控告,还有他们陷入困境不知问谁求援的困窘引发的怒吼,引发的咆哮。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都是我!!都是我!!!
此刻我彻底慌了,彻彻底底的慌了。我看看自己那包裹着雪白衣裳的身体,恨不得能撕下一块,拧出千万滴,不知是我的,死尸的,还是幸存者的血,以减轻我深重罪孽带来的痛苦。这是徒劳的,我清楚,我深刻清楚,我极深刻明白。泼出去的水,泼出去的血,泼出去的树叶是不可能再回到最初的模样。他们只会化作永远的心结,缀在我体内不知何处,永远无法忽视,永远伴随我,直到我死去,甚至直到我被凌迟,被那些对我恨之入骨的人千刀万剐,也无法解开!更何况,我又如何能和那些人,那些灾民,面对面,看着他们将怒火发泄在自己身上!!
与其这样生不如死,被人永远唾骂,还不如一死了之,再无牵挂。
要是能突然被他们忘却,仿佛从未在这世上存在过该多好。
外眼墙顿时颓废,尽最后气力敲散被围追堵截到几近去世的残废内眼后,“哗啦”崩溃。
我乞求身旁的西风能将我收割,将我从这满是噩梦,满是苦难的世界带走。他摇摇头,摆摆手,便转过头不再对我做什么。我倏地向南一撞,妄想凭自己微薄之力冲入滚滚西风。但引导气流的大手从身后拉住我,将我拽会原处。这就是命吧。
我彻底灰心了。但又能怎么办呢?
我径直加速,向下一片岛屿冲去。身后,机构的报文声传入脑中,降格我为C3,110kt。
减弱吧!四颠不曾妄想!我不愿再伤及任何生灵!

十:恶魔的归途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我能在三颠崩溃后的烂摊子前居然收拾收拾加强。我还记得当时我的绞痛,当时的后悔。这到底是多神奇的力量才能化腐朽,绝望为最后一搏。或许是我想起,就算我此刻消失,我也会被人们唾骂,而多袭击几个岛,不过就是多几个人而已,承受的痛苦似乎也没有想象中增加那么多。
或许是当时心中的善念还留存不少的缘故,我没有往北寻求更暖的海洋,更强的爆发,而是不停南移,就算被低海温冻伤,干空气烧伤,能少使一个人受害,这些痛与错失良机也没什么,可能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吧。
反正,事实就是在一番思想斗争后我重新开始增强,义无反顾扑向将至的岛屿。当然,中心最多也就擦过岛屿最南端罢了,可岛民又要倒霉了。此时,我仿佛又能听到耳畔传来的声音,我已经麻木,对这血泪见怪不怪,面色没有大改,但心中依然波澜起伏,无法平息。
我并没有使出全力,虽然自己曾有过扰动卷眼的辉煌,岛中爆发的疯狂,但此刻,过去所有好勇斗狠自大都烟消云散,留下不知如何是好,不知在活自己与活他人中抉择的痛苦。惯性,让我心不在焉的整理结构,整理过去崩溃的底层,整理一团乱麻宛若CCC的高层。曾摧残过我的风切此刻又蠢蠢欲动,不停蚕食我高反保护伞下那一片安宁,海水也在不停变凉,不再能支持硕大高耸的对流整齐密集有序存在。条件逐渐苛刻,只有忠心耿耿的急流不曾辜负丝毫。我明白,这急流,终归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谁知道它在将来哪一时刻,反手将我置于死地,露出冷面阎王的青面獠牙,对我狞笑。还留恋它珍惜它干啥呢!
底层过了许久依然是一副烂样,高层亦然,没有什么进展,值得提及,值得称述。
但,在我意料以外,几小时后,底层居然在那烂样中诞出一个较为完整的中大眼。它刺激我想要增强的半颗心,是啊,既然已经拥有这不算差的条件,为何不物尽其用呢?
斐济愈发离我接近,我从南方擦过,无可避免的登陆一个小岛,然后快速远行,不曾留恋丝毫,不曾停下分毫,不想再滞留,造成更多伤害,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那些灾民。这海拔没多高的小岛,按理说不会对我造成比瓦努阿图最后一击更强的伤害。啊,我还是希望独自默默在人畜无害的洋面上巅峰。
风眼清空到WMG,勉强维持一会就崩溃。从此我不曾再有东山再起的能力与可能,当然我也不可能再期望东山再起。我被引导气流推入西风,身上受到更加难以忍受的痛苦,远远强于那岛屿山脉切割带来的。
干空气与斜压能侵入我的身体,我想痛苦挣扎,但终究是没有喊出什么。中心对流被切离,我也没有留恋什么。我只想远行,远离那梦魇之地。
我在洋面上又飘荡几天,机构们不停降低强度,此刻我处境像极了被流放千里之外的谋杀犯,虽然我逍遥法外,但千里之外还是有许多人在咒骂我,我无法忘记。
太阳又一次从东方升起,我的身体已经支离破碎。我闭上眼睛,离开这个曾带给我南太4月145kt风王的荣耀与千万生命刽子手的恶名的世界。
此生究竟是好,值得万人称述?还是被万人唾弃?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的,是我在王与魔的两极,双双冲至最顶峰,二者不相上下的对峙,冲淡一切,带来无尽矛盾,亦或是,这是必然?我不想知道这深奥的一切。
当月光撒在蔚蓝上,她惊奇的发现,那个气旋的身影已消失不见。她询问海洋,海洋的答复是:
“这孩子,一会笑,一会哭,一会忧郁一言不发,真让人心疼。唉!他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呼~搞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196

积分

热带低压

积分
196
 楼主| 发表于 2020-5-6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篇大约在13380字左右,因为风吧版本发布后还有极个别细节的微调以及修改部分论坛敏感词,故内容及字数可能会有极其细微的差异,但不影响阅读感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

帖子

72

积分

热带扰动-TCFA

积分
72
发表于 2020-5-10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优美,太厉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台风论坛 ( 沪ICP备11041484号-3 )

GMT+8, 2020-6-6 19: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